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集团文学 2019-08-03 08:0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洲杯冠军竞猜 > 集团文学 > 正文

《东京百年史》读后感10篇美洲杯冠军竞猜:

美洲杯冠军竞猜 1

美洲杯冠军竞猜 2

《东京百年史》是一本由[美]爱德华·赛登施蒂克著作,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89.00,页数:728,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译书记》是一本由柳鸣九 [等]著 / 郭凤岭 编著作,金城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28.00元,页数:207,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东京百年史》读后感:???

《译书记》读后感:短评

不管哪种语言里,都很难找到一本书像日本研究专家、翻译家爱德华·赛登施蒂克对东京历史的经典叙述那样,不仅充满了一个城市及其国民的精神,而且渗透着作者的智慧。在这部不朽的名著中,作者凭借其对日本文化的渊博知识和深厚理解,以引人入胜的独特视角追溯了东京是如何从幕府将军的古老都市,历经明治、大正时代的沧桑巨变,转变为现代化大都市的。在带领读者仿佛身临其境地穿梭于百年东京的街头巷尾,感受它的各个街区如银座、日本桥等地兴衰沉浮的同时,通过各种令人惊叹的细节、详实的史料以及对日本文化的敏锐洞察力,揭示了近代日本为何能在积极吸收西方文化,成为世界强国之后,仍能将古老的传统文化延续至今的奥秘。

这是一本关于书的书。一本译者讲述他们的翻译故事的书。在本书中,柳鸣九等三十多位翻译家或从翻译缘起、译介及出版历程、原著或译著版本比较等方面介绍一本书的译介情况,或通过讲述译介过程中的点滴译事来回忆一本书背后的故事,或记录翻译过程中的甘苦心得、拾零翻译理论的宝贵经验……于我们而言,这些都是对我们日常所读的书的另一个世界的回首与展现。

《东京百年史》读后感:作家眼里的东京故事

《译书记》读后感:要想从事翻译的,先看看这本书吧。。

随着历史学日益专业化,如今的史书对普通读者来说恐怕已经越来越不友好了。动不动就是各种炫目的社科名词,密密麻麻的注释以及枯燥繁琐的理论分析。常常是兴致勃勃地打开一本书,结果望一眼后便敬而远之。

对翻译有了更深的感触。。。

作为一本非传统意义上的“史书”,《东京百年史》就没有这些问题。作者虽然不是历史学家,但却是搞文学的日本通。所以,一方面他的文字有很强的可读性,他用他那幽默风趣却又不失厚重的笔触把东京一百年的故事娓娓道来;另一方面,作者在行文时还穿插了许多东京的奇闻轶事和著名作家的作品选段。这便提升了书的文化品位和趣味性。有道是“作家是一个城市的良心”,他们用自己的回忆折射东京的历史,用自己的经历编织东京的变迁,透过作家的独特视角,读者也将看到别样的东京风景 。

在我们的阅读生涯中,一本书的阅读应是某种偶然与必然的结合,无论这本书以何种方式与你结缘,无论它给你的人生以怎样的影响,阅读本身,都已然成为你生命中的一个事件。

《东京百年史》读后感:东京的百年史——从江户改名开始

正如本书中的数十位翻译家,他们与一本书的相遇亦然是某种偶然与必然的结合,他们与某位国外作家的结缘,他们对一部外国作品的翻译,以及他们翻译过程中的甘苦心得,无不丰富着他们的译介生涯甚至人生境界。

为什么说每一个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大概是一个城市在漫长的历史中从一个没有生命的冰冷的无机物慢慢变成了一具仿佛有着自主意识的有机体吞噬着在其中的人们。街道、建筑像是构成了他的内部结构,而人是他的细胞,组成他又被他同化。总有几个城市会有一个公认的标签。

.S.日本文学的翻译家提到的很少。。。

如果你看过日本的综艺节目(特别是月曜这样的节目),会对日本“地域黑”这样的行为见怪不怪。每一个地区都有着被外地人或者本地人自己公认的一些气质。像是说到京都,有着千年古都气质的京都或许被认为是“最日本”的地方。而东京,因为太过复杂,很难将东京这个城市贴上某些特定的标签。这本书从江户时代讲到昭和,也就是1867-1989年,正好是日本经历现代化变化最大的时期。期间发生的大地震、火灾、明治维新,从物理的破坏和重建,到思想的破和立,带给城市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东京的百年史,就是从这个地区的名字从江户改为东京开始的。

《译书记》读后感:编后记

“江户称为东京,只是相对于‘京都’是西京而言。”伴随着天皇的到来,东京的“江户文化”被改变 了。很奇妙的这一段讲述了在现代也存在的一种现象:本地人对外地人大量涌入而改变当地文化和生活方式产生不满。

翻译工作,尤其是文学翻译,如果说它是一项“出力不讨好”的工作,是过于片面了,至少译者是可以讨自己的好的。讨自己的好,就是说能够满足或部分地满足自己的理想,抑或某种精神上的追求。这里说的是“至少”,是最坏的情况;好一点的,满足了他人的精神需求,那是译者的幸运,也是作为读者的他人的幸运。

银座,这条与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纽约的第五大街齐名的繁华街,作为一个为文明开化而建的商业中心、一个新时代的标志得益于1872年的一场大火。超脱于个体来看,正因为大火烧毁了曾经存在的一切旧物,才能在剧变的社会环境下以最好的形势重建。

从精神层面来讲,这本书中的译者应该是幸运的,这本书的读者也应该是幸运的。因为,书中涉及的作品大多都是和它们的译者或研究者的名字连在一起的,比如提到《堂吉诃德》我们会想到杨绛,提到《尤利西斯》我们会想到文洁若,提到《魔山》我们会想到杨武能,提到法语文学我们想到柳鸣九,提到德语文学我们想到叶廷芳,提到意大利文学我们想到吕同六……这难道不是一个从事翻译的人的最大幸运吗?当我们读到这些译者对其译作的翻译过程的书写,了解到这些作品翻译背后的故事,从而拓展了文学视野、产生了新的阅读冲动,这难道不是读一本书所能获得的可贵收获,难道不是一个读书人的幸运吗?我们说,一本书是否可以称得上是好书,重要的也是首要的一点,是它能否使你产生阅读的冲动,能否激起你阅读的欲望。正如我们的人生,有时候,欲望本身远比欲望的对象来得重要,不断地口渴,比不断地喝水,更契合人性的本质。幸运的是——我们既有喝水的欲望,又能不断地满足这个欲望。阅读亦如此。

这本书讲的内容很像研究报告,但是读起来并不枯燥。因为作者选取的着眼点很有意思。

然而,从物质层面、就稿费收入而言,搞文学翻译,无论是大家还是“小家”,译者的待遇是太低了。从某种程度上讲,翻译比创作要辛苦得多,而同为文化的传播者,译者不仅在收入上要远远低于作者,在地位上,也往往处于“幕后”的位置,得不到应有的重视。当然,相对于精神追求来说,物质上的满足似乎一直是不好拿出来说的,尤其对文化人而言更是如此。

美洲杯冠军竞猜,书中讲日本桥的一段:“严格意义上的‘日本桥’(にほんばし,Nihombashi)这座桥,既是这片地域得名的原因,也是日本所有道路的起点。各地离东京的距离都是从日本桥开始算起的。” 这样的豆知识大概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不过在你知道时,都会有一种“原来如此”的感觉。

编辑此书的目的之一,便是给我们的译者一个说话的平台。尽管有的译者或许已经不需要这样的平台,尽管还有很多译者尚未进入这个平台,我们认为这至少是一种对翻译工作者的尊重的态度,如果还能够起到激励译者、繁荣我国文学翻译事业的点滴作用,那就是我们的幸运了。

又比如说,日本曾经也是遍地“威尼斯”一样使用小船出行。交通工具的发展改变着城市的面貌。像浅草,曾经是坐船去吉原享乐的最后一站。谁知道现在作为观光地的浅草观音寺,曾经吸引的并不是虔诚的香客,而是寻欢作乐的人们呢?然而随着人力车的出现,原本依赖水路生意兴隆的地方开始没落了。描述当时人们对火车头的亲切举动“他们觉得它一定很可怜、很热吧,于是从路堤上取水泼到火车头上。”

《译书记》,金城出版社2011年4月出版。

这些内容都让人觉得很好玩儿。

《译书记》读后感:清雅散淡的《译书记》

当然如果你是个二次元爱好者、日剧爱好者,也能找到一些有趣的点。比如跟历史相关的一个梗会让你看到恍然大悟,特别是对于牵扯到近百年历史的作品,看后你会对目前的日本,特别是东京有更深的了解。

转自黑马(《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译者)博客——

不过对日本文化不了解的人大概会觉得比较难读。因为书中的地名和历史如果全无了解,会看得一头雾水吧。相反,只要对东京有着兴趣的人,一定会看得津津有味。

《译书记》出版了,收入了很多外国名著译者的翻译札记,不乏大家名家,也有中生代和新生代,应该说都是肺腑之言,如果读者想知道这些书的中文孵化者幕后的甘苦和出版的艰难历程,读这书一定能有很大的收获。我发现编者很有心,查到了这些人的生平简历,并依照出生年月的顺序编排文章目录,悄然为我们呈现了这支自发而成的无形的队伍的历史纵向轨迹,很是感慨。

《东京百年史》读后感:《东京百年史》与城市史书写的一点思考

从夏丏尊大师起到郭宏安先生止,大致可以说是“老前辈”,当然,这里面细分的话,从傅惟慈到张玉书这批人应该算第二代,从林洪亮到郭宏安为第三代,2-3代都是“49”后在翻译界影响最大的二代人,他们之间多为密切的师生兼同事关系,但还是有明显的“代际”区别,从文化知识结构和素养上考察还是略有差别。第二代在文革前基本成名,文革中惨遭厄运,文革后艰难崛起。而第三代则是文革前打好了基础未等起飞就偃蹇,经过文革历练煎熬,文革后以新生代的姿态成为翻译界的顶梁柱。这批人里杰出的翻译家众多,可能很多人没有写过翻译札记,所以很多该出现的人没有出现,如萧乾,叶君健,冯亦代,草婴,杨必,戈宝权,王佐良等大师。

说起东京,我的脑海中往往浮现出绚烂的樱花、整洁的街道、笑容可掬的妇人以及若隐若现的富士山,仿佛那是一个格外熟悉的城市。然而我从未到过东京,我对它的想象可能更多地来自电视和印刷品。事实上,东京在我的认知中不过是一系列“格式化”意象的组合,换句话说,每个人提到东京大致都能想到它们。根据Dean MacCannell的理论[①],我们所看到的只是东京的“前台”,而更为真实的“后台东京”是怎样的呢?它有怎样悲情或奋进的过往?当地人经历了怎样的喜怒哀乐?《东京百年史》给了我一个很好的答案。

林少华到黑马这几个50年代初到60年代初生人的译者很有趣,尽管年龄相差甚至8岁,按说应该是文化代际上的两代人,但因为文革的灾难影响,他们都在阴差阳错在1977年成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本科大学生,学了外语专业并一直从事这个职业。他们姑且算第四代。这批人中只收入了五个人的文字,的确有遗珠之憾。但翻译家都很少发表个人的翻译感想,都以写作专业论文为职业习惯,甚至可能认为那些论述翻译技巧和翻译理论或作家研究的文字更具有专业意义,忽视和轻视所谓“写在译本边上”的“余墨”,这是一种专业人士的误区。估计编者收集他们的“余墨”很费了心思而不得。

本书上部共分为六章,讲述了东京从江户时代末期到大正时代约五十年的历史。第一章“终结与开端”,作者由1923年的“关东大地震”引出了对下町、山之手这两个风格迥异的区域的介绍,并且通过倒叙的方式,追溯了江户时代末期的城市文化以及重要历史事件。第二章“文明开化”,展现了明治维新后,东京在城市景观、交通方式、市政设施、卫生状况等方面的变迁。第三章阐释了日本人如何在现代化的浪潮中既迎合时代需求而变革,又延续着传统的本土性特征,在“求新”与“守旧”的一番磨合后,最终选择了一种中西合璧的“双重生活”。个人认为第四章是本书最为精彩的部分,它探讨了被明治时期的改良精英视为“颓废堕落”“玩物丧志”的江户晚期文化,是如何在“文明开化”的旗帜下逐步走向衰落的。第五章“下町、山之手”,考察了明治维新以来,两个区域内部各个组成部分的社会经济变迁,并揭示了“权势”由下町向山之手的转移。在最后一章中,作者将时间推进至大正时代,梳理了这个相对短暂而稳定的时期内,东京在时尚追求、文学艺术、休闲娱乐、城市建设等方面的新风貌。

让我欣喜的是后六位60后和70后已经蔚然成家,而且现在的文学翻译这批人是真正的主力,也正在进入巅峰状态。这批人值得格外重视。

本文由美洲杯冠军竞猜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东京百年史》读后感10篇美洲杯冠军竞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