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集团文学 2020-02-11 23:5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洲杯冠军竞猜 > 集团文学 > 正文

芙蓉玉面汤

图片 1 再次见到彩云,是在z城。
  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那一天,我刚好去z城办事,就接到了她的电话,她问我在哪里?想见见,有事和我说。我迟疑了一下,“我没在家,我现在z城办事,怎么见”。
  她噗哧一声,笑了起来:这么巧,我也在z城,你在哪个位置?要不你来西流湖公园找我吧,我在这里等着你。我潜意识里拒绝了,一是太远,我在东区,时间上太紧张,二是我对西三环那里陌生,或者说一点都不熟悉,再者,下午我还约了朋友去龙湖办事,不能耽搁太久要不在北环陈寨见吧。
  她说那就陈寨吧,半个小时我准到,不见不散。我回:好,就近,不见不散。
  彩云是我朋友,她是L城人,我们也是在L城偶尔认识,后来走进现实,越走越近,如同兄弟般的朋友,我们的交情没有一丝杂念,只是相互合得来,再简单不过。期间她来Q城,总会和我联系,一起聚会,我去L城,也会和她说起,她做东,一起玩。
  没想到她比我还先到陈寨,这z城到处修路,到处堵路,一路过来出租车比蜗牛走的还慢,看到她在前面挥手,我迅速走下的士,朝她走去。
  她穿着件米黄色上衣,显得清纯可爱,脸上始终洋溢着微笑,眼睫毛上下闪啊闪,脸上的小酒窝时隐时现!
  我们在街上逛了一个多小时,她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讨价还价不依不饶的,始终也未说起她的事!
  我的眼前飘来飘去全是她的甜蜜和幸福,就问她,怎么会那么开心?你不是有事要和我说起?
  她眨了一下眼睛,噗哧笑起来,神神秘秘的说道:告诉你,我的青春一下子又来了。我的那个他,怎么说那,高大到足可以保护我一生又一世,你不知道我经常和他耍笑、斗嘴、搞怪,我想起来,就开心死啦.....
  我看着她眉飞色舞的模样,在眼里心里重复着三个字:这就好。
  走到文化路一家婚纱礼服店,她非要拉着我走进去,我皱着眉,很奇怪她地举动,一把抓住她:彩云,去这里干嘛!
  她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苦涩,随后,如清风明月般淡然的笑道:就当陪我看看,我不会耽搁你很久,就这一次。我松开手,随后走进了店里。
  她径直向礼服架走去,轻轻的摸着一件红色的礼服,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晓寒,你说给亲友敬酒时要不要穿红色的小礼服,好看吗?
  “好看,红色代表幸福、吉祥”我不假思索的说出。
  她眼神有些散乱,轻轻闭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她很奇怪地说:晓寒,如果时光倒流,你还未娶,我也未嫁,抛开一切,你可以娶我为妻吗?
  我有些诧异,她不是发烧吧,胡说什么那,我摸了一下她的额头,不烫,凉凉的,幸亏礼服店里人少,店员没注意我们,更没听到她刚才说的话,我一把拉起她的手,逃也似地离开了这家店子。
  她轻轻的对我说:对不起,晓寒,你别生气,我是说着玩那,你千万不要当真,我这两天不知道怎么了,心里怕怕的,我只是希望你能陪我半天,然后你就去办你的事,我不会让你陪我很久的,真的……
  我惊异地看着她:我的彩云大小姐,你不是感情出问题了吧,今天我怎么觉得你有些怪怪的,怎么会说些莫名其妙的……她用手止住我下面要说的话:“这样吧,你陪我去吃过桥米线,要麻辣的那种,嘴巴突然间馋辣馋的不行。”
  我想起前面路口西转有一家有名的胡记酸辣粉,在三楼,味道不错,环境也好,据说是老字号了,我说过桥米线这里也许找不到,但是前面有家胡记酸辣粉,我吃过一回,那个或许会解解辣瘾。
  要了两碗酸辣粉,结果,我被辣得稀里哗啦,不停用纸巾擦拭眼泪鼻涕,她却无动于衷,直勾勾地看着我把剩余的汤喝完,幽幽地说道:晓寒,你是不是没吃早饭,吃那么干净,我真不知道这就是你说的所谓的酸辣粉,这么难吃,没一点味道,你竟然还吃得那么香……
  吃完酸辣粉,店里很清静,我要了两杯橙汁,我问她什么时候回家,她低着头,轻轻地揉着衣襟,很久才说主要是不想回,心里很乱,只想再坐坐……
  下楼梯的时候,她转过脸和我说话,我认真地看着,彩云的皮肤不算白,但是她的眼真好看呢。冰蓝色的眼影,眼睫毛还是上下一闪一闪的。
  曾经我也赞美过另外一个女子,我说她的眼睫毛会说话,闪地让人心慌,后来那个女子和我结了婚,我们生活得很甜蜜。
  她说的话,我终没明白。告别时,她有点迟疑,但很快又神色自若地说:晓寒,你知道吗?我的青春来了,但是很快又走了,下个月,我要嫁人了,但是那个人不是我喜欢的……
  她的语音有些哽咽,她苦笑着笑着挥着手,转身慢慢离去。看着那抹米黄色渐渐消失,我怅然所思。她地离去带走了时间,时间也带走了一切,纵然忘了时间,忘了天气,忘了酸辣粉的味道…
  我终也会记起,如果重新来过,我一定会说:“彩云,我愿意、我愿意娶你为妻!”

图片 2

电影《千与千寻》

01

翠翠早上刚起来的时候,就听厨房的李家娘子说,胡记今天开门。喜得翠翠没挑衣服,穿着昨天的衣服就跑出去了。

她等了那么久,这胡四娘可算有新品了。

雾城很小,满城只有三四百户人家;雾城很美,城外的桃花在春天绽放,吸引了不少女孩踏青。由此,雾城有了一个属于女孩们的日子——沐桃节

整个春天,女孩们可以得到家人的许可到桃花林赏桃花,许桃愿。后来,城里最大的酒楼在桃林辟了地,圈了园子,女孩们还可以去泡热汤,开茶会。

图片 3

千寻在花丛中奔跑

去年的春天,翠翠约上王家小娘子、越家小娘子一起去桃花林,赏桃花,泡热汤。三个人玩得不亦乐乎,分别时依依不舍,互相摘了一枝桃花送给彼此。而今年的桃林萧瑟,城中的女孩仿佛遗忘了似的。

只因城中流传着胡四娘今日新品面世,偶有女孩约好友出城,都被好友斥责,是忘了胡四娘的新品了吗?

雾城有两条主干道,一条向南,一条向北,十字交叉。

南街和北街上分布着雾城所有的商铺,胡四娘家的铺子开在北街,本是不起眼的小店,却因为一道汤,而名扬雾城。

今天是出新品的日子,胡记外挤挤地站满了女子。很多面容憔悴,眼睛里却闪着光芒,每人手里紧紧地攥着一枚小木牌,上面写着数字。

胡家铺子并不大,装修得也不精美。甚至在火起来之后也没有改变,小小的客堂中放着几张小桌子,后面是挂着一道布帘的厨房。

很难想像,几月之前,店里还满是灰尘,破败得不行。

门外的有些女孩等得焦急,她们住在城西边,过来这一趟可不算近。好不容易到了,却只能巴巴地等着。

她们有些嫉妒地看着那些女孩手里的牌子,这木牌子是三周前发的,只有百枚。有了这牌子,就能事先品尝到新品。

是的,全城的女孩都在等一道汤。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女孩们除了绣花开茶会,多了一项:喝美颜汤,准确地说是胡家铺子的汤。

最先是城主千金,骄纵而非绝色的她一直迟迟没有成亲。几日之后当她成为郡守夫人,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时,眼前的女子模样娟丽,眼眸之间尽是得意之色。

图片 4

千寻出发找钱婆婆

02

当城主千金的丫鬟说了胡记的汤以后,全城都沸腾了。当天胡家铺子里涌进了大批女孩以及小姐们的丫鬟,大家都满怀期待或者满怀怀疑地进来看胡记到底有什么秘密。

胡记当日举行了一个试饮会,邀请了十位女孩做嘉宾。老板娘胡四娘出现的时候,大家都屏住了呼吸。

一只白皙的手掀开布帘,指如削葱根,纤细笔直。一身如意云纹袄,头上攒着一支白玉簪。脸上吟吟笑意,手中的托盘水汽氤氲。

谁也不知道这破店里的老板娘竟是这样一个美人,笑起来仿佛一湾春水融化了心神。

胡四娘眼眸轻轻一眨,走到桌子前面,放下手里的汤。“承蒙各位关照,胡记略有薄名。今日我,胡四娘,邀请十位姐妹,尝一尝这芙蓉玉面汤。十日之后,容颜必定会有所改变。”

胡四娘素手一挥,众人的眼睛便集中到了这碗小小的汤,看起来和红糖水一个颜色,并没有特别的香味。

十位姑娘你看我,我看你,在胡四娘鼓励的眼光下,很是犹豫地喝了下去。大家都期待着出现什么,可什么也没有。不少人当时很是失望地离开了,甚至埋怨城主千金。胡四娘也只是笑笑,不再说什么。

十日之后,有好事者聚集到胡记。胡四娘早已请好十位姑娘到店中,所有人都惊到了。十位姑娘真的变了,燕瘦环肥,各不相同。

其中一位姑娘,年已二十五,因为脸上的胎记一直嫁不出去。现在她的脸上白白净净,面若盈月,大家这才发现她长得好看。

图片 5

水中的列车

胡记的名号打出去了,胡四娘成了雾城最红的人。胡记每天迎来不少客人喝汤,胡四娘立了规矩,每天只卖一百碗芙蓉玉面汤,只许在店中喝,每一碗四钱银子。

普通人家的女孩抱怨贵,富贵人家却觉得太少了。不管如何,每天只卖百碗。

越来越多的女孩容貌变得好看起来,赞美女子的诗篇在月内就多了千余篇,雾城的媒婆成了许多亲事,生意红火的还有首饰店和脂粉铺子。有的人家曾经喝了十天就不喝了,没过三天,又回到了胡记。

大街小巷都在流传胡记的芙蓉玉面汤,胡记成为了雾城里最受欢迎的店,所有女孩沉浸在容颜变美的喜悦里,每天喝一碗汤就能变美,何乐而不为呢?

翠翠今年十四了,再过一年便要议亲。她的母亲带着她去了一趟胡记,翠翠心里对芙蓉玉面汤有些不信,哪有这么简单?她想起姐姐在相亲之时,努力在脸上扑粉的样子,又带着一丝渴望。

到了秋天,胡四娘推出了养生汤。这碗汤没有养颜的功效,但是调理身体是一味好汤。同样请了十位女孩试饮,只不过这次,试饮的名额卖到了百余两银子。

本文由美洲杯冠军竞猜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芙蓉玉面汤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