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集团文学 2019-10-23 12:1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洲杯冠军竞猜 > 集团文学 > 正文

第十三章 塔罗天使的十二法则:暗夜之星·神使

就在我心里打着小算盘,犹豫着到底是进是退时,那几个人已经从我们身边走过去了。“看来今晚天气不错嘛,还有俩小情人在这约会呢!”“这算什么,人家这叫玩浪漫。你要是有心情,拿电话来,叫上你女朋友,也在这站站试试看。”“得了吧,就你这傻样。往这儿一站,当心被人当电线杆子踹呢!”看着这几个人一步一步从我们身边走过,我这才轻舒了一口气,正准备开口,却见其中一人停住了:“咦,老子钱包好像掉了。”“靠,你钱多啊?居然还带钱包?瞅瞅是不是掉这附近了?”另一个说着,也煞有其事地弯下腰,在附近看了起来。我心中暗叫不好,正想拉着宋允方脚底抹油,其中一个把头发染成蓝色的家伙已经站在我们面前了。“喂,二位小情人,有没有看到我哥们掉的钱包?”“没有!”宋允方的声音很平静,摇了摇头:“我们一早就在这儿了,你们也是刚从这里走过几步而已。”“就是啊!这儿就我们几个,我们哥几个都没见到,你们也没见到?不会吧?你再仔细想想?”蓝发男孩暗示性地轻推了宋允方一把,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我暗自窝火,低声嘟哝了一句:“想要钱就明说嘛,要找理由也找个有新意的嘛!”谁知道这家伙耳朵还灵的很,居然还被他听清楚了,立即叫了起来:“呀,这个小妹妹智商还挺高的嘛!”“一般一般,比你高一点点而已。”见这几个人围过来的架势,看来想轻轻松松地走是不太可能了。我索性豁出去了,拉下宋允方可脱给我的外套。“曾哥,这丫头有点眼熟啊!”“不会吧!不像是我们学校的啊!我们学校哪有这么拽的?”“就是啊,我们学校要有这么漂亮的妞,咱也不用唱着单身情歌跑这来流哈喇子了。”宋允可往我面前一挡:“你们是理梵的?”“是又怎么样?哥们找钱包呢?你没见吗?”“我们说过了,我们没看见什么钱包!”宋允可说着,把手从前面探出,握住我的手。我这才发现,大概夜风是真的有点凉,我的手居然真的是冰凉的,但是他的手却像是暖炉似的,温温暖暖的。“曾哥,这家伙看来是不知道你了!”蓝头发的少年对另一个被称之为曾哥的肥头大耳的家伙道。“哼!”曾哥冷哼了一声:“既然知道我们是理梵的,就应该听说过理梵的F4,花样四侠吧!”我笑了起来:“久仰久仰!原来你们就是传说中的花样四‘虾’啊!”那几个家伙一听,你看我,我看你,姓曾的咆哮道:“是四侠!”“死虾?不会吧,至少,现在看来,你们还是活蹦乱跳的呢!”我的手搭上宋允方的肩膀,继续我的“明知山有酒,偏带火把去”作风!“我想起来了,曾哥,这丫头就是去年那个骂你肥得像蜗牛,连蠕动都会费力的人!”蓝发少年石破天惊般地大喊了一声。曾哥立即歪着头打量我起来,见势不妙,我自然是拉着宋允方就往后跑:“快走!”刚跑两步,那班人就冲了上来,有两个冲上前去推摩托车,姓曾的肥猪上前一把就拉住了我的头发,而蓝发少年则挥拳向宋允方打去。“小羽!”宋允方低呼一声,避开蓝发少年的攻击,向我跑过来,一拳打向曾肥猪的脸。趁他吃痛捂住脸的功夫,拉着我就往摩托车那儿跑。另两个推摩托车的见状,上来就想拦我们,我想也不想,环顾附近,视线停在了那些为了稳定小树而绑在树上的支架。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上前就拔出一条来,抱着木条就冲了上来:“都给我站住!”正揪住宋允方衣领子的人一愣,宋允方趁机一拳把他的头打得偏向一边,那家伙挨了一拳,马上又挥拳向宋允方小腹打去。我一急,想也不想,抱起木条就向他背上砸去。只听“砰”的一声,物体砸在肉体上发出特殊的钝响,那家伙惨叫一声:“我靠,你他妈的属大象啊。”“姑奶奶属犀牛的!”我大喝一声,把棍子横在身前,有“武器”在手果然镇定下来了!宋允方皱了皱眉:“你先走吧!”“走什么走?这里离我家那么远!”见曾肥猪又上前一步,我大喝道:“你别过来喔!我……我告诉你,我可是有来头的,惹了我,你……你当心吃不了兜着走。”“有来头?暗号呢?”曾肥猪先是一愣,旋即看了看我这个一棍在手,万夫莫上的架势,便定了定神,问道。暗号?我脑袋发蒙:“我干嘛要告诉你啊?谁知道你小子是不是狐假虎威,万一你不是道上的,那怎么办?”“什么?你敢怀疑我们?好……我问你……”“慢着!”我棍子一横,“还是我问你吧!”如果让他们占了主动权,我们可就一点胜算都没有了。想想,还是我来问比较划算。“好,你来就你来!”“床前明月光!”我拉着宋允方的手退了一步,“疑是地上霜!”“举刀望明月!”再退一步。“低头思故乡!”“春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拿来敌敌畏!”“蚊子死光光!”“白发三千丈!”再退……“缘……缘什么来着?”曾肥猪挠了挠后脑勺,“我记得好像是杜甫写的吧!”“曾哥,是李白,是李白!”“我靠,我要你教吗?我当然知道是李白!”“不对,曾哥!暗号不是这个!”花样四侠中,终于有一个反应还算正常的,缓过神来了。“喂,你他妈的背书怎么背的。‘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都记不住,还给我糊弄起唐诗宋词来了是吧!”曾肥猪咆哮着。宋允方一个箭步冲上摩托车,我紧跟着跳了上去。“坐稳了吗?”“嗯!”油门一转,“轰——”的一声,机车怒吼一声,突突的向前冲去。慢着,这些人如果明天找我们寻仇的话……我回过头,大声的对他们叫道:“花样死虾,我男朋友叫陈伟宏。有本事的话,咱们改日单挑!”前座的宋允方已经忍不住哈哈地笑出声音来了,风中传来身后花样死虾们怒极的诅咒。我一把搂紧了宋允方的腰,满眼桃心泛滥。幸福啊……幸福……“我以为,至少,你这个校花应该对校花亲卫队的人有一点点感恩的心。毕竟,他们这么拥护你!”车子停在路边一间面馆前。我和宋允方面对面坐着,店很小,墙壁上甚至有长久积下的黑黑的油烟。我接过老板娘拿给我的筷子,贪婪地把脸凑到碗边深吸了一口气:“校花亲卫队只对校花忠心。况且,现在我可不是校花,你的小甜甜,从出现起就把大家的视线全部从我身上抢去了!”“所以,你才不喜欢她吗?”宋允方学我端起碗,先喝了口汤。我笑着,拿起辣椒酱,“坐机车冷死了,吃点这个会很快暖起来了!”我满意地看着我们两碗面条的汤色都转红,然后快乐地吃着面条。牛肉很香,汤底很浓,比起我吃的那一小块蛋糕,这种面条简直就是超级大餐啊!十几分钟后,我抚着圆滚滚的肚皮,看着宋允方辣得眼睛发红的样子,笑得又邪恶又得意:“怎么样?味道很好吧?”“你是故意的?”我佯装不知,“什么故意的?”“故意放这么多辣椒到我碗里!”他说着,忽然又笑了起来:“不过的确很温暖!”我点了点头:“那当然!““你好像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办法让自己开心起来,是这样吗?”我歪着脑袋,装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是吗?有吗?”这个世上真的有绝对快乐的人吗?我不相信,我很怀疑!不过,如果身边有个看起来,整天都很快乐的人,应该也是不错的事吧!我想!“至少,你看起来就是很快乐!”我低下头,这次,却是微微苦笑:“至少,我自己是那种看见别人哭就想哭,看见别人笑就想笑的人!”忽然想起一首歌里唱的:“我的眼泪你看不见,散落在你的世界……”“怎么?我说错什么话了?”他脸上有明显的在意神色,我看在眼里,心里是融融的暖意。“没有!好晚了,我要回家了!”“你吃了那么多,回去又要睡觉,就不怕变胖?”宋允方不怕死地指了指我圆圆的小肚子:“我实在不知道你有这么大的食量,你晚上还吃了生日蛋糕……”“真正的美女,从来不用担心胖的!况且,节食绝对是最不人道的残忍思想!”我一脸无所谓,从小到大,我都是出了名的大胃王。我可不会注意什么形象不形象,吃相不吃相的。吃饭是件快乐的事,让肚子从饿到饱,是个多么奇妙的过程啊……“那好吧!”宋允方拿起安全帽,轻轻地戴在我的头上,帮我扣好了带子,含笑拍了拍我的脑袋,机车轰隆着再次出发。我们就这样,义无反顾,轰轰烈烈,踏上了爱情的征途。我脑中忽然闪过一句无比文艺的台词,然后我抬起手,得意地在安全帽里笑了起来。上帝老头,你知道吗?我今天真的很开心,很开心……这一晚,我终于知道,开心的时候,是真的会在梦里笑醒。这其中,我梦见自己拿着麻袋捡钱,当然,全都是小面值的,一块的,十块的,还有好多分币,我抗着袋子累得半死。觉得自己像阿里巴巴里面的白痴强盗。清晨醒来的时候,我的脸上还挂着透明的口水。老妈则坐在我的床边,一脸无奈地叹着气:“如果我也能像你一样就好了。”“呃?”我愣了愣,旋即良心发现地拍了拍她的肩:“老妈,虽然青春一去不复返,不过生个比自己还美丽的女儿也是件蛮骄傲的事,你也不用太自卑了……”“啪!”老妈毫不留情地给了我一记暴粟:“去你的,没大没小。我只是想,如果你以后嫁人了,你老公每天早上醒来看到你满脸口水张着嘴巴傻笑的样子,会不会从此得了厌食症……”我倒!“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老妈你隔几天就洗枕头,好像就是因为晚上睡觉流口水太频繁吧!”“那是你老妈我爱卫生,你以为谁都像你吗?一点女人样都没有,又懒又馋,越大越丑也就算了,自己还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看以后谁敢要你……”我趿上拖鞋,走进卫生间,一边刷牙,一边吹着泡泡,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哼着新学的一首韩文歌:“枪杀呀蜜斯切龙,色骨勒多勒切龙,伊托罗色勒色龙……”老妈依然在外面絮絮地说着我这样那样,我早就习以为常了。事实上,这十几年来,我们母女都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老爸常说,好在老妈不用出差,要不然她哪天发现,没有人需要她叫起床,没有人陪她斗几句嘴,她一定会抓狂的。换好衣服,老爸已经吃完早餐,正一边喝着茶一边看报纸。“早安,老爸!”我端过牛奶准备像往常一样一饮而尽。“早安!”老爸顿了顿:“听你妈说,你昨晚跟一个男孩子在门外依依不舍,两个人跟沾了麦芽糖似的,那个男生还帮你摘安全帽,两个人郎情妾意……”我将嘴里的奶全部吐了出来:“妈!”“我说的是事实,我亲眼所见!”老妈拿着从我房间里收拾出来的垃圾,一脸无辜。“那敢问母亲大人,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像沾了麦芽糖似的郎情妾意了?”老妈伸出手指,指向自己的双眼:“这只,和这只!”轰隆——我倒向地面,双腿抽搐,双手抽搐,脸部肌肉抽搐,口吐白沫。“小么小儿郎,背着个书包上学堂,不怕那老师骂,也不怕那老妈打……”方芳的单车第三次扭了扭车头,然后转过头看了我一眼。脸上呈现出“草珊瑚”牙膏的颜色后,又转头望向路面。“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鱼儿也唱,鸟儿也唱,小草儿唱,我也唱……”“你到底是捡钱了还是掉钱了?”方芳终于忍无可忍,转过头对我吼道:“你知不知道,人家昨晚失恋了。你居然还这么没良心,还有心情在这里乱唱一通?”“牙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方芳的脸迅速变成全绿餐包,两边腮帮子鼓了起来:“苏羽白,做人不要太过分了!”我放慢车速,同情地望向她,难怪人家说几家欢乐几家愁。“你呢,正初次失恋,心情不好也是很正常的嘛。正所谓,人心都是肉长的……”“这才像句人话嘛!”方芳的脸色终于还原到正常,不过仅仅维持了三秒。“等以后呢,多失恋几次,慢慢习惯了,也就没事了……”方芳猛的一刹车,停了下来,用足以杀死人的眼光看着我,“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种行为叫什么?你到底还知不知道‘同情’二字怎么写的?”“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我叹了口气,再怎么说,我也是她半个媒人耶,她失恋我也是很没面子的事嘛!不过,看这丫头的样子,的确是伤得不轻。“为了弥补你心灵上的创伤,我决定……放学后陪你去吃一顿大餐!”在我说这句话后,我伸手摸了摸口袋,好像只有十几块钱喔!十几块钱吃什么样的大餐才算大呢?……我歪着脑袋开始过滤。“喂喂喂,你看……”方芳忽然指着学校正门处的人群:“好像是在打架呢!”我一听,顺着方芳手指的地方看去,果然,哪里是打架,分明就是在群殴嘛!是一群人殴打一个人的那种喔!“岂有此理,江湖道义是什么?那些人为什么都站在一边看热闹?眼睁睁看着一个人挨打,还有没有同情心啊!”我停下车,摩拳擦掌……六秒钟后,我缩到了方芳的身后。“你见鬼了?”我摇头,“没有!”“那你干嘛这么怕?”“你没看见吗?那几个是理梵高中的花样死虾啊!”“那又怎么样?我听说,他们不打女人的啊!”“真的吗?”“拜托,他们是理梵的,理梵的男人都不打女人的。”方芳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况且,你又没惹到他们,他们干嘛要打你?”我刚探出来的头,迅速又缩了回去:“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惹到他们了,就还是很有可能被打吗?”

“你不是吧?连他们也敢招惹?”方芳一副以我为偶像的样子。我谦虚地点了点头:“不敢,不敢!一点点而已,只惹了一点点!”“一点点?”“嗯,拿一根碗口粗的木棍打了那个想学道明寺,留了个凤梨不像凤梨,刺猬不像刺猬头的那个家伙一棒。”“还有呢?”“还有……还有戏弄了一个那个肥得有点像蜗牛,比曾志伟还要沈殿霞,还敢自称西门的家伙!”“嗯,你可以不用说了。”方芳拍了拍我的肩膀:“你放心,朋友一场,虽然你经常落井下石,跟在你身边,又特别容易使我被人当透明。不过,如果你真有个三长两短,我会看在上帝的份上,帮你叫个小白车的。”“叫小白车?不是吧!那家伙被人扁死活该!你们还想替他叫小白车?”许绍兵忽然从暗处走了出来,没头没尾地打断了我和方芳的遗言交代时间。方芳一听,睁大了眼睛:“你知道打的是谁?”“除了陈伟宏那家伙还能有谁?”许绍兵双手抱胸,笑得一脸幸灾乐祸。我心里一惊,只听他继续八卦道:“听说那家伙昨晚带女朋友去海边玩浪漫。要浪漫就浪漫呗,居然敢跟花样死虾们作对。结果呢,他女朋友还拿碗口粗的木棍把阿寺打的半死,还把曾哥耍得团团转,最后还嚣张的很,说要是他们不服气,就去找他单挑。这下好,四个人车轮战,把他打成了猪头。估计现在已经变红烧狮子头了……”方芳回头看了我一眼:“偶像,你这招借刀杀人果然用得出神入化啊!”我脸一红,老实说,昨晚故意把陈伟宏拉出来,真的只是一时冲动。虽然那家伙一直都蛮惹人厌,不过,也不至于让人打成这样啊。况且……我心一狠,把自行车往方芳的车边一推:“你帮我看着一下!”说完,三步并作两步就拨开人群,冲了进去:“住手!别打了!”花样死虾果然很听话,齐齐回头看像我。被称阿寺的家伙一看到我,顿时作恶狗状要扑上来,却被曾哥一把拉住:“是你?”“没错,是我!昨晚打他的是我,耍你的也是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根本不是我男朋友,他只是同名同姓罢了!”“曾哥,这丫头又摆了我们一道,把我们当猴耍呢!”染着蓝色头发,被称作梅佐的死虾反应堪称四人中最快的一个。曾哥只是看了看我,忽然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句话:“给我把人带走!”我一听,心里也开始发虚了:“你,你们想怎么样?”万能的主啊,还有方芳,对了,还有许绍兵,你们千万要记得跟我叫个小白车啊。朋友一场,万一我被打成下半生残疾,也不知道会不会应了老妈的话,嫁不出去。都怪老妈,天天诅咒我嫁不出去,5555555555555——“住手,有什么事的话,冲着我来好了。”“小方子?”我怔怔地看着他拨开人群,走到我面前,一把将我拉到身后。曾肥猪看着我们,哈哈笑了起来:“你们看看,这还英雄救美的戏都上来了。既然这样,咱就甭客气了……”我抱着头就往人群里跑,一边跑一边骂:“你这个白痴,你跑进来干什么?又不关你的事?”“你没听他们说吗?我这不是在英雄救美吗?”“救你个头了!”我张嘴咬向把手伸向我的那个除了发型,其他没有任何地方像花泽类的家伙。看他吃痛缩回手后,又迅速地向人多的地方。毛爷爷说的好啊,咬一只猪,换一个地方,再咬……“等等!”许绍兵忽然冲进人群,“干什么呢,干什么呢?”宋允方趁机一把拉过我的手,也站到了许绍兵身旁。曾肥猪看到许绍兵,显然也有点意外:“怎么是你?”许绍兵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唇角:“怎么?敢跑到我的地头上闹事?”“哇,你好威风喔!”我扯了扯许绍兵的袖子:“以后有机会,教我多说几句黑话。”许绍兵回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这两个人,我保了!”许绍兵话一出口,顿时有几个我们学校的男生也站了出来。情势顿时急转,我胆子一壮,嘴巴又开始把不住风了:“肥猪曾,我告诉你啊,我们音梵的人可不是好欺负的!有我们兵哥在这儿呢,你要是敢嚣张的话,我们就……我们就……我们就跟你们拼了。”许绍兵再次回头,“你闭嘴!”宋允方也一把将我拉到他的身后,“行了,别闹了!”我吐了吐舌头,只见那四只死虾互相看了一眼,又看了看许绍兵:“这事儿要我们不追究也行。不过……我们阿寺被这属犀牛的女的打得不轻。她得给我们道个歉!”“什么道歉,是你们想打劫我们耶!”有没有搞错啊,这种事居然也要我们道歉?那还有没有天理啊!许绍兵笑着上前一步,勾住了曾肥猪的肩膀:“曾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局里现在可还有您的案底。我这个妹妹一向调皮,嘴巴把不住风。而且,她一好姐妹,就是副局长的千金。依我看,这事你还是不要再提的好,你说呢?”曾肥猪的脸一下红,一下白的,最后狠狠地将手中的烟头扔到地上,一脚踩熄了,一挥手,带着那些人匆匆离开。“好帅好帅好帅!”我大呼过瘾:“许绍兵,你简直都快成我的偶像了!”“得了吧你,跟别的男人跑去海边浪漫,出了事还得要我出来给你收拾烂摊子。你省省吧!”许绍兵显然对我这种伎俩不感冒了。一脸不在乎地转过头去:“要不来点实际点的,我刚才救你于拳脚之中,你也没准备以身相许……”我抬手作扬拳状:“有胆子再说一句?”许绍兵连忙投降,识相地走了,我转过头去,正想跟宋允方说两句,却发现他已经不见人影了。“别看了,刚才你跟乱葬岗说话的时候,许言甜跑来不知跟他说了什么,就跟着许言甜屁颠屁颠地走了。”方芳摇头,夸张地跺了跺脚:“这家伙真是太不知好歹了。我们得雅典娜能看的上他是他的福气,这家伙还敢脚踏两只船。”“谁说我看上他了?”我把心里的不满都吼向方芳:“我苏羽白好歹也雄踞校花的宝座好几年了。就凭他?哼!”方芳止住笑,看了我一眼:“你真是这样认为?”“当然真,钻石都没这么真!”虽然言不由衷,但我却丝毫不想让人看出我有半点在乎和失落,哪怕是在最好的朋友面前。陈伟宏跌跌撞撞地从我们身后爬了起来:“他奶奶的,居然敢这样打我?你们这四个死虾最好别落到我手上来!”说着,跳起来想接着破口大骂,却弄痛了唇边的裂缝,疼得一阵龇牙咧嘴。见我和方芳都看着他,顿时跳了起来:“苏羽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脸无辜地摇了摇头:“不知道啊!不过学长你这么英明神勇,居然被人打成这样。那帮人还真是无耻,可怜学长你,双拳难敌八手啊!学长,你是我们的偶像,我们引以为傲!”陈伟宏一听,又扯起了唇角,虽然痛得直吸冷气,但是眼中的愤怒已经被骄傲取代:“那还用说,我告诉你,要不是他们忽然从角落里冲出来,我没有防备的话。凭我一个人,绝对可以放倒那四个小虾米的。”“那是那是!”方芳冷笑着,拖了拖我的手,小声道:“行了,打了人耳光,又给人糖,好人坏人都让你做完了,这下可以走了吧?”我扮了个鬼脸,看着陈伟宏被另一个男生扶着往保健室走去,说道“毕竟,陈伟宏这一顿打,可完全是飞来横祸耶!事情因我而起,他受点伤,我夸他两句,拍拍他的马屁,满足一下他的虚荣心,也是在情理之中嘛。”“得了,你良心不安就直说嘛。不会做恶人下次就不要学人家玩栽脏!”方芳满脸BS地看了我一眼,仿佛我欠了她几百块没还一样:“我心情不好,你请我吃早餐!”“是是是!”花钱买个耳根清静,我认了,我认了!安静的夕阳,钢琴房的原木地板上空荡荡地映着我的影子。刚才放学铃一响,就看到许言甜拉着宋允方出了学校。整整一天,那家伙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跟我说过。上课时我偷偷的望几眼,也都只是看见他一脸认真地做着笔记。轻呼一口气,我开始怀疑昨晚在摩托车上的笑声是否只是自己的一场梦。书包被扔在脚下,坐在红木的琴凳,随意按下一个音符,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这不对劲,实在是太不对劲了。只要一看到宋允方和许言甜站在一起,我的情绪就完全不受我自己控制。就算是再好的心情也会被破坏殆尽,那种感觉就像从天堂摔到地狱一样,转变之快连我自己都措手不及。宋允方,你这个大白痴,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你可以像个没事人一样,完全无视我的感受,忽远忽近地游离在我左右?我却只能像个白痴一样,被你牵动我自己的情绪?搞得苏羽白完全不像苏羽白了?上一次明明说好了,再也不要为他的事情心烦了。再也不要为了他把自己搞得患得患失了。但是可可……如果想彻底地做到跟他划清界限,就一定要让可可知道。没错,让可可知道,我咬紧了唇,拿起书包,迅速奔出琴房,骑上我的小自行车便赶往宋允方家。气喘吁吁地按响门铃后,开门的却是女主人。“慧心阿姨?”“是小羽啊!找可可吗?”我点了点头,秦慧心拉开门,把我请了进去,一边对着里屋喊道:“可可,你羽白姐姐来看你来了。”可可闻声跑出来,由于冬天是哮喘病的多发季节。她在学校发作两次之后,还是被接回来调理了。每天在家中不见阳光,脸色都越发苍白起来。秦慧心很是体贴地说要出去买东西,拎着包包便出去了。“你哥还是没回来?”刚才在玄关,没有看到宋允方的鞋子,想来,他一定还没回来。可可点了点头,试探的目光在我脸上转了两圈:“羽白姐姐有心事?”我摇了摇头,本想说没什么的。可是想起此行的目的还是咬了咬牙:“可可,我来是想告诉你,你以后不要再请我来你们家玩了。我以后可能不能来你们家了。”“为什么?”可可一听,眼中顿时泛起晶莹的泪花:“是不是我很烦?所以你也不喜欢我?”“不是不是!”我连忙摆手:“我……我只是,对了,是我妈,我妈帮我报了补习班。我现在读高中了嘛,成绩又不如你哥,所以我妈就帮我报了一大堆的补习班……”“你撒谎!”可可的声音不大,语气却很肯定:“你骗我的!我才不相信什么补习班呢!”我脸一红,“可可……”“你是在生我哥的气,对不对?”可可的脸色微微涨红,“还是那个不甜不咸欺负你了?我一定帮你出气的。她为了我哥,还想讨好我。我不喜欢她假惺惺的样子……”“不关她的事!”我低下头,虽然感动于可可的热心,可是再怎么说,这也是我和宋允方之间的事。可可拉住我的手:“羽白姐姐,你知道吗?你真的变了。”我愕然地抬头:“变了?”“嗯!”可可点了点头:“我记得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像个小狮子一样冲进我们家里。虽然后来看到我哥时,一副被吓到的样子,但是没有半点要认输的架势。但是现在,你好像变了个人似的。那天我生日会的时候,你就是有事没事地叹口气,后来还偷偷跑出去……”“可可,我没事,我只是……我只是觉得,你哥和许言甜认识这么多年了……”“那又怎么样?我哥亲口说了他喜欢许言甜吗?我倒觉得,我哥喜欢你多些!我虽然没有喜欢的人,可是……如果要我选个大嫂,打死我我也不要那个不盐不甜!”我感激地看着她:“可可……”“你放心,等我哥回来了,我一定帮你好好说说他!”“不要!”我一急站了起来,“绝对不可以!”“为什么?”“哎呀,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这样说的呢?再说,我又没说我喜欢他,你小孩子家家的不要乱猜啦!”可可忽然不吭声,想了半天,才冒出一句话:“那好,我不说。你不来我家玩了,我就去你家玩!总之,你不可以不理我。”我叹了口气:“那好吧,不过以后我跟你哥的事,你还是不要多说的好。就算……就算我喜欢你哥,也应该由我们自己来解决,懂吗?”可可认真地点了点头:“好,一言为定!”见条件谈妥了,我心里也松了口气。坐在沙发上,陪可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玩跳棋,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七点了,宋允方好像还是没有要回来的意思。“不早了,我还是回去了,要不然没饭吃了!”“怕什么,那就在我家吃。我妈应该也快回来了!”可可意犹未尽,三败一胜,显然是有点不甘心。我摇了摇头,拿起书包出了宋家。骑着我的单车,今晚没有月亮,路灯昏黄,远处有两个影影绰绰的人影向这边走来。看情形像是情侣,不过……更仔细些看,那个男的身形越看越像是宋允方?可能吗?我一顿,急急地刹车,推着自行车躲到树后。我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要把自己搞得这么鬼鬼祟祟的,只是……隐约觉得,如果真是宋允方,至少,不要面对面碰上。眼看着那两个人越走越近,我的心也渐渐沉了下去。没错,正是宋允方,他身边的是许言甜,正低声地抽泣着。宋允方温柔地拍着她的肩膀,小声地安慰着。他外婆的,这种电视里才有的情节居然也让我摊上了?我一怒,我才不要做那些转过身靠着树干哭的跟泪人似的白痴女主角呢。既然决定了,今后要跟他划清界限,那么,就从这一刻开始好了。没错,苏羽白!我给自己打了打气,故作若无其事地推着自行车走了出来,对上迎面走来的他们:“哈罗!晚上好啊,两位!”宋允方显然没想到会在这儿遇上我,皱了皱眉,只是点了点头。许言甜的眼睛略有些肿,看到是我,也只是点了点头:“晚上好!”“今晚没有月亮,不过路灯不错,很浪漫的,适合情侣漫步,玩得开心点喔!”我觉得自己笑得好僵,脸上的肉都有点发硬的感觉。所以迅速跳上车,挥了挥手:“走了,拜拜!”我潇洒地踩着单车,哼着我自己刚作曲的调子,路边的一家超市门口,巨响的喇叭里,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的歌声:“也曾想过,若真遇见,我们应该如何是好?我想我还是会还站在某一个街角,不让你看到。只因为我不想打扰,只因为怕你解释不了。只因为现在你的眼睛里,她比我还重要……”什么跟什么嘛,乱七八糟,我抬起手,用力抹去不小心滑出眼眶的眼泪,单车的轮子转得飞快,我对着风,大声地叫了起来:“啊!!!!!!!”

本文由美洲杯冠军竞猜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三章 塔罗天使的十二法则:暗夜之星·神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