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集团文学 2019-10-23 12:1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洲杯冠军竞猜 > 集团文学 > 正文

篮球世界杯冠军竞猜第九章 塔罗天使的十二法则

宋允方拿起一旁的书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明天还有音乐考试。小言你是新转来的学生,可以不参加这次小考。我把我家的地址抄给你,你先回去吧!我也想练练小提琴,苏同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小提琴组的组长好像是你?”“没错!不过我还在考虑要不要借琴给你练习!”HOHO!再一次的公权私用,让我终于体会得到,那些贪官污吏们为什么会不惜千金一掷,也要爬向上一层。许言甜的脸明显黑了黑,但旋即又恢复过来:“既然这样……那还是等明天吧!明天考完试,放学之后,我去你家玩!OK?”“没问题!”宋允方爽快地点头,走到我面前:“可以走了吗?班长?”“嗯!”我半仰着头,臭小子,算他识相。小言?我还小味精呢!小盐,小盐。听起来好像比小白好不到哪里去嘛!哈哈,不错不错。“那我们先走了喔!‘小盐’,明天见!”我趁机一把拉过宋允方的手,头也不回地冲出琴房。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你的小提琴的确拉得很不错!”一曲《秋日私语》终了,宋允方低声地称赞。我得意地扬了扬下巴:“那当然,小时候刚开始练的时候,教我小提琴的老师说我的小指不直,不适合学小提琴。我偏不信邪,每天都练得手指头发硬,结果啊,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听得出来!”宋允方认真地点了点头:“你有让人大跌眼镜的天赋。”“那当……”呃?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我转过头:“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当然是夸了!呵呵!”他笑了笑,上扬的唇角和眼睛都弯成了完美的弧度。我们隔着一张桌子,面对面地坐着。我眼珠一转,不怀好意地把脸凑了过去:“那么,如果我这么优秀的人,想拜你为师的话。对你而言,一定也是一种莫大的殊荣了,对吧?”宋允方皱了皱眉:“所以呢?”“所以,以后你每天放学都教我弹钢琴好不好?我……”“不好!”宋允方毫不犹豫地摇头,半点没有要给我面子的意思。“为什么?”“你手指太短,不适合练钢琴!”“哼!”我恶狠狠地一拳捶向他的胳膊:“少瞧不起人了,我学小提琴的时候……”“那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的?不是说过勤能补拙吗?我就不信……”“你的小提琴的确是拉得很不错,但是如果你有跟人比较的话就会知道。你的琴声里,完全是死气沉沉的技术性音符。也就是说,你其实没有任何的音乐细胞,你只是……”“不用说了!”我腾地一下站起来:“你的意思是在说,我根本不懂感情吗?”宋允方抬起脸,以仰望的姿势正视我的眼睛:“是的,你还不是很懂感情。”从小到大,除了长得漂亮一点以外,几乎从来没有人夸过我聪明,夸过我有天赋。惟一让我骄傲的就是,我用我的刻苦打破了那个骄傲的小提琴老师说我不适合练琴的评价。可是现在,这个从一出现就跟我作对的宋允方,居然敢在我对他生出了些微好感之后,说我不懂感情?没有音乐细胞?还有什么比这更能打击我的事吗?我咬牙切齿地说:“你以为你是什么人?贝多芬吗?你凭什么质疑我的能力?我没有音乐细胞?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我只是实话实说。如果你肯仔细听听你的琴声的话你就知道。任何音乐,光有技术细节上的处理是不够的,一定要投入真感情……”“不许说了!”我随手拿起一本厚厚的乐谱向他砸去,这几乎是我的习惯性动作。可是就在我扬着书要向他砸去时,我的眼睛正好也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神,干净,纯澈,不带任何矫揉。一秒,两秒,三秒……我放下乐谱,缓缓地拿起自己的书包向门外走去。“小羽!”我听见宋允方的呼唤,但是却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外走。我不懂感情?我没有任何的音乐细胞?开什么国际玩笑?不懂感情的人应该是他宋允方才对。他懂什么感情?他连我喜欢他都看不出来。居然还敢跟我说这样的话,我是谁?我可是雅典娜的小宇宙耶!是战力女神,是智慧女神……只是,只是我为什么要这么激动?我为什么要这么失落?当我终于回过神,转头望向身旁的玻璃橱窗时,茶色玻璃上我的倒影十分清晰。“哟,这就是你们家小白啊?长得可真漂亮!”“苏经理,这是您女儿吗?长得可真是标致……”“香妹,又带你们家漂亮女儿出来逛街啊?”“喂,这个就是我们学校新来的校花吗?果然不错啊!”我看着窗户上的自己,视线一点一点模糊起来。什么狗屁标致,什么漂亮,我才不稀罕呢!谁喜欢谁拿去好了。上帝,你这个死老头,我只是想聪明一点,有天赋一点,至少……像那个许言甜一样,给我一双像水晶凤爪一样的手,也可以和宋允方的手一起,并作一对,在黑白琴键上一起跳舞、碰撞……“如果走累了的话,就上车吧!”咦?我猛的回过头,一辆黄色的山地车,正停在我身旁不远处。宋允方穿着蓝色格子衬衣,被风吹得略有些乱的头发,微微地倾向右边。“你刚才,一直跟着我?”讨厌,没事刺激我鼻子干吗?“我只是刚从这边的小街里走出来,看你一个人对着镜子臭美了半天而已!你们美女是不是都是这样自恋?”“你……”我……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道。这家伙是天生的泡沫灭火器吗?为什么每次都要在我满腔热情、满心欢喜的时候,给我来上一盆冰腾腾的冷水?我一屁股重重地坐到后座,小声地骂道:“什么小豆子,明明就是小呆子。我讨厌死你了!”“呃?”宋允方回过头:“你说什么?”“没什么,开车了!笨驴子!”我没好气地吼道,谁有纸笔的话,借来用一下。我要在脸上写四个字——生人勿近!“哇,你这两天吃火药了?”方芳在我今天第四次河东狮吼后,终于露出怕怕的表情。我低下头,赏了她一个绝对原装正版的白眼,低下头不想说话。第七次了,第七次了,我已经第七次看到他们俩在互传小纸条了。这个死宋允方,看起来人模狗样的,还没事学人玩深沉呢!居然也搞这么幼稚的事情。传纸条!鸿雁往返,也不知道说了多少恶心肉麻的话了!“你最近斜视好像越来越严重了喔!有没有去医院检查一下?”见我不说话,方芳继续发扬她一不怕骂,二不怕打的坚强的八卦主义精神。我叹了口气,却不经意发现,宋允方的眼睛居然向我这边望来。连忙低下头,在纸上沙沙地写了起来。不过……这个好像是英语试卷喔?老师扔下一沓试题就跑去开会了。我居然在上面写1 1=2?……他还在看我耶!眼角的余光在发现这一点时,心里不自觉地转了一千个弯。于是抬起头,对方芳微微一笑:“我初二的时候好像借了你的《柯南》还没还喔!”“啊?”“是不是?”“好像是吧!不过……你不是说你没借吗?”“我借了!只不过被我搞丢了!嘿嘿!”我干笑两声,眼睛仍是不自觉地瞟回去。我今天出门没有照镜子,不过许绍兵不是说,我右侧四十六度角的时候是最美的吗?那么,现在这个姿势再借借外面的光影效果,应该……“我觉向你有必要考虑去看一下五官科医生之外,还去检查一下,你是不是得了三叉神经痛……”什么?我缩在荷叶袖里的双手迅速握成拳头,三叉神经痛?很好,我还颜面神经麻痹呢!再转过头去,果然,他已经在低头写试卷了。也许?他刚才根本就不是在看我?“我刚才真的笑得很难看?”“还好吧!只是比哭难看一点点!”“你说什么?”“别激动别激动,美人儿,你也知道,像你这样的美女,梨花带雨也是一种绝美的风景啊。所以啊,我刚才那句话绝对没有恶意……”这还差不多。“只是你刚才那笑,的确是太失水准了!”算了,指望这丫头安慰我,简直就是比登天还难。我认命的拿起修改液,擦掉刚才的涂鸦。“你该不会是在暗恋宋允方吧!”砰!我猛地从座位上弹了起来:“你怎么知道?”“咳咳!”方芳轻咳了两声,指了指两边,齐刷刷转来的目光,我连忙坐了回去,眼睛看着那些黑色的小蝌蚪:“组织上商量过了,你要是表现得好的话,组织上会考虑买套新的《柯南》还给你!”“外加《犬夜叉》,可以吗?”“可以!”我打得你“犬延残喘”、“形如夜叉”。“经过我这两天的观察,你每天看向那边的频率是92.22秒每次。而从那个角度望过去,不算那个书呆子白痴和那个一向看你不顺眼的母人妖之外,也只有宋允方那小子……”“真有这么明显?”“嗯!很明显!”许绍兵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阴魂不散的气质,果然符合他的“乱葬岗”的绝世好绰号。方芳也连连点头,跟许绍兵迅速站到同一战线,你一句我一句的小声交流起彼此的“暗恋宝典”。我头大地捂住耳朵,许言甜正笑呵呵地跟方芳口中那个“一向看我不顺眼的母人妖”说着什么,母人妖居然爽快地点头,紧接着……她,她居然跟许言甜换座位?然后,我就眼睁睁地看着她时不时地回过头问他什么问题,他们的头居然靠得那么近。我转过脸,发誓再也不看这两个人了。我是谁?堂堂音梵高中的校花耶!什么时候沦落到暗恋人的地步?还是暗恋一个有了“青梅竹马”对象的人?开什么国际玩笑?不过是个笑得比旁人特别一点,眼睛比旁人干净一点的男生罢了,有什么好“恋”的?想到这里,我用力地深吸了一口气,鼻子好像有点被堵住了。说起来,我好像很久没感冒了!今晚可以试试洗个冷水澡,病了就可以请两天假,就可以不用看这两个人,在我眼皮子底下……不对,我为什么要为了他做这种折磨自己的事情?不过就是有点难过罢了,我偏不让你看出来。我转过头,用力拍了许绍兵的肩膀一下:“放学后,我们一起打篮球好了……”“什么?”“你不是不打篮球的吗?”“我又忽然想打了?不行吗?还是你不愿意?该不会是佳人有约吧!”我故作失落的怨妇状:“好啊,亏你前两天还跟我告白来着呢……”许绍兵连忙摇头:“我哪有!什么加人减人的。打篮球是吧,没问题!不过你穿着裙子不太安全喔!我借我的运动服给你……”“得了吧,你那运动服,开学都一个月了也没见你拿去洗过一次。”方芳说着,夸张的捂了捂鼻子。许绍兵一听急了,连忙解释道:“怎么可能?我每半个月都会带回去洗一次的。今天正好是第十五天,借小白穿完之后,我就可以拿回去洗了……”我狂晕,趴在桌上,惨嚎一声:“你们别拦我,让我死了算了!”“老爸!你回来了!”我扔下书包,飞快地扑向客厅那个正坐在沙发上的人影,一把搂过他的脖子,用力在他脸上香了一下:“想死我了!”老爸笑得一脸宠溺:“乖乖乖!老爸也想死你了。那天走的太急,都没来得及跟我们家宝贝说再见呢!”“没见过你们这样的父女俩,没事搞得跟情人似的。你呀,这么大个女孩子,还跟你爸这么亲热。也不害臊,哼!”老妈端着切好的水果,一把把我从老爸身边拎开:“去去去。我跟你爸谈恋爱那会儿,你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呢。这儿不是你坐的地方,小孩子家的,回屋做功课去!”“爸!”我不依地撒娇,在我们家,从来都是我妈听我爸的,我爸听我的,归根结底,我才是老大。只有老爸不在,“食物链”才会逆转,现在……“说起来,我还有账没跟你算呢!”老爸神色一正:“香妹,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们家宝贝还小,你平时动不动就嫁不出去嫁不出的,说说也就算了,这次居然离谱到主动把女儿的照片拿出去送给人家……”“就是就是!”我一口咬下苹果的一小半,忙点着头。老妈一听,回过头就瞪向我:“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爸!”我继续撒娇,谄媚地把手中咬了一小口的苹果递给老爸。老爸也不客气,接过来就咬了一口,接着说:“好在我正好跟你同路,人家连门都不让你进,你居然还跟干什么似的,把照片往人家怀里塞……”“什么?”这下我可坐不住了:“老妈,你怎么可以这样?”这关乎到的可不是一般地的面子问题耶!“还好那个女的还算有素质,一听说我是你老爸,就把照片还给我了……”“什么?”这次换老妈坐不住了,“还给你?”“是啊!”老爸一脸理所当然,“你前脚走,我后脚就要回来了,谁知道,下午刚到家,照片一放下公司就来电话……”我的脸上一阵抽搐,所以……老妈说的被退回来的事,根本就是我们搞错了?也所以,宋允方那次才会不知道什么照片的事,他根本就没有骗我,也不是不敢承认……那么,我最初的心里不平衡,我的愤怒,其实……压根就是乱七八糟的一堆巧合。而我,居然就因为这一堆巧合,莫名其妙地注意到他,甚至……在长满香草的广场,你身后的少年,他是你的爱人,在你今后的岁月里,他必将用月华般的光芒守护你安然睡去。在流星坠落的夜晚,漫天纷飞的星语是你们纯真爱恋的见证,爱美的天使诞生后的十七年之夜,邂逅的第一个人,就是你的天堂港湾……我忽然神经质般地想起当初,那个白衣男子的话,如梦靥般再度响起在耳边。难不成,这一切,真的早就在冥冥注定?“铃——”“我去接电话。”我心慌意乱地站起来,走到电话机旁,“喂?”“羽白姐姐吗?”“可可?”“是我是我!”可可激动得很,“你好几天没过来玩了,为什么?你知道吗?我哥这几天带了个女孩子回来,不过我一点不喜欢她……,你过来玩好不好?”

“没事了,没事了!”老妈一边拍着我的肩膀,一边帮我扯过一团纸巾:“真是造孽喔!这么小就失恋了,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留下阴影!”“妈!”我郁闷地带着哭腔吼道,难得她会这么温柔地安慰我,居然还说这么破坏气氛的话。老妈睁大眼睛,一脸同情,“我知道,我知道的。哭完就没事了啊!你可千万别有什么傻念头啊。”“你别添乱了,女儿不是那么脆弱的人。”我连连点头,还是老爸了解我。“你知道什么?没看昨晚的新闻吗?现在人的承受能力都不如我们那个时候了。据说,青少年自杀率每年都在翻倍地长。我可就这么一个女儿,万一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妈!”我止住眼泪,她再这样下去,等下是不是要换我来安慰她?“行了行了,我不说了我不说了!”老妈抬手,帮我擦干净眼角的泪珠:“好女儿,有骨气!这天底下好男孩子多的是,咱才不稀罕这一个呢!”“嗯!”难得有跟老妈站同一个阵线的机会……“话说回来,允方这孩子也的确是不错。也不知道他们宋家是祖上积了几代的德。女儿儿子都这么优秀。又懂礼又秀气……”“爸!”我郁闷,她这样算是什么意思嘛!老爸清了清嗓子:“好了好了,听我说两句。小羽,我和你老妈都是很开明的,不过呢,早恋这种事,如果心态没有摆好,在情绪上还是会产生极大的影响的。到时候,影响了学习可就是一辈子的事。”“那是,当初我要不是早恋的话,也不会落得现在这个地步。”“你那是家里穷读不起,跟我好像没关系吧!况且,你中学都没毕业,我认识你的时候,你都22了!”老妈一听道:“话不能这么说,我那时候要是不那么早结婚,就凭我这长相,这条件……”老爸拉过我的手,趁老妈自我陶醉的工夫,把我带到了书房。“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些事情,耽误你的学习。况且你们现在都还小,经历的这些,都只是人生的一种历练。”“我知道!”我点了点头。老爸这才放心:“你也不算小了,读高中的人算是大人了。要能对自己的事情负责,也要能对自己的决定负责。感情的事是每个人都不可避免的,抱平常心去面对,顺其自然的好。越是强求,或者越是刻意,都只是在为难自己,有的时候,反而会适得其反的。”“怎么在客厅说的好好的,又转移到书房了?”老妈推门走了进来,“在说什么大道理,不能让我听的?”我和老爸相视一眼,都无奈地摇了摇头。老妈见我和老爸都不说话,遂自己找了个台阶,上前拍了拍我的肩膀:“没事的,乖女儿。天大的事,放上三天,也会变成小事了。你老妈我当年身经百战,百折不挠,别的女孩子十八岁就嫁人了,你老妈我,左挑右拣的,直到二十二岁才遇到你老爸……”“那你还敢说自己早恋?明明就是差点做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婆!”“嘿,你这孩子,说什么话呢?就你老妈这长相,这身材,从来都是我在挑人家的,什么时候会轮到我做老姑婆?再说了,你现在这一身美丽智慧,可都是我……我和你老爸的优良基因创造出来的呢!”我皱了皱鼻子,不再答腔。算了,偶尔让她臭屁下也无所谓,这年头,当老妈也不容易。老妈见我不理她,便跑到老爸那儿诉苦撒娇去了。眼看着,一家三口呈现难得的天伦之景,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没错,苏羽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楚帅开着跑车来学校接我?”“嗯,还在学校门口呢。车上还挂了个老大的热气球。上面写着‘苏羽白,我爱你!’”方芳捂着胸口喘着粗气。搞什么?这就是这些女生用这种异样眼神看我的原因吗?楚帅爱我?开什么国际玩笑啊!我一把推开方芳就往学校大门方向跑去。我刚到学校门口,就看见不远处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让一下,让一下!”我用力拨开人群,好在学校认识我的人不少,一看到主角上场,居然也都主动清出一条路来了。没错,方芳说的没错,我的眼睛也没看错。学校门口停着一辆超炫的宝马,车上挂着一个巨大热气球,上面的的确确写了六个字。而且主角的的确确是我。此外,还有许多的气球从车窗里飘出来。“你在搞什么?”“放气球啊!”楚帅倚在车窗外,看着那些五颜六色的气球往天上飘。“哪来这么多气球?”“里面有三个工人在吹啊!”“那你发什么神经啊?”“向你示爱啊!”楚帅终于低下头正面对上了我的眼睛。他的眼神,不同于以往任何时候。微微皱起的眉头,还有平时微笑的唇角,也只是略微勉强地向上提着。“你觉得我会相信吗?”“那不重要!”他笑了笑,这一次,是明显的苦笑:“这些人都看到了。马上,在音梵高中,你就会成为最焦点的人物。有个有钱的男朋友,对你死心踏地,浪漫得一塌糊涂,很不错的剧本,是吧?”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向车窗里望去,果然前后都坐着人,正拿着气筒在吹气球。“出来,不许吹了!”“可是……”“我说不许吹了!”“算了,听她的吧!”楚帅挥了挥手,那三个人点点头,推门便走了出来。我转过身,“你最好给我一个好的解释。”周围的人都议论纷纷地看着我们,我还来不及再说什么,就被楚帅一把拉进了怀里,塞进了车里。人群中,有惊呼声,楚帅跟着我进了车厢,冷冷对司机道:“开车!”“是,少爷!”人群倒退,风景倒退,我的大脑还停留在数秒前闹哄哄的状态,似乎还是有很多人在我的耳边说着什么。“我有没有权力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昨晚不是还屁颠屁颠的去做人家的后备情人吗?怎么只是一夜不见,女主角就变成是我了?你移情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楚帅回过头,静静地看着我的脸:“对不起!”见鬼了,为什么这几天每天都有人在跟我道歉。到底有没有人能告诉我,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甜甜说,只有这样,她才能安心!”“你说什么?”我难以置信地望着他,“许言甜她疯了吗?她凭什么要求你这样做?”“其实我们也的确很适合的不是吗?”楚帅露出一抹苦笑:“反正我们两个都是被抛弃的。如果这样真的能让他们幸福的话。”我拿起车后座的一个布偶娃娃用力向他砸去,“去你的幸福。许言甜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原来,你喜欢的人就是他。”“那又怎么样?”“他对你,就像甜甜对我。他们都是太善良的人,就算不爱我们,也不希望我们因为他们难过!”“所以就要把我们两个送出去吗?”我大声地吼道,全身力气像是被抽光了似的软了下来。楚帅轻轻拉过我的手:“如果你确实不愿意的话,我不勉强你。只是如果你不想他们两个在一起有阴影的话,还是也找个男朋友的好。”“这算是哪门子的幸福?我凭什么要为了成全他们而跟一个不喜欢的人谈恋爱?这根本毫无逻辑可言,你懂吗?”我大声地叫着,双手在空气中无力地挥动。楚帅看了我一眼:“喜欢一个人,不就是要看着她幸福吗?我以为你知道。”我愕然,双唇颤抖了一阵子,终于还是没有说出话来。“祝福有许多种,心痛却尽在不言中。请你一定要比我幸福,才不枉费我狼狈退出。再痛也不说苦,爱不用抱歉来弥补,至少我能成全你的追逐……”车上的广播里,适时地飘来一首这样的歌,我闭上眼睛,有两行眼泪以失控的速度下滑。请你一定要比我幸福?我的退出真的就是你的幸福吗?那这么说来,我的存在岂不是成了你的不幸?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空荡荡的走廊上,白瓷地砖光洁锃亮地照出我的影子。我小心翼翼地走着,经过琴房打开的大门时,一时失神地站在门外。眼前仿佛还看得到宋允方坐在那儿弹琴时的样子。他的手指那样修长,跳着,跳着,忽然就多出了一双手,那是许言甜的。是的,许言甜的。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喉间有一阵异样的咕声,我摇了摇头,吸了吸鼻子,往音乐教室走去。让我讶然的是,居然在教室门前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宋允方,他倚在门边的墙壁上,身后的走廊又深又长,长得好像还有好远好远都看不到尽头似的。从走廊外照进来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他颀长的身形在阳光下显得更加清瘦高大,我不自觉地想,我站在他面前,应该只是刚好到他的腋下吧。不像许言甜,她比我高,又总是穿着走起路来会响的高跟鞋。我看过他们走在一起的背影,很多次了。她刚好到他的肩膀,那么般配。许言甜,许言甜,什么时候,她竟这么直接地横在了我和宋允方之间了?我故作轻松地从他身边走过,伸手要推开门,却被一双大手牢牢地捉住。“你……”我的惊呼隐在唇角,宋允方的左手向前一搭,将我严严实实地锁在了他的臂弯里。呼吸困难,这个……这个不是电视里那些情人们才会发生的事情吗?原来我也可以经历。我还以为会有多浪漫呢。原来,也不过如此。只是呼吸有点困难,只是被压迫感有点强烈。只是觉得,走廊的风好像小了很多;只是觉得,他的呼吸像羽毛一样,纷纷扬扬都落到了我的鼻间;只是觉得……“你真的在跟那个楚帅交往吗?”宋允方开口,声音略有点沙哑。我低着头,一眨不眨地看着我的脚尖,想它是一朵花,或是一棵草,“跟你有关吗?”“为什么?”“为什么?这不就是你所希望的吗?既然我们的存在是你们的负担,那么,把你们的负担集合在一起,不就能让你们的幸福心安理得了吗?”宋允方皱了皱眉,眼里是浓得化不开的忧伤,“我听不懂。”“听不懂就去问许言甜,问问她,她做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扯进小言?你对她,真的有这么深的偏见?”宋允方看着我,面露失望之色。我觉得自己像个被人喂了一大碗黄莲水的哑巴似的,转过头去,气自己现在喉头肿胀,气自己居然也会有说不出话的时候。“你说的没错,我对她有偏见,不过不只对她,还有你。你知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你?从你一出现到现在,我的第一名的成绩不保,紧跟着,又出来了个许言甜,她一来,我的校花宝座也拱手让出了。我讨厌你们,你知道吗?”“是这样的?”他撑在我脸旁的右手缓缓地垂下,“那个楚帅,他以前很喜欢小言……”“那又怎么样?你以前还不是一样对我很好?你骑着机车带我兜风,你告诉我你以前经常在海边看到我,你让我觉得,你是不是有那么一点喜欢我。可是许言甜一出现,这一切就变了。”我像是饥饿已久遇到了一家快餐店一样,把心里郁结的话全都滔滔地说了出来。虽然这里面,带着那么几分言不由衷,但那又如何?宋允方摇了摇头,“小言不是关键,关键是,你根本不懂我。”“我为什么要懂你?凭什么要懂你?谁想懂谁去懂,许言甜喜欢的话,就让她去想,去头痛,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每一句话都要把小言扯进来?你就这么讨厌她?那个什么见鬼的校花宝座就这么重要?你一定要这么虚荣?”我一愣,像被闪电击中般望着宋允方。他刚才说什么?他说我虚荣?我,苏羽白,会和爱慕虚荣划上等号?泪水一层一层弥漫上来,我仰起头,望着空洞的天花板。我不会倒立,所以不想让人流泪的时候,我就会抬起头。另一只手缓缓垂下,我闭上眼睛,身后的墙壁冰冷,深秋的风真的开始变冷了。宋允方离开的脚步声在不远处响起,一下,两下,渐渐远去。不受控制的眼泪,纷纷地滑出眼角,落进耳窝里。冰冷而又滚烫。“宋允方!”我对着他的背影大声地叫了出来,宋允方停住脚步却没有回头。“我讨厌你!”我讨厌你!我讨厌你!走廊里,有回音被墙壁弹回来,在长长的空间里,此起彼伏……楚帅最近情绪低落,我更是好不到哪里去。所以没事的时候,两个人就像游魂一样,一起在街上游荡。“是不是快到冬天了?为什么我觉得越来越冷?”我紧了紧自己的外套,忽然又想起那夜在海边,宋允方为我披上衣服的动作。楚帅一脸同情地看了我一眼:“虽然我很想有风度地把衣服脱下来给你。不过你也看到了,我只穿了件衬衫,华梵从两年前开始,就不许市民光膀子在街上转悠了。”我没好气地赏了他一个白眼,看了看前面灯火通明的超市:“不如去超市转转吧,挡挡风也好啊!”楚帅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于是我们俩就这样一前一后地晃进了超市。“这种好吗?你好像很喜欢吃这种口味的。”“随便,都好!”“那就拿这种好了!”我和楚帅同时回过头去,在食品专柜前,许言甜正推着购物车,一脸笑容灿烂地侧着头跟宋允方说着什么,反观宋允方似乎略有些心不在焉。“糟了,快闪!”我一把拉过楚帅就想跑,谁知道,许言甜的呼唤已经像是诅咒般响起,“楚帅,羽白!”楚帅看了我一眼,咬牙切齿道:“刚才是哪个白痴提议要逛超市的?”“你有权反对的,谁让你弃权。你要是有立场一点,就不用这么尴尬了!”我用力掐了他一把,发泄一下悔意。转过头来看向许言甜和宋允方时,脸上堆出了一脸笑容:“这么巧啊?小两口一起逛超市?”“是啊!我们准备等下去看电影的,怕会无聊,所以买些小零食。”“真是浪漫啊!”我皮笑肉不笑地拉过楚帅:“有没有什么话要跟你的小甜甜说啊?”

本文由美洲杯冠军竞猜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篮球世界杯冠军竞猜第九章 塔罗天使的十二法则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