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军事详情 2019-09-24 00:4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洲杯冠军竞猜 > 军事详情 > 正文

解辛平:到中流击水——又逢甲午论改革

    变革能图强 守旧必落后 ——三谈牢记甲午战争血的教训

进入专题: 甲午战争  

  力主变革的清政府官员在甲午战争之前难以想象,代表洋务运动中军事变革最高成就的大清海防,竟然像“气泡”一样,被“蕞尔岛夷”轻易戳破。慈禧太后在后来推行“新政”时若有所悟:“困天下者在一例字。”所谓“例”,指的就是因循守旧。

解辛平  

  19世纪60年代,中国开启了一场以“自强”为目标的洋务运动,推行陆军火器化、建立近代海军、创办近代军事工业、革新军事教育等。同时期的日本在经历“黑船事件”、看到中国的境遇后,也迈出了“求知识于世界,大振皇基”的步伐。然而,两国的变革之路又有着鲜明的差异。清廷认为:“中国文武制度,事事远出西人之上,独火器万不能及。”日本则以求沿袭西方大国的崛起之路,决心通过全方位变革向强者看齐。

图片 1

  最终,历史以战争的激烈方式,对中日两国变革之优劣作出了评判。辩证地看,甲午前清政府的变革有其进步性,但弊端也很明显:这是一场蹉跎岁月的变革,鸦片战争失败后,清廷在“昏睡”中毫无作为,使中国早期的军事近代化被延误了整整20年;这是一场跛足的变革,就像著名启蒙思想家严复说的,“以牛为体,以马为用”,变革长时间拘泥于制器等表层,缺乏全面变革军制的思想;这是一场怕痛怕痒的变革,变革派各自为政,有的在触及自身利益时甚至转化为变革的反对派。

  

  反应迟钝、缺乏共识、不触及根本的变革,使得前进的脚步显得蹒跚,为甲午战争的失败埋下了伏笔。对于这样的结果,马克思不会感到意外,他曾在1858年的《鸦片贸易史》中就写道:“一个占世界人口三分之一的幅员辽阔的帝国,不顾时势,仍然安于现状……极力以天朝尽善尽美的幻想来欺骗自己,这样一个帝国,最终要在一场殊死搏斗中死去。”

   (一)

  忘记历史的民族没有未来。现在,中国踏上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康庄大道,进入了全面深化改革元年。今天的国防和军队改革,与晚清军事变革相比,自然有天壤之别,但也面临一些相似的问题。比如,都属于后发追赶型,都要冲破利益固化的藩篱,都要优化军队组织形态,等等。历史证明,清政府的改革答卷是失败的,教训极为惨痛。我们作答时,必须引以为鉴。

   今天,甲午战争爆发120周年。

  当今世界,谁能在和平条件下不失时机地推进军事变革,谁就能在未来的战略竞争中占据主动。当前的世情国情,要求我们必须对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紧迫性、复杂性和艰巨性有清醒的认识。全军上下要自觉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决策部署上来,牢牢把握坚持改革正确方向这个根本,牢牢把握能打仗、打胜仗这个聚焦点,牢牢把握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这个指向,牢牢把握积极稳妥这个总要求,以饱满的改革激情凝聚强大合力,为实现强军目标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甲午战争,开启了日本军国主义鲸吞中国的历史。从甲午战争到“七七事变”,日本侵华的脚步就没有停止过:占旅顺、割台湾、侵占东三省,直逼北平城……“七七事变”,实际上是甲午战争的延续。这两场战争,两次打断中国发展进程,给中华民族带来的屈辱、苦难、伤痛,世所罕见。

   这种痛,华夏儿女刻骨铭心;这种痛,中国军人如鲠在喉。

   今又甲午,殷鉴不远——军事上的落后一旦形成,对国家安全的影响将是致命的;今又甲午,知耻后勇——强国必先强军,强军必须改革。

   甲午战争之前,中国虽然积贫积弱,但并不甘愿任人宰割,也曾发愤图强,开启了一场以“自强”为目标的洋务运动。然而,历史以战争的激烈方式,对清政府的“改革成果”做出了评判。初衷与结局反差如此之大,让甲午战争这道切在中华民族胸口的刀痕,在历史这面镜子前显得格外醒目——因为变革,甲午战争成为“近代历史上中国军队与外国军队武器装备差距最小的一次战争”;因为变革不彻底,甲午战争最终成为“中国军队败得最惨的一次战争”。

   甲午,国耻坐标年;甲午,改革关键年。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洞察时代风云,把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置于当代世界深刻变化的大背景下思考,告诫全军:“谁思想保守、固步自封,谁就会错失宝贵机遇,陷于战略被动。我们必须到中流击水。”

  

   (二)

   甲午!甲午!!

   一篇篇反思文章、一部部影视作品、一个个网络热帖、一件件战争遗物,一次又一次撞击着我们的心灵。最让我们痛彻心扉的,是这样一种景象——大厦将倾,江山风雨飘摇,清廷醉生梦死、苟且偷安,把刚筹措的数百万两海军经费,挪来为慈禧修园贺寿;海上决战,定远镇远两舰主炮只有3枚炮弹,军费吃紧,大小官员却贪腐成风,大肆捞钱,家里金银满箱;旅顺陷落,血流成河,尸积如山,前线告急,官府贴出告示,许诺“助官抗日,可免三年钱粮”,但百姓置身局外,鲜有人响应。

   “是故吾国民之大患,在于不知国家为何物。”多少人感叹,对于这样一个缺乏国家意识的民族,有何忧患可言,有何担当可言,又有何希望可言?!

   反观日本,“以小搏大,国运相赌”的背后是国家意志、全民意志。透过“出云号”这艘军舰的名字,就不难看穿日本谋求扩张的愿望始终是那样强烈。

   100多年前,日本用甲午赔款购得“出云号”装甲巡洋舰;70多年前,“出云号”充当侵华日军旗舰,欠下累累血债。今天,日本居然再一次用带有浓烈军国主义色彩的“出云号”,来命名二战之后建造的最大战舰。

   “出云号”借尸还魂,意欲何为?

   从篡改历史教科书到否认南京大屠杀,从突破武器出口“三原则”到解禁集体自卫权,从上演钓鱼岛“国有化”闹剧到插手南海事务……一系列动作的背后,日本隐藏的是什么野心?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当国人殇思于120年前丧权辱国之痛、震惊于70多年前日寇令人发指的滔天罪行,一个警钟在内心深处鸣响:岁逢甲午,国耻犹痛,狼烟仍在!

   当前,我国周边特别是海上方向安全面临的现实威胁呈上升趋势,大国地缘竞争逐渐加剧,太平洋并不太平,东海、南海波诡云谲,我们家门口生乱生战的可能性增大。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国歌天天在耳畔唱响,然而,有的人却未必真正体味到这种忧患,有的人也未必真正把国家利益放在心中。更有甚者,为敌对势力摇旗呐喊的有之,鲸吞国家资产中饱私囊的有之,骄奢淫逸大肆挥霍的有之,浑浑噩噩甘当看客的有之……他们哪管什么国家安危、民族存亡!

   承平日久,我们最大的危险是看不到“剑悬在头上”的危险,最大的敌人是头脑里“看不见的敌人”。

   今日中国,民族复兴的目标从未如此之近,实现中国梦的愿望从未如此强烈。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与军队的强弱、战场的胜败紧密联系在一起。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强军的责任历史地落在了我们肩上,要挑起这副担子,必须敢于担当,抓住战略契机,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

  

   (三)

   历史的发展虽然漫长,但一个国家、一支军队的兴衰存亡,往往存在一个风云际会的关键历史节点。凝视近代中国历史,1894年这个坐标点非同寻常。

   这一年,恰好处于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我国近代史“中段”。这个“中段”不一般——西方工业革命的大潮,猛烈冲刷着东方这片古老土地;兴于洋务运动的北洋舰队,站在盛衰转换的十字路口。

   面对1840年到1894年这半个世纪难得的改革窗口期,两个国家两个民族做出截然不同的选择:清王朝麻木不仁,仍以“天朝上国”自居,对变革被动应付、亦步亦趋;反观日本,举国上下主动应变、奋力赶超,对西方近代文明“始惊、次醉、终狂”。

   洋务运动和明治维新几乎同时起步,不同的态度决定了两个国家的不同命运。甲午之败,是军事对军事的失败,更是改革对改革的失败。

本文由美洲杯冠军竞猜发布于军事详情,转载请注明出处:解辛平:到中流击水——又逢甲午论改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