来自 律法谈话 2020-03-19 19:5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洲杯冠军竞猜 > 律法谈话 > 正文

河北晋州居民楼夜间莫名被拆 至今不知何人所为

明明自己手中持有房屋的合法产权证明,却被有关部门“卖”给开发商搞开发;房屋一夜之间被人给拆掉,到头来却不知道究竟是谁干的。这是日前发生在晋州市粮食局面粉厂宿舍楼的一件“稀罕事”。

房屋严重变形,墙体歪斜明显,门窗对齐闭合难,开门要借助工具……国内多个城市二三十年前建的一批居民楼的潜在问题,如今在部分地区开始集中爆发。但是如何处置这些危房竟成“天下第一难”。

新建不久的楼房要拆掉

现状:每天“在摇摆”

接到受损住户的反映后,记者9月28日来到晋州采访。晋州市粮食局面粉厂宿舍楼位于城区朝阳路路南,记者到这里时,原楼房所在位置已成一片空地,有大型工程车辆正往来作业,空地南侧正有项目在施工中。

记者近日走访多个城市部分危旧房小区发现,不少楼房变形严重、墙体歪斜、墙壁裂缝明显、门窗无法闭严、房屋漏水、楼房有震动摇晃等问题。有居民称夏天开门经常要使蛮力或用锉刀,甚至每天会感到房间“在摇摆”,“有几次因为关不上门,用力带门时震碎了好几块玻璃”。

据面粉厂宿舍楼住户反映,这原是一幢四层居民楼,建成于2003年,楼上有20余住户,各户主手中均持有合法的房屋产权证明(记者当天看到了住户提供的房屋合法产权证明)。最长的在此居住也不过7年时间,较短的也仅有两三年时间。今年2月份,住户们听到一个“刚开始让人不敢相信”的消息,“说我们这一片地给卖了,要卖给开发商搞开发,整幢楼也要被拆掉。”

华东地区某中等城市老城区一幢建成25年的六层楼房,日前被鉴定为整体危房。住户张晖说:“四楼阳台开始有裂缝了,往北倾斜。这情况已有四五年,顶层的主梁都已经开裂了,随时有倒下的危险,屋内墙体也空心了。”居民胡大妈说,最担心是刮台风的时候,感觉房子随时要倒掉。

刚建没几年的楼房就要拆掉?住户们当然有看法。到了今年5月份,情况陡然起变。

整治:通常拖字诀

谁把我的家给拆了?

一些基层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负责人称,处理危房大致有三种思路:住户集资,原地重建,规费、配套费等涉及政府费用的免缴;结合区域规划,纳入新建范围,尽量把危房容纳进去;对情况紧迫的危房,政府回购“兜底”。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住户告诉记者,他一家八口人住在晋州市粮食局面粉厂宿舍楼一套160平方米的单元房里,5月份接到开发商通知,让赶紧搬走,搬的早了有补助。“在这之前只是从开发商那里听说有两种拆迁补偿办法,一个是货币补偿,一个是房屋产权调换,可到后来还没人和我们谈谈这事,也没有签定任何协议,房子就突然被拆了。

记者调查发现,危旧房居民与有关方面沟通存在大量问题。不少居民认为,房屋状况在不断恶化,鉴定结果却是C级,反复加固无法根本解决问题,为何不能拆掉重建?何时才能搬离随时可能倒下的危房?但因在拆迁方案、撤离时间、安置补偿等方面与有关部门无法达成共识,只能一直拖着。

住户反映,7月26日夜里,突然楼下开进来一辆大型铲车,把整幢楼给“破了相”。“阳台给铲了,楼梯推断了,还有人放话,限三天内搬走,不搬走就推平。”据居民称,因事发突然,当晚有住户与作业人员发生了肢体冲突。

有住在危房的维权代表表示,从1993年起就走上维权之路,至今已21年,诸多问题依然没有进展。他们所住的房屋不断恶化,在1993年被检测为“局部严重损坏房屋”,到2000年时,房屋被定性为“严重损坏房屋”,东北角的倾斜率由2010年的13%。变为15%。。

“三天过后,我再从那里过时,果然看到整幢楼给拆掉了。”一位住户说,住得好好的家,一夜之间被人给拆掉,究竟是谁下的手?可问来问去,竟问不出拆掉房子的是何许人。“开发商说不是他们干的,问晋州市粮食局,对方也不清楚这事。”

在东部一沿海城市主城区楼道内,墙上张贴着市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发布的通知,称建筑整体评定为D级,是整体危房,建议“适时拆除重建”。住户们说,通知贴了一个多月,但是没有相关人员来修缮或者告知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家被拆了,全家人只好在外租房住,家中有老人的,只能在儿女家轮流借住,可到现在也让住户们弄不明白的是,没有签定任何拆迁协议,也没有得到任何安置补助,手中持有合法产权证明的房子竟然被人莫明拆掉,这事到底还有没有谱?”居民们对此议论纷纷。

住户:意见难统一

另有两幢居民楼面临相同命运

许多业内人士认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很多楼房没有明确建设标准和规范,无房屋监理,地基、间距都没有明确规定,甚至都不打桩。建筑标准欠缺,施工队建设资质差,监督管理不到位等都为房屋质量安全埋下隐患。与此同时,责任不明晰、方法不统一、资金难筹措让危房解危进展缓慢,遭遇较大困境。

记者在现场看到,在原面粉厂宿舍楼的东西两侧,还有两幢居民楼,东侧是幢三层楼房,西侧的四层楼房是晋州市粮食局粮库宿舍楼,两幢楼上住有的数十户居民中,已有大部分住户搬走,但仍有约十户人家没有搬离。

记者调查发现,危房产生原因涉及多个方面,而改造又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本楼及周边居民同意,还涉及小区规划、多部门协调等,这些问题造成了很多危房一直久拖不决。

住户说,近邻面粉厂宿舍楼被“不明身份人员”拆掉后,对他们的震动很大。“法律上说私人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但现在我们这些住户却没了安全感,楼上停水停电已经三个月,楼梯扶手不见了,宿舍楼大门也被人毁了,整幢楼房就像敞开口子的大院。”

朝晖六区67幢的危房的产权单位是浙江工业大学,学校房产部门负责人王雷表示,推倒重建需要所有住户同意,目前来看,住在五六楼的住户希望重建,因为以后能坐上电梯。但是住在一楼的大部分是老人,他们不愿意再为此折腾。不少城市的危房都面临此遭遇,由于产权单位和政府部门常遭到居民联名反对,工作难以开展。

据新华社

本文由美洲杯冠军竞猜发布于律法谈话,转载请注明出处:河北晋州居民楼夜间莫名被拆 至今不知何人所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