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集团文学 2019-10-23 12:1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洲杯冠军竞猜 > 集团文学 > 正文

第八章 塔罗天使的十二法则:暗夜之星·神使 雪

铃——我脑中警铃大作,看来,事情有些不妙!这个女人?难道就会是我传说中的情敌?“你知道吗?我刚才有些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可是一看到你的眼睛,我就确定,你一定就是小豆子!”什么小豆子、小苗子?哼,看来这两个人果然有鬼。“呵呵!我也有些讶然,起初还不太敢确定。毕竟,你小时候总是留着那么长的头发,又总是跟在我后面,还老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没想到,长大以后,居然出落得这么漂亮!”居然敢当着我的面,夸别的女人漂亮?等着瞧,宋允方,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亏我……亏我还为了上次的事情对你心怀愧疚,原来你背着我,还有个青梅竹马。小时候?总是跟在他后面?5555555555~为什么那个人不是我?要是是我的话,我一定天天跟在他身边当个跟屁虫,管他什么小甜小糖,一定把她们有多远推多远。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上帝,我恨你!“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许言甜的声音明显沉了许多,语气带着几许小心翼翼的试探。“还好!”哼,还好!没有问她好不好,这样看来,很有可能是这个许言甜在一厢情愿嘛!“你呢?我记得我离开的时候,你们家刚搬了新房子,现在一切都好吗?”我郁闷地放下课本,用力吸了一口面前的可乐。我现在是在干什么吗?拿这么大一本地理书遮着我美丽无双的脸,还要把头发放下来,把自己搞得跟披头散发的贞子似的。放着我的大好太阳不晒,却历尽艰辛地跟踪来到福利社,我这么牺牲形象,难道就是跑来看他们两个“旧情复燃”吗?不行!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我深吸一口气,迅速从包包里掏出小梳子把头发整理好,第四次照了照镜子,确定的确是美丽得让人窒息时,才扭着我春风般的柳腰,走到宋允方面前。“咳!咳!”两个聊得正起劲的人显然被我这个不速之客吓到了,许言甜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你……”“宋允方同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似乎还是我们班的数学课代表吧!”“嗯!”宋允方不动声色,迅速移开望向我的视线。“那么,就请先原谅我这个班长的不识时务,打扰二位叙旧。是否可以请您先跟我回教室,把这一周的测验结果总结汇报书交给我?好让我及时交给班导呢?”我一脸公事公办口吻,就差没在脸上架副黑框眼镜,穿上全黑的工作套装了。“好!”宋允方爽快地站起身。小样,算你识相,哼哼!我得意地转身,但却没有忽略方才许言甜望向我时,审视的目光。是审视耶。她凭什么用那种眼光看我?哼!看来这个女人对我的小豆子,不,是对我的小方子,果然是有所企图的!“甜甜,那我先回教室了!”虾米?他叫她什么?甜甜?我错愕地转过身,许言甜献上明媚的笑容说道:“好,豆子,我放学可以跟你一起走吗?”“那怎么行?难得我们班转来新同学,大家都在商量着为你办个迎新会呢!怎么可能一放学就让你走呢?”我连忙堆出一笑热情的笑意,想争取跟我们家小方子单独相处的机会?窗户都不会放给你的。宋允方看了看许言甜,又看了看我:“你不是要报告书吗?现在可以走了吗?”“当然可以!”我点头,迅速上前,眼角的余光注意到许言甜似乎有意跟上来,连忙拧腰走向一旁一个拿着包方便面看着许言甜啃了很久的男生:“喂,帅哥,我们班新来的校花喔!听说还没有男朋友呢,好花堪折直须折喔!”男生闻言,看了我一眼:“咦,你不是苏羽白吗?”“没错,那个女生啊,是我们班新来的,叫许言甜,还不去跟人家打个招呼,留个好印象!”我强忍住他说话时向我脸上喷来的方便面味,笑得一脸单纯。再看许言甜已经站起来,向我们这边望来了。我一把拉住宋允方的手:“快快快,要不然来不及了!”宋允方倒是出奇的配合,并没有说话。在我第七次向后望去,还没有看到许言甜的身影时,不由得得意地松了口气,心中暗喜,刚刚那个男生果然够勇敢!“你不喜欢甜甜?”“什么甜甜?大男人甜甜、甜甜地叫,你也不嫌恶心!”我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这家伙难道不知道这种叫法有多亲昵吗?“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她家就在我家隔壁!”那又怎么样?了不起吗?没听过后来居上吗?哼!“后来我爸爸出事后,我被宋家收养……我和她就失去联系了!”瞧这语气,惋惜不已的。哼!活该!这叫有缘没分!从小在一块长大的都能分开了,哪像我跟你啊?那可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呃,那个,好像有点牵强的意思啊!但是,但是不管怎样,也不及我跟你有缘分啊!“你不说话,有在听我说话吗?”他忽然靠近我,淡淡的薄荷香,近在咫尺。我的心顿时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我……我当然有听了!”“你在脸红吗?”什么?脸红?怎么可能?我的手下意识摸了摸,天哪,真的好烫!再抬头,他,他为什么用那样的眼神看我?那是什么意思?他在笑话我!岂有此理!我抬脚用力踹向他:“你这个笨鹅,谁允许你这样看我了?再看当心我叫我的亲卫队队长一拳把你打成国宝!”完蛋了,我的心跳好快啊!不行,我逃也似地向前跑去,只听他在身后大声地叫道:“喂,你不是要报告书吗?”什么狗屁报告书啊,我这个班长可是被许绍兵他们乱投票投出来的。除了有好处的时候我会站出来吼两声之外,什么时候见我处理过公事?“留着你自己慢慢研究吧!”我得先找个地方,把心跳恢复过来,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死于心跳超负荷跳动!可怜我,还没结婚呢……“许同学,听说,你是从升梵高中转过来的是吗?”“什么许同学,说着那么见外,叫小甜就好了。是不是,小甜?”“找死啊,小甜是你叫的吗?叫言甜就好了,没事少在这里套近乎!”我坐在座位上,看着许言甜对着所有人微笑,拿着笔的手有意无意地在纸上写着一些自己不认识的符号。哼,嚣张什么劲?对谁都笑多没品位?她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做性格啊?对喜欢的人也笑,对不喜欢的人也笑,把自己搞得……搞得跟风尘女子卖笑似的。呃呃,这样骂,会不会有点损啊?“小白!”许绍兵拿着一瓶可乐递给我:“你别理他们了,这些人太没眼光了。”看着眼前这个依然一脸疙瘩,但看起来却不失憨厚的男孩子,我第一次觉得有点感动:“你怎么不跟他们一样去讨好她?”“在你眼中,我就这么没品位?那种女孩子,跟你没得比的!你不必为这种事情难过!”“我才没有难过呢!”我只是有点嫉妒而已。就算再怎么不在乎,前天还是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昨天就忽然跳了个人出来抢走了我亲卫队中的一半队员。许绍兵看着我的脸,神情一整:“小白,我知道你永远都不会喜欢我。不过……没关系,我只是很喜欢你,也许这种喜欢,并不能称之为爱。但是,你身上有种特别吸引我的东西。好像,跟你在一起,会不自觉得高兴。你就像……像块香喷喷的玉米面包,从你身上,能散发出一种很特别的能让人开心的东西……”“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很不适合背情书?”我笑得没心没肺,抬手就戳向他的额头:“拜托你下次,想告白之前要尽量对着镜子多练习!”许绍兵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只是一仰脖子把自己瓶中的半瓶可乐一口气喝了下去。“看你们聊得很开心,不知道是不是有打扰到二位?”许言甜精致的脸庞忽然在我们面前摆成了个特写:“羽白班长,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可以吗?”“呃?”“是这样的,刚刚高二的伟宏学长送了盒巧克力给我。不过……我从小吃甜食就会胖,不像你身材这么好,所以……”我的眼睛小心地眯了起来,她这是什么意思,挑衅吗?“我就说嘛,原来是陈伟宏那个变态送的巧克力啊!许同学,怎么说,咱俩都同姓,有过同一个老祖宗。别怪我没警告过你喔,你新来呢,还不知道,不过我告诉你之后,你以后最好多长个心眼。咱们学校啊,只要是长得有点姿色,上至高三的学姐,下至你们这些小学妹,他是宁可错送一百,不会放过一个的!全校吃过他巧克力的女生不知道有多少呢!”许绍兵说着,一把拿过许言甜放在我面前的巧克力:“这种虚情假意的恶心东西,我们小白吃了搞不好会弄脏她纯洁的小心脏。还是我替她解决好了!”说完,不等许言甜说话,许绍兵拿着盒子就叫了起来:“喂,弟兄们,小白请大家吃巧克力喔!”“耶!”教室里又是一阵欢呼,我抬起头,看着许言甜略有些薄怒的眉宇,微微一笑:“不好意思喔!我们班的同学一向是亲如一家的。像你这样的美女,虽然暂时还无法融入,但是很快应该就会适应了!”我起身轻轻拍了拍手:“好了,不打扰你这个新任校花跟大家沟通联络感情了。只有一节自习课了,我上不上都无所谓,就先走一步了!”我走了两步,又故作无心地回过头:“对了,你知道允方新家的地址吗?他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吧?呵呵!他现在还有个妹妹,叫可可,很可爱的。我跟她约了一起去逛街,下次带你一起去吧!”我转过头去,不理会她脸上的表情。哼,想跟我斗?也不打听打听,我雅典娜的小宇宙会是那么好欺负的善类儿吗?从现在开始,苏羽白的爱情保卫战,开战!“你不回去?”放学铃一响,方芳就收拾书准备回家。见我还没动静,便问道。我摇了摇头,明天还有一场音乐考试。我有好久没有练习了,就算是临时抱佛脚,没准也能抱出个高分的。“我待会儿要去音乐教室,明天还有考试呢!”方芳转头看了看外面,煞有介事地问道:“咦?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吗?我们骄傲的公主居然也有要复习功课的时候?”“你再不走的话,当心你的如意情郎被人拐走喔!”被我这么一提醒,方芳也不客气,拎着书包就往外跑。“花痴一个,明天考试看你怎么办!”我帮她把没来得及放好的椅子放回原位,这才走出教室。傍晚的夕阳,像七彩的熔炉一样把天边的云彩染成各种颜色,轻轻地舒卷着。我哼着自己随心“谱”出来的小曲,沿路跟人打着招呼,看着所有人都在往学校外面走,一想待会儿自己可以霸占整个音乐教室,就有点兴奋不已了。耶!我的小提琴……咦?琴房的门半开着,隐约的钢琴声从琴房里传出,旋律唯美而又忧伤,虽然我们学校琴房的隔音效果都很好,不过从半掩的门内传来的琴声还是让我顿住了脚步。这是……《致爱丽丝》?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学校有人能把这首《致爱丽丝》弹得这么好?是老师吗?我轻轻地探了半个头进去,正对着我的,是一个熟悉的侧脸。他穿着和其他所有音梵高中男生一样的深蓝色校服,微闭着眼睛,手指在键盘上有节奏地跳跃着。仿佛那些黑白琴键是他的恋人般,神情陶醉,俨然不知道外面还站了个人。是他?宋允方?我怔怔地弯着腰,虽然,班上的同学都知道这家伙作文写得好,各科成绩也很好。自从他出现之后,我第一名的成绩就被他抢得一点反击的机会都没有。每次都比我多好几分。可是我实在没有想到,他最了不得的是,居然是能把钢琴弹得这么棒。“怎么?没有想到吧!”一个陌生的又有点熟悉的女声在我声后响起:“小时候,我和小豆子都在同一个老师那里学琴,他其实从小就有很明显的音乐天赋。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都才六七岁。每个周末都一起去上那个男老师的课,因为只有一架钢琴,所以,经常是我用右手,他用左手。但是每次我们都能配合得很好……”我转过头,虽然心里知道这个时候表现出醋意是极不恰当的举动,但是心里却像堵了团棉花似的,不吐不快:“是吗?那还真是可惜。这么说来,你们还真是名副其实的有缘无分噢?”许言甜似乎并未听出我的言外之意,仍是笑得一脸灿烂:“你知道吗?小豆子小时候根本没有现在这么帅的……”“虽然很高兴能有两个美女同时在一起讨论我,不过背后说人坏话,似乎不是什么好事?”琴房里,传来琴盖合上时的微响。宋允方站起来,双手很随意地插在裤袋里,耸了耸肩:“怎么?进来听不比在外面偷偷摸摸的好吗?”“什么偷偷摸摸?我只是要去那边的音乐教室拿小提琴,路过而已!”我火大地吼道,脑子里,眼睛里,都只看见两个六七岁的小孩子,坐在高高的琴凳上,一边摇着脚丫子,两只手像跳舞似的在键盘上起起落落……55555555555!光是想想,都可以气得我吐血了。“我承认我偷偷摸摸,不过你很不够意思喔!不邀请我去你家玩也就算了,居然,还背着我一个人偷偷跑来练琴!”许言甜一转身,把我挤到门的夹角里,走到宋允方面前,抬起那只白得像水晶凤爪的小手戳了戳宋允方的胸膛。我砍,我剁,我踩!宋允方并不说话,只是转过头看了看我:“你不是要去拿小提琴吗?”“是啊!”他这是在下逐客令吗?哼,我偏不走,绝对不能给你们留下任何单独相处的机会:“不过,我刚才听到一阵刺耳的琴声,现在没什么练琴的心情了。我想……我想去你们家,我好几天没看到可可了。”“是吗?”宋允方挑了挑眉,眸间闪过一丝戏谑的笑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昨天你才和可可吃掉我们家冰箱里最后的一大包薯片……”“我也想去,小豆子,可可是你妹妹吗?我也想见她,我还特意给她准备了一份见面礼呢!”仿佛不甘心被当作透明人冷落一旁,许言甜大声地附和道。我转过身去,小声地嘟哝了一声:“跟屁虫!没主见!”

宋允方拿起一旁的书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明天还有音乐考试。小言你是新转来的学生,可以不参加这次小考。我把我家的地址抄给你,你先回去吧!我也想练练小提琴,苏同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小提琴组的组长好像是你?”“没错!不过我还在考虑要不要借琴给你练习!”HOHO!再一次的公权私用,让我终于体会得到,那些贪官污吏们为什么会不惜千金一掷,也要爬向上一层。许言甜的脸明显黑了黑,但旋即又恢复过来:“既然这样……那还是等明天吧!明天考完试,放学之后,我去你家玩!OK?”“没问题!”宋允方爽快地点头,走到我面前:“可以走了吗?班长?”“嗯!”我半仰着头,臭小子,算他识相。小言?我还小味精呢!小盐,小盐。听起来好像比小白好不到哪里去嘛!哈哈,不错不错。“那我们先走了喔!‘小盐’,明天见!”我趁机一把拉过宋允方的手,头也不回地冲出琴房。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你的小提琴的确拉得很不错!”一曲《秋日私语》终了,宋允方低声地称赞。我得意地扬了扬下巴:“那当然,小时候刚开始练的时候,教我小提琴的老师说我的小指不直,不适合学小提琴。我偏不信邪,每天都练得手指头发硬,结果啊,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听得出来!”宋允方认真地点了点头:“你有让人大跌眼镜的天赋。”“那当……”呃?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我转过头:“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当然是夸了!呵呵!”他笑了笑,上扬的唇角和眼睛都弯成了完美的弧度。我们隔着一张桌子,面对面地坐着。我眼珠一转,不怀好意地把脸凑了过去:“那么,如果我这么优秀的人,想拜你为师的话。对你而言,一定也是一种莫大的殊荣了,对吧?”宋允方皱了皱眉:“所以呢?”“所以,以后你每天放学都教我弹钢琴好不好?我……”“不好!”宋允方毫不犹豫地摇头,半点没有要给我面子的意思。“为什么?”“你手指太短,不适合练钢琴!”“哼!”我恶狠狠地一拳捶向他的胳膊:“少瞧不起人了,我学小提琴的时候……”“那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的?不是说过勤能补拙吗?我就不信……”“你的小提琴的确是拉得很不错,但是如果你有跟人比较的话就会知道。你的琴声里,完全是死气沉沉的技术性音符。也就是说,你其实没有任何的音乐细胞,你只是……”“不用说了!”我腾地一下站起来:“你的意思是在说,我根本不懂感情吗?”宋允方抬起脸,以仰望的姿势正视我的眼睛:“是的,你还不是很懂感情。”从小到大,除了长得漂亮一点以外,几乎从来没有人夸过我聪明,夸过我有天赋。惟一让我骄傲的就是,我用我的刻苦打破了那个骄傲的小提琴老师说我不适合练琴的评价。可是现在,这个从一出现就跟我作对的宋允方,居然敢在我对他生出了些微好感之后,说我不懂感情?没有音乐细胞?还有什么比这更能打击我的事吗?我咬牙切齿地说:“你以为你是什么人?贝多芬吗?你凭什么质疑我的能力?我没有音乐细胞?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我只是实话实说。如果你肯仔细听听你的琴声的话你就知道。任何音乐,光有技术细节上的处理是不够的,一定要投入真感情……”“不许说了!”我随手拿起一本厚厚的乐谱向他砸去,这几乎是我的习惯性动作。可是就在我扬着书要向他砸去时,我的眼睛正好也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神,干净,纯澈,不带任何矫揉。一秒,两秒,三秒……我放下乐谱,缓缓地拿起自己的书包向门外走去。“小羽!”我听见宋允方的呼唤,但是却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外走。我不懂感情?我没有任何的音乐细胞?开什么国际玩笑?不懂感情的人应该是他宋允方才对。他懂什么感情?他连我喜欢他都看不出来。居然还敢跟我说这样的话,我是谁?我可是雅典娜的小宇宙耶!是战力女神,是智慧女神……只是,只是我为什么要这么激动?我为什么要这么失落?当我终于回过神,转头望向身旁的玻璃橱窗时,茶色玻璃上我的倒影十分清晰。“哟,这就是你们家小白啊?长得可真漂亮!”“苏经理,这是您女儿吗?长得可真是标致……”“香妹,又带你们家漂亮女儿出来逛街啊?”“喂,这个就是我们学校新来的校花吗?果然不错啊!”我看着窗户上的自己,视线一点一点模糊起来。什么狗屁标致,什么漂亮,我才不稀罕呢!谁喜欢谁拿去好了。上帝,你这个死老头,我只是想聪明一点,有天赋一点,至少……像那个许言甜一样,给我一双像水晶凤爪一样的手,也可以和宋允方的手一起,并作一对,在黑白琴键上一起跳舞、碰撞……“如果走累了的话,就上车吧!”咦?我猛的回过头,一辆黄色的山地车,正停在我身旁不远处。宋允方穿着蓝色格子衬衣,被风吹得略有些乱的头发,微微地倾向右边。“你刚才,一直跟着我?”讨厌,没事刺激我鼻子干吗?“我只是刚从这边的小街里走出来,看你一个人对着镜子臭美了半天而已!你们美女是不是都是这样自恋?”“你……”我……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道。这家伙是天生的泡沫灭火器吗?为什么每次都要在我满腔热情、满心欢喜的时候,给我来上一盆冰腾腾的冷水?我一屁股重重地坐到后座,小声地骂道:“什么小豆子,明明就是小呆子。我讨厌死你了!”“呃?”宋允方回过头:“你说什么?”“没什么,开车了!笨驴子!”我没好气地吼道,谁有纸笔的话,借来用一下。我要在脸上写四个字——生人勿近!“哇,你这两天吃火药了?”方芳在我今天第四次河东狮吼后,终于露出怕怕的表情。我低下头,赏了她一个绝对原装正版的白眼,低下头不想说话。第七次了,第七次了,我已经第七次看到他们俩在互传小纸条了。这个死宋允方,看起来人模狗样的,还没事学人玩深沉呢!居然也搞这么幼稚的事情。传纸条!鸿雁往返,也不知道说了多少恶心肉麻的话了!“你最近斜视好像越来越严重了喔!有没有去医院检查一下?”见我不说话,方芳继续发扬她一不怕骂,二不怕打的坚强的八卦主义精神。我叹了口气,却不经意发现,宋允方的眼睛居然向我这边望来。连忙低下头,在纸上沙沙地写了起来。不过……这个好像是英语试卷喔?老师扔下一沓试题就跑去开会了。我居然在上面写1 1=2?……他还在看我耶!眼角的余光在发现这一点时,心里不自觉地转了一千个弯。于是抬起头,对方芳微微一笑:“我初二的时候好像借了你的《柯南》还没还喔!”“啊?”“是不是?”“好像是吧!不过……你不是说你没借吗?”“我借了!只不过被我搞丢了!嘿嘿!”我干笑两声,眼睛仍是不自觉地瞟回去。我今天出门没有照镜子,不过许绍兵不是说,我右侧四十六度角的时候是最美的吗?那么,现在这个姿势再借借外面的光影效果,应该……“我觉向你有必要考虑去看一下五官科医生之外,还去检查一下,你是不是得了三叉神经痛……”什么?我缩在荷叶袖里的双手迅速握成拳头,三叉神经痛?很好,我还颜面神经麻痹呢!再转过头去,果然,他已经在低头写试卷了。也许?他刚才根本就不是在看我?“我刚才真的笑得很难看?”“还好吧!只是比哭难看一点点!”“你说什么?”“别激动别激动,美人儿,你也知道,像你这样的美女,梨花带雨也是一种绝美的风景啊。所以啊,我刚才那句话绝对没有恶意……”这还差不多。“只是你刚才那笑,的确是太失水准了!”算了,指望这丫头安慰我,简直就是比登天还难。我认命的拿起修改液,擦掉刚才的涂鸦。“你该不会是在暗恋宋允方吧!”砰!我猛地从座位上弹了起来:“你怎么知道?”“咳咳!”方芳轻咳了两声,指了指两边,齐刷刷转来的目光,我连忙坐了回去,眼睛看着那些黑色的小蝌蚪:“组织上商量过了,你要是表现得好的话,组织上会考虑买套新的《柯南》还给你!”“外加《犬夜叉》,可以吗?”“可以!”我打得你“犬延残喘”、“形如夜叉”。“经过我这两天的观察,你每天看向那边的频率是92.22秒每次。而从那个角度望过去,不算那个书呆子白痴和那个一向看你不顺眼的母人妖之外,也只有宋允方那小子……”“真有这么明显?”“嗯!很明显!”许绍兵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阴魂不散的气质,果然符合他的“乱葬岗”的绝世好绰号。方芳也连连点头,跟许绍兵迅速站到同一战线,你一句我一句的小声交流起彼此的“暗恋宝典”。我头大地捂住耳朵,许言甜正笑呵呵地跟方芳口中那个“一向看我不顺眼的母人妖”说着什么,母人妖居然爽快地点头,紧接着……她,她居然跟许言甜换座位?然后,我就眼睁睁地看着她时不时地回过头问他什么问题,他们的头居然靠得那么近。我转过脸,发誓再也不看这两个人了。我是谁?堂堂音梵高中的校花耶!什么时候沦落到暗恋人的地步?还是暗恋一个有了“青梅竹马”对象的人?开什么国际玩笑?不过是个笑得比旁人特别一点,眼睛比旁人干净一点的男生罢了,有什么好“恋”的?想到这里,我用力地深吸了一口气,鼻子好像有点被堵住了。说起来,我好像很久没感冒了!今晚可以试试洗个冷水澡,病了就可以请两天假,就可以不用看这两个人,在我眼皮子底下……不对,我为什么要为了他做这种折磨自己的事情?不过就是有点难过罢了,我偏不让你看出来。我转过头,用力拍了许绍兵的肩膀一下:“放学后,我们一起打篮球好了……”“什么?”“你不是不打篮球的吗?”“我又忽然想打了?不行吗?还是你不愿意?该不会是佳人有约吧!”我故作失落的怨妇状:“好啊,亏你前两天还跟我告白来着呢……”许绍兵连忙摇头:“我哪有!什么加人减人的。打篮球是吧,没问题!不过你穿着裙子不太安全喔!我借我的运动服给你……”“得了吧,你那运动服,开学都一个月了也没见你拿去洗过一次。”方芳说着,夸张的捂了捂鼻子。许绍兵一听急了,连忙解释道:“怎么可能?我每半个月都会带回去洗一次的。今天正好是第十五天,借小白穿完之后,我就可以拿回去洗了……”我狂晕,趴在桌上,惨嚎一声:“你们别拦我,让我死了算了!”“老爸!你回来了!”我扔下书包,飞快地扑向客厅那个正坐在沙发上的人影,一把搂过他的脖子,用力在他脸上香了一下:“想死我了!”老爸笑得一脸宠溺:“乖乖乖!老爸也想死你了。那天走的太急,都没来得及跟我们家宝贝说再见呢!”“没见过你们这样的父女俩,没事搞得跟情人似的。你呀,这么大个女孩子,还跟你爸这么亲热。也不害臊,哼!”老妈端着切好的水果,一把把我从老爸身边拎开:“去去去。我跟你爸谈恋爱那会儿,你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呢。这儿不是你坐的地方,小孩子家的,回屋做功课去!”“爸!”我不依地撒娇,在我们家,从来都是我妈听我爸的,我爸听我的,归根结底,我才是老大。只有老爸不在,“食物链”才会逆转,现在……“说起来,我还有账没跟你算呢!”老爸神色一正:“香妹,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们家宝贝还小,你平时动不动就嫁不出去嫁不出的,说说也就算了,这次居然离谱到主动把女儿的照片拿出去送给人家……”“就是就是!”我一口咬下苹果的一小半,忙点着头。老妈一听,回过头就瞪向我:“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爸!”我继续撒娇,谄媚地把手中咬了一小口的苹果递给老爸。老爸也不客气,接过来就咬了一口,接着说:“好在我正好跟你同路,人家连门都不让你进,你居然还跟干什么似的,把照片往人家怀里塞……”“什么?”这下我可坐不住了:“老妈,你怎么可以这样?”这关乎到的可不是一般地的面子问题耶!“还好那个女的还算有素质,一听说我是你老爸,就把照片还给我了……”“什么?”这次换老妈坐不住了,“还给你?”“是啊!”老爸一脸理所当然,“你前脚走,我后脚就要回来了,谁知道,下午刚到家,照片一放下公司就来电话……”我的脸上一阵抽搐,所以……老妈说的被退回来的事,根本就是我们搞错了?也所以,宋允方那次才会不知道什么照片的事,他根本就没有骗我,也不是不敢承认……那么,我最初的心里不平衡,我的愤怒,其实……压根就是乱七八糟的一堆巧合。而我,居然就因为这一堆巧合,莫名其妙地注意到他,甚至……在长满香草的广场,你身后的少年,他是你的爱人,在你今后的岁月里,他必将用月华般的光芒守护你安然睡去。在流星坠落的夜晚,漫天纷飞的星语是你们纯真爱恋的见证,爱美的天使诞生后的十七年之夜,邂逅的第一个人,就是你的天堂港湾……我忽然神经质般地想起当初,那个白衣男子的话,如梦靥般再度响起在耳边。难不成,这一切,真的早就在冥冥注定?“铃——”“我去接电话。”我心慌意乱地站起来,走到电话机旁,“喂?”“羽白姐姐吗?”“可可?”“是我是我!”可可激动得很,“你好几天没过来玩了,为什么?你知道吗?我哥这几天带了个女孩子回来,不过我一点不喜欢她……,你过来玩好不好?”

本文由美洲杯冠军竞猜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八章 塔罗天使的十二法则:暗夜之星·神使 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