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集团文学 2020-02-11 23:5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洲杯冠军竞猜 > 集团文学 > 正文

古镇,苏州的温柔乡


  她叫苏沧桑,她的爱情和她的名字一样沧桑。
  苏沧桑出生在苏州,是温婉的江南女子。她的家,就在古城姑苏,有着小桥流水的风景。那河水里,流淌的,是苏沧桑最温婉的情怀。十四五岁的时候,每天夜里,月光倾泻的时候,她总是要趴在窗户边,静静地看看那静静流淌着的河水。有时候,苏沧桑也会在月夜里站在窗户边就着月光看那一座座的石桥,正如那首诗中所说: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都说江南的水是有灵气的,最是温软,最是清凉,江南的水滋养出来的女子,典雅,娴静,亦从容。
  苏沧桑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她在小桥流水的风景里长大,从小就受着流水的滋养,骨子里就透着流水的情怀,温婉,坚毅,从容,亦隐忍。
  很小的时候,河边有很多浣衣的妇人,苏沧桑总喜欢看着她们浣衣的模样,总觉得是那样的亲切美好。那时的流水清澈无比,河上有很多的乌篷船,船上有穿着碎花布衣的撑杆的女子,还有身着旗袍弹着琵琶和身着汉服弹着古琴的女子。苏沧桑也喜欢坐乌篷船,她喜欢一个人安静地坐在船上,让明媚的阳光轻轻地打在她的脸上。她坐在船舷上,捧读一本宋词,有的时候读,有的时候不读,就这般,在阳光底下,在水的怀抱里,让时光悄无声息地流淌。
  她不明白爷爷为什么给她取名沧桑,只是隐约记得爷爷说过这座城从遥远的历史中走来,有一种沧桑的质感。那时的苏沧桑还并不知道,在遥远的时光滔浪里,有一个词叫做一语成谶。
  苏沧桑一直不曾离开过江南,仿佛她所有的美好时光都是在那一只只乌篷船上度过的,直到十五岁的时候,乌篷船没有了。
  三岁的时候,父亲就教她背过,“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路如蓝,能不忆江南?”
  苏沧桑喜欢苏州的气息,喜欢青石小巷,喜欢黛瓦白墙,喜欢乌篷船,喜欢油纸伞。她很庆幸自己生在了这水乡旧巢。这里的小桥流水,是她最爱的风景,这里的时光,悠然流淌着古意。这里的气息,缓缓散落着江南最美的风景。
  苏沧桑说,江南是她梦最初开始的地方,她说她喜爱这江南的风景,这一生,她都要在江南度过,她想要一生都浸泡在这温婉的江南风情中。
  她外地的朋友对她说过,每一个女孩都有一个江南梦,油纸伞、素锦旗袍、青石小巷,这些都是每一个女孩子的梦。苏沧桑身在江南,不曾有过这样的梦,但她依旧如许地眷恋着江南,除了江南,她不愿意去任何地方。
  突然有一天,她长大了。年少轻狂的她说要去北方看看不一样的风景,她听说北方的大雪纷飞很美,她找来了小学时学过的课文,老舍的《济南的冬天》,读了好多遍,她终于决定要去北方待上几年。契机是大学,高中毕业,她去了北方,走得很洒脱,但是,她想,四年后再回来,一定要再回来。
  她选择的北方是齐鲁大地山东,她去了山东济南。满怀着期待,结果却大失所望。她学校的所在地有一个悠然娴静的名字——长清,苏沧桑理解为长久的清宁,清,是清净,清简,宁,是安宁,她希望这个地方可以给她长久的清宁。可是,现实却远非如此。
  这里依然是无尽的喧嚣,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和长清这个名字的气息并不符合;风很大,太霸道,常年如此;雾霾常年环绕,天地经常是一片混沌,似乎是盘古还未开天辟地时的那个样子;山很多,却不大,没有巍峨之感;这里的吃食她也不习惯,口味太重,她还是偏爱口味清谈的水乡吃食;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这里没有小桥流水,她来之前就知道没有,可是却连一条清澈的小河也没有——这样,如何让她欢喜得起来,她是在水乡里长大的啊,她是被江南的小桥流水所滋养的啊,她从小就住在古城姑苏啊。
  也是到了北方,远离江南之后,苏沧桑才明白,原来自己,是这般的离不开江南水乡,是这般地眷恋,她告诉自己,四年后,要头也不回地走。
  因为,她开始后悔自己的年少轻狂,后悔自己离开了江南。从大一开始她就告诉自己要考研,要考回苏州,就考苏州大学。
  
  二
  苏沧桑以为自己不会在这里爱上一个人,她说她要回到苏州去找一个爱人,她喜欢像水一样温润的男子。
  可是,她还是遇到了一个让自己动心的男子,也爱了。只是,这爱太沧桑。她的名字就像是一个谶语一样,写定了她的爱情。
  初遇李梓轩是在学校的教室里,那天苏沧桑去蹭文学院的课,她本是历史系的学生,喜欢历史,但是更酷爱文学,却不想以此为专业,她觉得把自己最喜欢的学来作为以后谋生的手段,她怕自己有一天厌烦了就不会再喜欢,毕竟当所有的一切跟生存,跟金钱挂上关系之后就会丢失最初的模样,所以她宁愿去学历史,然后去文学院里蹭自己喜欢的课。
  那天,苏沧桑依旧去蹭课,下午两点半的古代文学课,中午吃完饭她就去了教室里占座。苏沧桑进教室的时候李梓轩刚好出教室,两个人在门口差点撞上。苏沧桑抬眼就看见李梓轩,只是那一眼她就愣了,头脑一片空白——北方,北方怎么会有这样的男孩子,这么清秀又儒雅,五官不精致却组合得恰到好处,穿着白衬衫,戴着钢丝边框的眼镜,怎么看都有一种古老飘逸的感觉。这男孩子像谁?像那个奉旨填词的白衣卿相柳永吧,那个写过“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柳永,那个高中课本里有过他的词“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的柳永。
  这样的男子不是应该出现在江南的吗?怎么会在北方?苏沧桑正在心中思索,李梓轩就出了教室。苏沧桑望着他的背影沉思了好一会儿,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了视线里才回过头来,苏沧桑在心中想:也许他不是北方人呢,也许他和自己一样是来这里看看北方不一样的风景呢,他本来就属于江南也未可知。
  苏沧桑进去坐在那个她每次都会坐的位置,第一排,正中间,李梓轩正好也就坐在第二排,苏沧桑的正后面。
  苏沧桑坐下来拿出自己最近正在读的一本词集,是南唐后主李煜的词集,苏沧桑看书的时候有一个习惯,就是很认真,认真看起来周围的事物很难打扰到她,所以李梓轩是什么时候回到教室的,又是什么时候坐到她的身后的,她全然不知。
  她正读到李煜的那首《清平乐》,其中有一句“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单看这一句落梅如雪的意境便觉美到极致,可是细细读来,那雪竟也不是雪,那是愁绪,是身为国主却保全不了自己的亲生弟弟的辛酸和无奈。
  苏沧桑读到动情处忍不住摇头叹息,全然忘记了身后坐着李梓轩,她以为他出去了还没进来呢。
  “同学,你也喜欢读李煜的词吗?”背后传来李梓轩的声音。李梓轩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孩儿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他也在想,这女孩儿一眼看去就是南方姑娘,该是温婉的江南水乡的姑娘吧。他从后面不经意之间看到她正在读的是那本李煜的词集,自己昨天才还到图书馆里的,今天就被她借到了,李梓轩笑了笑。心想这也是缘分吧。
  苏沧桑愣了一下,回头,便看见李梓轩的笑容,好干净,好温暖的笑容。
  她说:“嗯,是挺喜欢的,千古词帝嘛,他后期的词作每一首都能打动人心,首首似血迹。”
  “我也喜欢,我最喜欢的不是那一首绝命词《虞美人》,我最喜欢的是那首《清平乐》,‘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那满怀的愁绪真实令人心生感动,让人忍不住为他叹息。”
  苏沧桑笑了,这不正是自己刚才才读过的那一首吗。
  “嗯,身为国君,却连自己的弟弟都无法保全,其间的无奈与心酸可想而知,自是动人心弦。”
  “弟弟?怎么会是弟弟?这首词不是怀念大周后的吗?李煜因为大周后不久前离世而伤心欲绝,愁绪萦怀,写下了这首词,怎么成了他的弟弟?”
  苏沧桑扑哧笑了,她说:“唉,现代诗词鉴赏类的作者都喜欢把那些诗词写成爱情故事来吸引人的眼球,你这说法是从一本名叫《烟月不知人事改(宋词里的悲欢离合)》的书中读到的吧。其实并非如此,宋欧阳修《新五代史》卷六十二《李煜传》载:<宋太祖赵匡胤>开宝四年,煜遣其弟韩王从善朝京师,遂留不遣。煜手疏求丛善还国,太祖皇帝不许,煜尝怏怏,以国蹙为忧,日与群臣酣宴,愁思悲歌不已。这首《清平乐》便作于此时。再说了大周后死于公元965年,而开宝四年距离大周后离世已经七年了,怎么会是不久前离世呢?再说了,李煜的身边又有了如花美眷小周后的陪伴,他又怎会因爱而生出这般的愁思呢。”
  “呵呵,看来是我错了,以后对于诗词该多读读前人的书籍而非现代人的赏析了。看来你史书读的不少嘛,连《新五代史》都读过,你是不是也喜欢古典文学?”
  “嗯,是喜欢古典文学,古典文学的魅力,喜欢的人才懂得。不过我是历史系的,当然读过不少史书,我是来你们文院来蹭课的。”
  李梓轩听说苏沧桑是历史系的而非中文系的,有些吃惊,他早就注意过这个女孩子每次都会来上古代文学课,每次都是坐在最前面,衣服几乎永远是白色的,偶尔是黑色,再没有其它的杂色,他原先还以为她是自己班上的,现在才知道原来并不是。
  “你真厉害,不是中文系的,却学得比我这个中文系的更好,实在让我惭愧啊。”
  “你客气了,我不过是多读了一些史书罢了。其实学古代文学是需要了解历史的,唐宋时期的历史必须要熟读,魏晋时期的历史与文学联系的更为紧密,文史不分家嘛。”
  “嗯,看来我该去你们院蹭蹭古代历史的课了,你也给我推荐几本有关史的书吧。”
  “好啊,欢迎,我们正在学魏晋时期的历史呢,你来的正是时候。书的话,你可以去看看清代人蔡东藩的通史演义,从前汉演义到民国演义一共十一本,语言通俗,很好懂的,并不似《史记》那么晦涩难懂,还有易中天的中华史也写得很好,很值得读,最有趣的还是当年明月写的《明朝那些事儿》以及月望东山的《那时汉朝》,他们都是以写小说的方式将历史写的通俗易懂,妙趣横生,很吸引人,你也可以看看。”
  “谢谢啊,你懂得真多。对了,我叫李梓轩,你呢?”
  “不用客气,我叫苏沧桑。”
  刚说完苏沧桑就又补了一句:“你是南方人吗?”
  这次李梓轩笑了,他说:“我一眼就能看出你是南方人,我却并不是,我是地道的北方人,你该是江南女子吧。”这次该李梓轩思索了,这样云想衣裳花想容的年纪,怎么取名叫沧桑呢?
  听到李梓轩说自己不是南方人苏沧桑有些失望,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失望感是为何。她同时又略感惊讶,心想他怎么知道,难不成他关注过自己?“嗯,我是江南人,家住古城姑苏,姑苏你知道吧?”
  “嗯,姑苏我听说过,枫桥夜泊的风景就在那里,我一直都想要去看看,那里有苏州园林,还有寒山寺,西园寺,寒山寺外面有一个很古老的卖宜兴紫砂壶的店铺,我祖父所有的茶具都是年轻时我祖母从那里买的,以后我去江南游玩就找你做导游哦。”
  “好啊,欢迎。寒山寺外面的那条老街不仅有正宗的宜兴紫砂壶,还有正宗的刺绣旗袍,中古四大名绣之一的苏绣,中国四大名扇之一的檀香扇,喜欢古典文化的你要是来了,肯定会很喜欢的。”
  “嗯,我一定会来的。对了,苏州河离你家近吗?当年上海打仗的时候张爱玲就住在与苏州河遥遥对望的地方。苏州河三个字实在是太具有吸引力了,就像是一首诗一样美丽,住在苏州河边的古老的居民真幸福,一出门就能见到小桥流水。”
  苏沧桑听到这里笑出声了,“苏州河在上海,不在苏州,你别听到苏州两个字就以为是在苏州,不过呢,苏州河虽然在上海,但是原先的时候也是很具有古典的江南的韵味的,只是这些年,由于商业开发,苏州河边都建起了高楼大厦,再也不是以往烟柳画桥、风连翠幕的风景了。”苏沧桑自己都惊讶自己竟然跟一个素未谋面的同学开心快乐地说了这么多,她发现自己今天笑了很多次,不过,这样的感觉真好,她以前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跟自己这样聊得来的人。
  “原来是这样,我还一直都以为苏州河在苏州呢,只是,苏州河变成了这个样子真实可惜啊,我还一直想去看看苏州河呢。”
  “没了苏州河你还可以去姑苏啊,那里古城的风景很有韵味的,都保留着江南古镇最原始的风景。”
  “嗯,以后我一定会去的。”
  苏沧桑又问:“你也喜欢张爱玲?”苏沧桑本来是要问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是江南人的,可是听到他说张爱玲,就问了这个问题。
  “嗯,民国时期的女子我最欣赏的就是张爱玲了,她的孤高、冷傲、决绝,让我过分地喜欢着,很喜欢她后来一个人在美国的小公寓里隔离一切俗尘的生活,四壁空白,只是静坐在书桌前写作。那种远离了一切喧嚣的生活,才是生活最本真的样子,她要是和大多数的喧嚣的女人一样,我也不会欣赏她了,喜欢的就是她那份孤傲和凉薄。”
  “我也很欣赏张爱玲呢,我对她的喜欢超过了丁玲,虽然老师们都说丁玲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大大的超过了张爱玲和林徽因,但我还是固执地喜欢着她,最喜欢她的《半生缘》和《更衣记》。”苏沧桑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男孩子跟自己竟然有这么多的共同的爱好,不知为何,她的心底有着淡淡的欢喜,又有些不知所措。直到后来她才知道,原来这种感觉是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四个字就是“小鹿乱撞”,形容一瞬间的心动,一瞬间的爱情。

锦溪古镇

说起沙溪古镇,总是会先想起云南的那个,苏州的沙溪古镇就有些鲜为人知了。

坐在南园茶社中品茗听曲,或是踏着脚下光滑的条石穿过那一条条弄堂,一切都是那么的鲜活,让人想要亲近。

那如烟的廊桥,悠然的风景,惬意的时光......

铜罗古镇

木渎古镇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伴着月色、繁星

古镇上居住的大多还是原住民,保持着最传统的生活状态,也没有浓重的商业气息。

摇曳的船和接连相通的桥,房前屋后,碧水相接,温柔的故乡带着平凡的烟火气。

坐标:苏州市吴中区西山镇

不加美化的小巷,午后阳光照射其中,却更映衬其古朴。

然后回去一觉睡到天亮

铜罗古镇是江苏少有的酿酒之地,与柔情蜜意的风景相比,人们更迷恋它独一无二、飘散千年的酒香。

只要你走在苏州的古镇里

在江南的古镇里,木渎也许没有六大古镇名气大,但却是一个不得不去的地方。

苏州,最是让人留恋

都像是一场久违的重逢

江南

苏州是一座有灵气的城市

同里古镇

也像极了一本厚重的读本,斑驳了的书角,每一页都诉说着它的沧海桑田。

“百载陈坛满古镇,九重香气郁铜罗”。

明月湾

坐标: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

苏州的古镇有很多

几千年来,古朴秀雅的明清民居,素淡的青瓦白墙,完美的和水流结合在了一起。

总能激起内心最细腻的情感

同里古镇算是真正的旧时江南、醇正水乡。

在这里你很少能看见没有沿街摆摊设点叫卖的小贩,就连居民家里安装的空调也都隐到暗处,并以褐色木条箱覆盖。

若是生活让你感觉到疲惫

在遍地都是小桥流水的苏州,这个古镇最容易被忽略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这里水多,桥多,巷多,古宅多,名人多,它有现代生活的繁华,也有古时水乡的淳朴。

沙溪古镇

芦墟古镇

古井边的阿婆们依旧打水洗衣服,旧时的粮店依旧在营业,临河的老屋前,绣娘一针一线绣着旗袍,镇上的玉器工坊里,传出阵阵切割和打磨的声音……

篮球世界杯冠军竞猜,斑驳的墙体,破旧的乌篷船,无不显示着这座古镇的历史沧桑。

在距离周庄不过十几公里的地方,还有一座鲜有人知的古镇,名曰锦溪。

鞋跟叩击石面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

坐标:江苏省苏州市昆山

站在石桥上,桥下流水潺潺,河埠头的石阶上有人正在浣洗衣物。

小酌两杯,放空自己

张继的一首《枫桥夜泊》让人记住了这个地方,这个因桥出名的古镇就在苏州,已有近千年的历史。

“水乡小巷多,人家尽枕河。”

苏州就独占三元

舒适惬意、缥缈婉约的意韵

坐标:苏州昆山市锦溪镇

与每一座古镇的相遇

坐标:苏州太仓市沙溪镇白云路

这里四周群山环绕,毗邻太湖,乾隆一生去了六次江南,而木渎是每次来都要在此歇脚的地方。

似乎生活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

都会让你迷失在

历经上千年的历史沉浮,明月湾古村得天地之造,像是一处被大众遗忘的世外桃源。

千灯古镇

湖水潺缓,虽没有河流的湍急、大海的善变,却有它独特的味道。

本文由美洲杯冠军竞猜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古镇,苏州的温柔乡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