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军事详情 2019-07-06 15:4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洲杯冠军竞猜 > 军事详情 > 正文

专家称日军在与中共较量中感受到人民战争威力

  记者:但是,同样是冈村宁次也曾说,消灭了共产党的抗大,就是消灭了边区的一半。甚至说宁可“用20个日本兵换一个抗大学员,用50个日本兵换一个抗大干部。”为什么同样是和中国军队作战,他却列出两种不同的“代价比”?

  在民族存亡的危急时刻,经长征到达陕北的中国共产党提出了全面抗战路线。1936年12月12日,抗日将领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以“兵柬”形式扣押蒋介石,逼迫蒋同意联合中共抗战。伺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和新四军,奔赴抗战前线,先后取得了平型关战斗,雁门关伏击战、夜袭阳明堡等重大胜利,打击了日军的侵略气焰,鼓舞了中国人民抗战胜利的信心。

  记者:诞生于抗战烽火中的《义勇军进行曲》唱道:“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在中国近代史上,我们总是被别人逼到绝路上的时候,以血肉之躯去奋起抗争,总是在谋求以弱胜强。在这一点上,您认为抗日战争告诉今天的中国军人什么?

  日军占领广州、武汉后,由于战线过长,兵力不足,后方屡遭八路军、新四军打击,1939年以后,基本停止了对国民党正面战场的进攻,将主力转用于敌后解放区战场。抗日战争的主战场转移至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根据地,抗战进入战略相持阶段。为解除后顾之忧,日军从1939年底开始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各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作战,推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为粉碎日军“扫荡”,八路军以破坏正太铁路为目标,发起“百团大战”。战役自1940年8月开始至12月止,共毙伤日伪军4万余人。日军遭此严重打击后,遂将敌后八路军、新四军作为主要作战对象,集中优势兵力,反复以“清剿”、“扫荡”形式破坏敌后抗日根据地,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苦的时期。由于敌强我弱,斗争残酷,八路军、新四军由50万锐减到40余万,大批根据地复沦于日伪军之手。八路军、新四军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仍坚待敌后抗战,牵制了大批日军。

  一寸河山一寸血 

  1941年12月9日,国民党政府正式对日宣战。1942年1月,中、苏、美、英等26国签署《联合国宣言》,结成世界反法西斯同盟。1944年4月至12月,日军发起打通大陆交通线作战,先后夺取了平汉路南段、粤汉和湘桂3条铁路干线,国民党军队接连失利,丢失大片国土。与此同时,日军继续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各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八路军执行“敌进我退”方针,广泛开展游击战争,到处打击敌人,不断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积小胜

  ——赵登禹将军长女赵学芬

  为大胜,逐步改变敌强我弱的力量对比,粉碎了日军“以战养战”的企图。1944年,各敌后抗日武装开始对日军局部反攻,消灭日伪军20余万人,光复大片国土。这些胜利,不仅有力地支援了国民党军队在正面战场的作战,而且有利于盟军在太平洋战场对日军的战略反攻。

  彭玉龙:淞沪战役从客观上造成日军“从东向西打”的态势,但没有史料证明国民党政府在战役开始之前就有所谓“扭转日军进攻轴向”的战略构想。即便是有,国民党单纯依靠政府、军队和外援的“持久消耗战”也是无法支撑的,抗战后期国民党军队的豫、湘、桂大溃败就是明证。正像一位前辈说过:战略计划的实施,是“战争的一次性闪光灯”,使用一次就展现一场战争的结局,留给历史的或是辉煌、或是灾难。整个一部抗战史告诉我们:人民战争才是抵御外侮的铜墙铁壁、淹没敌人的汪洋大海。

  1931年9月18日,占据东北地区的日本关东军突然向当地中国驻军(东北军)发动进攻。由于国民党政府奉行不抵抗政策,中国驻军不战而退。仅4个月时间,东北全境沦陷。东北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组织抗日武装,东北军部分爱国军人组成“抗日义勇军”,坚持游击战争,不断打击日军。1933年1月,日军开始进攻华北,冯玉祥将军组织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将日军逐出察境。但由于蒋介石与日军重兵威胁、夹击,同盟军失败。至1935年底,日军控制了河北、热河、察哈尔和绥远省广大地区。1937年7月7日,日军又向驻守北平南郊卢沟桥的中国军队发起进攻,遭到国民党驻军坚决抵抗,从此中国进入全面抗战阶段。 由于当时特殊的历史条件,中国抗日战争从一开始就形成两个战场: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正面战场上,国民党军队在抗日救亡运动推动和英、美支持下,在抗战初期积极抵抗日军,进行了一系列规模较大的战役,如忻口战役、淞沪战役、徐州会战、武汉保卫战和广州会战等,给日军以重大杀伤和消耗。台儿庄一战,国民党第5战区司令李宗仁指挥中国军队一举歼敌万余,给日军以沉重打击。但是,由于国民党政府和军队执行片面抗战路线,采取消极防御的作战方针,数百万军队在日军压力下节节败退。至1938年10月,北下、天津、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及江苏、安徽、河南、江西、广州、广东、湖北等省大片国土相继沦于敌手,中华民族到了最危急的生死关头。

  彭玉龙:这一事件,是旧中国积贫积弱导致的结果。根据1900年八国列强迫使清政府签订的《辛丑条约》,出兵最多的日本获得了在华北要地的“驻兵权”,相当于在中国的肚子里潜伏下一条“蛔虫”。后来发动“卢沟桥事变”的日军,就是日军在丰台驻扎的一个联队。据档案记载,1937年6月1日这个联队有1171人。到6月10日,增加到5774人,还配备了装甲兵、工兵、通信兵、骑兵、宪兵、医院、仓库……日军能够在异国国土上短期内进行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调动和战争准备,如果中国是一个完全拥有主权的国家,这是不可想象的。可见,一个国家抵御侵略,如果背着国家贫弱、主权沦丧的包袱,战争的决定权就会操纵在别人手里,战争爆发的时间、地点就会听命于人、受制于人。

  1945年春,八路军、新四军继续对日伪军进行攻势作战,取得重大胜利。抗日根据地发展到19块,总面积95万平方公里,人口近1亿,八路军、新四军发展到91万人(另有民兵200万人)。敌后抗日根据地的扩大,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了对日军占领的中心城市、交通线的战略包围。1945年5月,苏、英、美盟军取得彻底战胜德、意法西斯的伟大胜利,日本法西斯陷于孤立无援的困境。在有利的国际形势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各抗日根据地军民对日军发起大反攻。在中国军民全面反攻;苏军进入中国东北消灭日本关东军;英、美军队直逼日本本土的联合打击下,日本军事力量迅速瓦解。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日本在投降书上签字,中国人民抗日民族解放战争取得最后胜利。

  ——96岁高龄、当年守卫上海四行仓库“八百壮士”中的健在老兵杨养正

  抗日战争的胜利,是中国一百多年来第一次取得反帝国主义战争的完全胜利。中国人民在战争中付出了巨大代价。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平民共伤亡1800余万,军队伤亡380万人,财产损失和战争消耗1000多亿美元。日军被中国军队歼灭133万余人(不包括在东北地区前6年伤亡数和在滇缅作战中被中国军队毙伤数)。

  ■我们的武器虽然不好,但是我们的意志是坚定的,就是准备和鬼子拼到底,死了算!

美洲杯冠军竞猜,  ■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战争是一种坦克、飞机、舰船和大炮的史诗式的斗争。我却从世界的另外一个地方归来,在那里,他们是从布满机关门洞和秘密入口的隧道进行战争的。

  战略计划的实施,是“战争的一次性闪光灯”,使用一次就展现一场战争的结局,留给历史的或是辉煌、或是灾难

  ——访抗战史专家、军事科学院战略部研究员彭玉龙

  ■凡败战,非器之罪,乃人之罪也,要转败为胜,非有训练之指挥官,以后才有强悍之军队。

  ■有一次,我被日军死死围困。危急情况下,我把随身的文件、密电码烧毁,乘着敌人打出照明弹的瞬间,迎着敌人正面冲出去。当时,敌人的子弹在我们脚下像小金鱼一样乱蹦,还都是炸子。我们冲到敌人面前时,敌人一时惊呆了,端着刺刀不敢动。

  彭玉龙:回望抗日战争,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倡导的持久战和人民战争战略,为挽救民族危亡做出了不朽的贡献。我们可以看,淞沪战役中,尽管中国军人誓与阵地共存亡,但牺牲消耗惊人:川军20军每天一个师一个师地开往前线,有的师上火线之后3个钟头就牺牲了一半,有的支持了5个钟头,就牺牲了三分之二……这说明,固然敌强我弱是淞沪战役失利的客观原因,但主观原因则是南京国民政府抗战初期企图单纯依靠军队和外援“速胜”的战略错误。如果照这样一场接一场的决战硬拼下去,中国的国防精锐力量将很快被消耗殆尽,也就不可能有后来西北、西南的半壁江山。速战速胜,这正是日本希望看到的结果。幸亏,我们没有按照它的游戏规则打。这就是不对称作战的战略精髓——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预言:中华民族的解放将从抗日战争中得来。

  ■我父亲在喜峰口打日本鬼子的时候,大刀砍得卷了刃。日本鬼子害怕大刀,戴上铁围脖,大刀砍上去直冒火星。29军的战士勇猛极了,用刀从鬼子的头顶砍下去,照样把他劈死!

  一场战争的爆发,不是一根导火索点燃的结果。战争天平的倾斜,取决于较量双方一枚枚砝码质量的叠加

  彭玉龙:除了众所周知的武器装备的落后、战略战术的失误,抗战前期国民党军队的兵员素质也较差。在淞沪战役中,中国军队包括装备最好的“德械师”,很多士兵都不了解现代战争,敌人飞机从哪来,步兵不知道;炮弹从哪来,也不知道。中国军队生火造饭,炊烟一起,就成了日本大炮和飞机的活靶子……另外,我们以往常说中国军队在人数上占优势,从整体上看是这样的,局部未必。比如,中国军队与日军同等编制的部队在兵员数量上差距很大。国民党“中央军”一个调整师实编兵力不到1.1万人,日军的“驮马制”师团兵员数量达到2.8万人,“挽马制”师团人数也有2.5万人。对于这一点,国民党也是承认的,蒋介石曾说过:“我军3倍于敌可以守,6倍于敌方可攻。”

  ——时任八路军总部炮兵团1营教导员张英

  西方军事史学家,曾称马拉松之战是“欧洲出生的啼声”。

  ——时任八路军第三纵队兼冀中军区司令员、开国上将吕正操

  彭玉龙:日军的野蛮凶悍举世闻名,连它的盟国德国都说日军是“正在开足马力的野兽机器”。要战胜这样的顽敌,中国军人的战斗精神就必须比敌人还强。前几年,我参与了抗日战争中国军队伤亡损失的统计,发现国民党军队牺牲的将官有240多人,其中包括牺牲后被追授为少将的。另一组数据表明,八路军牺牲的团以上干部达640多人,新四军牺牲的团以上干部有300多人,还不包括抗联。这个数据令我震撼,因为当年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新四军,我们的干部都是“降职使用”,八路军和新四军的团长,在红军很多都是师长甚至军长,无疑也是高级将领。然而,这笔账从来没有人算过。我军在民族存亡关头,牺牲如此多的高级指挥员,决死拼杀的战斗精神不言而喻,这是我军在这场民族解放战争中无愧于国家、无愧于民族的铁证,是人民军队永远的骄傲!

本文由美洲杯冠军竞猜发布于军事详情,转载请注明出处:专家称日军在与中共较量中感受到人民战争威力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