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集团文学 2019-04-26 03:4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洲杯冠军竞猜 > 集团文学 > 正文

若有时光机回到过去,你最想对过去的自己说些

问题:小时候看叮当猫,渴望拥有一部时光机,和大雄叮当一起回到远古时代看恐龙。n读书的时候看黄易大师的《寻秦记》,幻想自己能够穿越过去凭一己之力改朝换代逆天改命成为王者。n工作的时候生活的压力逐渐侵袭,幻想能回到过去改变一些事情,不让自己活得如此之累。n现在,还是幻想有一部时光机,让我回到过去,让我对过去的自己叮嘱几句,不要错过该错过的人,错过该错过的事,错过该错过的成长,错过该努力的努力……n人生难免有遗憾,人生不能回头,但我还是想回到过去,对曾经十七岁青葱少年的我:“嘿,我是十年后的你,有几句话我要交代你几句,某年某月某日,和你擦肩而过的那个女孩,千万别错过。”n我的朋友,如果,有一部时光机,你最想对过去的自己说些什么?

三月,万物复苏,春色正浓。点点嫩叶,脉脉温情,殷殷桃花,是冬儿走的太匆忙,还是她不曾遗忘,遗忘了这春风十里桃花香?

回答: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花间的诗,唇边的酒,恣情的阙词。那这枝枝娇滴滴的桃花,到底津润了多少伊人的泪,又洇染了多少世人的情……

走在时光的巷陌,寻觅似曾相识的印记,相信在转角的路口,会邂逅那一段美丽。又见二月,跟着时光的步履,渐行渐远,一路上,熟悉了应该或不应该熟悉的,陌生了应该或不应该陌生的,而路过你心径的人,已然烙下了一方方印记,只是深浅不同。再回,红砖黛瓦的古厝,映入眸中的那扇轩窗,酡红的漆已剥落了几许,在几度春秋的流转中,依然静守着,这一方记忆,或许,深信故人归来时,还会推开这扇窗,让阳光温暖窗内的每个陈设。

  “桃花春色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盈盈春期,柔柔凤岚,十里桃花开。那又是谁?一笺桃香,一抹春暖,红尘水湄间,执笔年华,情深意长;一悸花红,一颤心动,三生轮回里,痴等顾盼,情暖相惜。醉了春风,忘了流年,朵朵相思片片情。桃花盛开,花香满袖,绵软馨香,万种风情。桃花妍,香浅浅,意徐徐,流云梦,琴轻弹,入云烟。灼灼芳华,微风漫拂,执子之手,那又是谁?回眸轻颦,娇语呢喃,轻惹这春风十里桃花幽梦涟涟?

美洲杯冠军竞猜 1

  人在花中游,“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灵动的神笔,桃花初开,蜜蜂踌躇,彩蝶嬉舞。撷一束光影,弹一场倾心的爱恋,春风暖,桃花香,繁华一梦,诗沐年华。风中写字,水意清欢,穿越时光的生灵儿,暗香拂袖,恣意挥洒,轻轻吟唱。那近在咫尺的红尘,是桃花熏香了脸庞,还是脸庞迷情了桃花?希翼的时光,刹那的萌动,十里桃花,灼灼桃夭,瓣瓣香溢,朵朵娇媚,醉了光阴,倾了年华。

探出院墙的山茶花,荡漾着久违的芬芳,仿佛那幽香从院墙上倾泻而下,淹满巷陌一地,溅你一身的花香,将那被岁月消磨的记忆,重新点染一遍遍,渐渐清晰。绕过耳畔的风,轻轻地告诉你,山茶花香已满过了院墙,你的心园还会无香吗?那就推开心门吧!迈入花径,沐在花香里,聆听花的心语,与花同行在红尘陌上,不问尘世长短,一路安好,相依,相惜便安。

  花不断十里,香不断百里。轻轻和风,淡淡花香,十里桃林,飘逸淡雅,莹洁无瑕,玉蕊楚楚,微波荡漾。那是瞧见了花儿吐露了芬芳,还是纷扰了春天滴答了思念?漫步徐行,十里桃林,百里芳华。信手轻折,顾盼轻捻,幽幽花香,脉脉春风,曼妙芳华,心旌荡漾。执一阙相思,拈一缕柔情,拂开三月桃花,轻点红颜眉间一点朱砂,静听心语呢喃。或许,爱了,便多了想法;念了,便少了疲倦。

巷陌的尽头,那一湾浅浅的海,依然静静的躺着,微澜荡起的波光,宛若一片星空,氤氲了你双眸中流转的那一幅风景,充盈了你的心空。掩映在波光里德灯塔,月白色如初,静守了风雨几度,佑着你归航的旅途,途中的波澜,惊或不惊,只要岸上有你的身影,心亦可风平浪静。塔尖的那一抹红,仿佛是你眸里思念的颜色,幻化成的,召唤者远方的那一叶轻舟,此岸的你,容颜已苍老,执念却已越过了沧海。

美洲杯冠军竞猜,  人面桃花相映红,一隅红尘,一川烟雨,缱绻情思,优雅涵芳。缓行,芳踪潜,流水转,浅笑嫣然间,那又是谁?温婉呢喃,摇曳翩舞,细观人间情愫弦,曲幽弹,梦里梦外踱悠闲。只可惜,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是否否如昙花,一朝回顾,望断天涯路?还是情迷幽兰涵芳,繁华翩舞,花舞尘间,春风十里桃花香?

时光在雕刻,一方有你的印章,那是一方没有寿山石的华丽,只是一方久经浪潮打磨的鹅卵石,些许斑驳和几分意境,雕刻成的印章。面朝海湾的古厝,衔着山茶花的洁白,静伫于半岛一隅,细数经年喜忧几许,得失几多,静听一季风雨声,莫执着院前花落多少,待下季盛开便是。跌落院墙的山茶花,在台阶上敲成几瓣,恍若裹携你的思绪,碎一地,踏着风的舞步,轻盈地跃起,曼妙的舞姿,在舞动春的前奏曲。

  “隔了千万年的光阴,我还是认识了你。”看着粉嘟嘟的桃花,闻着桃花淡淡的幽香,嚼着桃花的窃窃私语。花枝俏,花枝笑。短暂的演绎,平凡的书写,刹那的念想。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怎奈“一夜东风花压枝,落红飞絮满径香。”桃林依依,粉瓣翩翩,三月桃花颜,纷纷落落,飘飘扬扬,沁染心田。

庭院的那一口深井,依偎在小叶榕的怀里,仰望着蔚蓝的天,虔诚地祈祷你一世安好,默念着红尘的风雨中,幸好有你的相伴。从深井传出的滴水音,那清脆的天籁之音,仿佛携着你穿越了时光,那婉转悠扬的南音,钻进你的耳蜗,望见旧时光的种种涩和美。笛声悠扬的旋律,唤醒那落满尘埃的记忆,将其拾起温习。回望过去,并非是活在回忆里,而是能把过去那些没看清楚的,看得更清楚些。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知否,知否,“无可奈何花落去”?静水禅有意,落花悄无声。暖风吹,桃花飞,清香芬芳“恼”人醉。香韵迷离,桃花魂散,那又是谁?轻啄心弦,嗟叹幽怜。芬芳寂寥,花语嫣然,又是谁?巧墨云纤,眸底凝韵,一抹春光,十里桃香,捻桃情朵朵,浣懿丝纤纤,风韵纠缠,痴等千年。

本文由美洲杯冠军竞猜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时光机回到过去,你最想对过去的自己说些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