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律法谈话 2019-07-06 08:4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洲杯冠军竞猜 > 律法谈话 > 正文

发票能否作为付款的凭证

发票能否作为付款的凭证呢?在我国付款凭证的规定有哪些呢?哪些可以作为付款的凭证呢?或许还有很多人并不是很清楚这方面的知识吧,接下来华律网小编就为您收集了这方面的知识,希望对您有帮助。

先开票后收款的法律风险及防范

一、案情简介

有时候在货款结算的时候,客户总是要求先把发票开过去,然后再结帐付款,这种先开发票后付款的情况很普遍。而先开票后付货款的行为,其法律风险还是不小的,由此产生的纠纷案例有很多,在诉讼时,判决结果却不尽相同,有的债权人方得到了法院的支持,而有的却是债务人利用法律空子,成功的取得了法院的信任,达到赖掉货款的目的。因此,为使企业成功规避风险,特对先开票后付款的法律风险进行探讨。

2004年,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称:被告于2003年8月份接收其232万元石材但却拒绝付款,请求法院判决被告立即支付货款232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其依据是加盖被告仓库专用章的《发票签收单》(加注“金额未支付”)、总额232万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存根联及其会计帐册无收款记录。

一、发票是付款凭证,是证明已付款的直接证据之一

庭审中被告辩称:的确收到原告232万元石材,但已经通过现金支付方式支付货款。仓库注明“金额未支付”不等于财务部门也未付款,而事实上也不可能由仓库付款,正因为财务部门已经付款,原告才可能开出发票。仓库盖章确认《发票签收单》时只收到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抵扣联而不是发票联,发票联是在财务支付货款后才收到的。

直接证据即是指能直接证明案件的主要事实。直接证据对案件主要事实的证明不需要经过任何中间环节,也无需借助其他证据进行逻辑推理就可以直观地指明案件的主要事实,只要一经查证属实,便可用作认定案件事实的主要依据。由于发票是付款凭证,能够证明交易双方存在购销商品,提供或者接受服务以及从事其他经营活动,同时记载了交易双方的名称,交易金额,交易种类,因此发票属于直接证据。我国《发票管理办法》规定,“发票,是指在购销商品,提供或者接受服务以及从事其他经营活动中,开具、收取的收付款凭证。”《增值税专用发票使用规定》第七条规定:“专用发票一式四联,第二联为发票联,购货方作付款的记帐凭证。”由此可见,在没有其他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发票应当作为购货方已经支付货款的直接证据。

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有关法规、规章,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存根是开票方留存备查的凭据,发票联是收票方付款的凭据,抵扣联是收票方办理扣税手续的凭据。对于本案而言,发票联是被告主张债务已履行的证据,而原告无法证实加注“金额未支付”的《发票签收单》是否包括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发票联。因此其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没有付款。据此,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二、民事法律的证据规则是谁主张,谁举证

二、案件评析

《民事诉讼法》第64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第二款也明确规定:“对合同是否履行发生争议的,由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因此,当事人在民事官司中对自己所主张的事实。有提供证据加以证明的责任,即“谁主张,谁举证”,这是我国民事法律规定的一般举证规则。该规定体现在债权债务的诉讼纠纷中,债务人方如称已将该笔货款付清,需为此承担已付清货款的举证责任。问题是当债务人持债权人开出的货款发票呈交法庭时,法庭会不会认为其货款已付清呢?基于信赖的“先开发票后付款”交往中,往往缺乏相应的特别书面约定或者其他补充材料予以证明买方并未付款。当卖方为货款起诉至法院时,双方最基本的信赖丧失,诚信交易变成了诉讼对抗。此时,若买方以付款发票证明其已经支付货款,卖方则处于不利的诉讼境况。《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出卖人仅以增值税专用发票及税款抵扣资料证明其已履行交付标的物义务,买受人不认可的,出卖人应当提供其他证据证明交付标的物的事实。合同约定或者当事人之间习惯以普通发票作为付款凭证,买受人以普通发票证明已经履行付款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从司法解释可以看出:在货物买卖过程中,作为卖方即使给买方开具了增值税专用发票,也不能表明已向对方交付了货物,出卖方仍然要提供货物交付的相关证据,因此,自该司法解释生效施行后,增值税发票就不能作为已经履行交付标的物义务的有力证据,在交付凭证需要慎重保留。此外,作为购买方,买受人以普通发票证明已经履行付款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先开票后付款,更要当心!

在单位经济往来中,开具发票在先支付货款在后的情形,是非常非常普遍的,为对方开具发票后,却被拒绝付款的也不在少数。正因为这种“业界规律”的普遍存在,所以导致很多经营者认为:我单位给对方开了发票,并不当然证明对方已经付款了,发票只是抵税的一种凭证而已。但实际上从法律的角度讲,并非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三、交易习惯不能作为抗辩理由,一般不予采纳

在发生纠纷时,不少企业一般以交易习惯作为抗辩理由,但该抗辩理由存在很大问题。比如企业去超市购买办公用品,一般都是先付款后开票。出差住宿也是在付款后才开具相关发票,这才是一般交易习惯。因此,以“先开票后付款”作为交易习惯的抗辩理由是不成立的。

四、相关案例分析

成都成广实业公司是青白江区的一家建材经销商,2001年下半年,出售了总金额为152万余元的钢材给成都中普实业公司。但双方的合作到后来出现了不愉快。2002年9月,成广公司以“尚有82万余元货款拒不给付”为由,将中普公司推上了被告席。

本文由美洲杯冠军竞猜发布于律法谈话,转载请注明出处:发票能否作为付款的凭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