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集团文学 2019-07-20 21:1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洲杯冠军竞猜 > 集团文学 > 正文

好书推荐:严歌苓作品《舞男》作家严歌苓的新长

摘要: 严歌苓作品《舞男》作家严歌苓的新长篇小说,一场穿越在豪奢的上流社会和无望的底层之间的三角爱恋,洞烛世间幽微而不可捉摸的人性!好书推荐网(www.xiaoshuozhu.com)书讯:近日,严歌苓作品《舞男》由上海文艺出 ...

图片 1

图片 2

小说由两条线组成。主线是富商张蓓蓓和舞男杨东之间相差十几岁的爱恋纠葛,蛋糕店女孩丰小勉的加入,让这条线变成了三角恋。单说这样一个故事显然不足以撑起整个小说的篇幅,作者从一个亡灵的角度开始了小说的叙述,带出了副线:诗人石乃瑛与舞女夏之绿的乱世情缘。这是一个大胆的写作手法,两条线相互交织,两个年代相互交叉,隔空对话。

严歌苓作品《舞男》作家严歌苓的新长篇小说,一场穿越在豪奢的上流社会和无望的底层之间的三角爱恋,洞烛世间幽微而不可捉摸的人性!

张蓓蓓是这个社会的顶层,海归精英律师,一个人经营着40多个律师的公司,住好房开豪车,穿着不下于五位数,随便手指一挥,就开得起一箱80年代的红酒,交往的闺蜜们都是有海外背景的富婆们,说话夹杂着几个英文单词,一股高人一等的高傲味道。忙碌之外,跳舞好像成了社会中流行的娱乐方式,亦如今日的K歌、电影一般,在这样一个充满情欲的环境里,她阴差阳错的邂逅了年轻舞师杨东。这是一个四十多岁依然孤身一人的中年女性,遇见了年轻、青涩的有点害羞的大男孩,霎时间一种母性的爱怜兴起,她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杨东。

好书推荐网(www.xiaoshuozhu.com)书讯:近日,严歌苓作品《舞男》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据图书试用网编辑部得到的相关资料显示,严歌苓,著名海外华人作家之一。代表作品有:《小姨多鹤》、《第九个寡妇》、《赴宴者》、《扶桑》、《穗子物语》、《天浴》、《寄居者》、《金陵十三钗》、《陆犯焉识》等。作品获得国际国内的多项大奖。

我不想把这样的爱情称作“畸恋”,它并非是扭曲的畸形,只是他们之间不可填补的差异,造成了不平等的爱情。

编辑推荐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个职业舞男,这个特殊职业让主人公身在底层却混迹于上层,在豪奢和无望的底层之间来来往往,上达天堂下至地狱,洞穿了这个时代最无可救赎的疼痛。 在舞男这个特殊人物的身上,折射了人性的两极和幽微——人性,是世间不可捉摸的东西,善恶正邪,似乎无理却又在情理中,于是,人性在这个上海舞男身上,可测又不可测,遇黑则明,遇明又暗,其中的幽微处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极富张力。

杨东是社会的底层,上海普通工人的儿子,住着四平米的小屋,头在屋里脚在父母房间,每天8小时教人跳舞,赚着可怜的工资,有着小混混的犯罪经历。爱情的产生总要有那么点相似性,才得以延续,而这两个人,除了舞蹈和对诗人石乃瑛的追溯以外,无论是年龄、阅历、身份、地位,都没有相同之处,仅凭瞬间擦出的火花,维系着迟早要崩塌的爱情。

内容提要

《舞男》是著名作家严歌苓的新长篇。小说写了上海滩舞场里的一个舞先生杨东,在陪舞的生涯中偶然邂逅了中年精英白领蓓蓓,地位悬殊、文化背景悬殊、年龄悬殊的两个男女,在这个光怪陆离的时代演绎了一场曲折生姿、柳暗花明的情感大戏。而贫富与阶层的巨大差异,时时在撕裂着情欲,这样的时刻,一个来自最污浊之地的女孩撞入了这场非常之恋,三个男女三种阶层,是情感的争夺,更是人性的搏斗。小说在豪奢的上流社会和无望的底层之间穿越,深刻折射了人性的两极和幽微,具有浓郁的海派风情。

张蓓蓓的女强人个性,无时不刻的控制着杨东的生活,给他买衣服,给他豪车开,为他报了电脑版,带他认识上层社会的朋友们,可杨东毕竟对这个社会完全陌生,出了不少乱子,他并不喜欢这个社会,完全融入不进去,有的只是羞愧自卑,而蓓蓓对他的呵护和填补漏洞,明显的在提示他,你是个笑话,除了跳舞和给她情欲的需求,你一无是处。可蓓蓓把这仅有的意义也剥夺了,她不允许他继续留在舞厅跳舞,她相信她可以帮他摆脱底层的标签,可这种控制欲让杨东心累,跳舞是他的灵魂,一个16岁开始跳舞的人,离开了舞蹈,就等于离开了生命。这样的压抑和痛苦,她张蓓蓓怎么会懂。他在她面前是一个被控制的木偶,她怎么摆,他就要怎么动。杨东的日子靠着买菜做饭,种花弄草,修理水管,置换灯泡来填补,他做的一切都在证明他在蓓蓓面前微弱的存在感,这种男性强烈表达自我的欲望,在蓓蓓面前总是得不到丝毫重视,直到他遇到比他更底层的丰小勉。

章节试读

女人最终归于有钞票的人,恒古不变的天条。让我来看看这群“婆”们,早先也是有人样的,样子都还好呢。她们先归了有钱男人,样子没了,男人们打发她们出来快活。男人们用她们生养,带领小孩,管教佣人,唠叨他们少喝点,吃维他命,衣服要穿暖,偶然制定家宴菜单。在她们上空床的时候,男人们面前的小妖精走马灯似的一直旋转。现在她们成了婆,功臣,不需要男人打发,自己也要出来找个杨老师这样的贴心东东。我看见张蓓蓓进来了。杨东在我后面看见了她。此刻中年女生们已经退场。好在她们知道斤两,舞跳成那样不能在晚上的舞场现世。还有,她们之所以做丈夫的定心丸,也是因为守财奴的美德,宁愿跳下午一点的茶场,最奢华也不过跳下午四点到晚上八点的香槟场,一百元一张门票。比之晚场两百元门票,再加六百七百八百买个舞男,她们是怎样也想不开的。一百元跟东东跳个香槟场,再小吃他一点豆腐,满足了呀。杨东坐在舞池边上,看着四十多岁的张总来到长廊桌子前坐下,二郎腿架得十分丈夫。生意做到舞厅里来了。一边打电话一边四周看,想看哪个waiter 眼力价好,注意到了她。眼力价最好的就是温经理。他拿起酒水单,等着女老总电话通完。好了,蓓蓓挂了电话,他爱犬一般撒欢地扑上去。温经理告诉蓓蓓,叶老师已经来了,好像在后面换衣服。张蓓蓓点了一瓶苏打水,漫不经意地看看表。叶老师和她都准时。这次没有看见蓓蓓的两个闺蜜。她们每回来都是蓓蓓结账。看来蓓蓓也肯把自己当竹杠给人敲。舞池里慢慢填满人。一个四十八九岁的女人此刻进来。不是一个人,随从一大帮。女人很瘦小,五尺高最多了,于是四肢的效率高过一般人,动作快得有点抽筋。引人注目的是她个个手指头上都戴了戒指。好在她一只手只有五个指头,假如有第六个,那也要用钻石去打扮的。说话听不见她声音,只见两手流星。随从叫她滕太。看去不是大陆货。蓓蓓看着这个戴了半个首饰店的瘦女人。温经理到她身边去了。温经理狗鼻子,人家账户里的数位他闻得出似的。跟腾太讲了几分钟,不知何故,两人都向蓓蓓看过来。蓓蓓掉转开脸,不要做他们的谈资。就算一份谈资也是见得人的:美国留学十年,房产国内国外十来处,自己养活自己,养活爹妈,养得还很华贵。这一点她心里硬气,同时也有点儿虚:女人靠自己致富?残了一半了。做女人方面,腾太比张蓓蓓胜一筹。丈夫就是她的公司:丈夫的大把进项就是她的进项,想如何开销便如何开销,买浪漫买欢爱这年头有钱怕买不来?蓓蓓摘下眼镜。看近处需要眼镜,看远处需要摘下眼镜。这个岁数麻烦一天天多起来。温经理带来个精瘦男子,背头铮亮,黑绸子衬衫挂在衣架上一般。叶福涛头一眼看是镖局的杀手,再一眼是上海滩的白相人。蓓蓓也认识叶大师,看过他来舞厅表演的盛况。他一个生日一般要过五六天,不然女学生们孝敬不过来。去年生日蓓蓓领教过,两排舞男舞女加中老年学生列队欢迎,叶大师直挺挺一根旗杆,丝绸衬衫就是一面黑旗飘过人脸的甬道。蛋糕十层宝塔,某个阔太太专门为他定制。此刻蓓蓓见温经理在叶福涛和腾太之间两头忙,好像他们的中国话还需要他翻译。蓓蓓又看看手表。这个见面礼介绍仪式该结束了吧?那帮随从也一一握了手。蓓蓓喝一口苏打,一嘴气泡沸沸的。身边来了个人。“张总!……”张蓓蓓看见温经理的笑脸就晓得出变故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叶大师今天的辰光已经被约掉了!我不晓得!他通知我太晚,所以我没有来得及通知您张总!”温经理整个脸搁在一耳掴子的最佳击打距离内,任打任啐。张蓓蓓有点儿想拿起桌上的苏打瓶子,不过总不能往温经理脸上砸,那张脸比他人还累,实在不容易。她喉咙低沉,脸上的肉有些横,哦…她从温经理面前转过脸,看着叶大师接过腾太的随从上供的一杯果汁。叶大师从不沾酒,镖局杀手也要好习惯来滋养的。蓓蓓把脸转给温经理。不是上礼拜就约好了吗?你们这是有名的老舞厅,怎么这样擦烂污?!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的律师行专门跟不讲诚信的人打官司……这些话是我从她心里看到的。她一开口,我意外了。这个女人有点儿德行。她说都是因为钱;想要涨价,没问题啊,明说嘛。能不能问一下,那位太太付叶老师多少?温经理害怕地往后缩。温经理你怕什么?明说吧。市场竞争嘛,热门货价钱浮动是自然的。温经理张开两只巴掌。一千块。比蓓蓓原定的价多两百。两百就卖掉诚信。蓓蓓叫温经理去舞池告诉叶大师,她不同意改动时间,价钱呢,十根手指,再翻一翻。温经理为难得一张脸又笑又哭。温经理你得两百回扣。蓓蓓把回扣的两张钞票往温经理跟前一推。

丰小勉是底层中的底层,一个外地来的打工妹子,梦想开着蛋糕店生活。这个出场极为清纯的妹子,却被生活堕落成穿着齐腿根短裙的夜小姐。杨东在丰小勉面前是高一等的,他终于找回了男性能够驾驭的话语权,一声不响的跟着丰小勉回到她的家乡,开起了有着巴黎味道的蛋糕店,可这个小城并不知道巴黎是什么摸样,蛋糕对他们来说并不美味,还不如锅盔来的实在,小城人民是不懂得大都市的浪漫的,加上不懂得经营理念的两个人,蛋糕店败的一塌糊涂。孩子的到来,让本就溃败的生活更加沉重,而对于杨东来说,这个孩子代表了他的希望,是他杨东生命的延续,是他可以做出个男人样的理由,是他用来奋斗保护家庭欲望的释放,他重新开始老本行,全部的收入用来养活小勉、孩子,还有小勉那无底洞的家。

本文由美洲杯冠军竞猜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好书推荐:严歌苓作品《舞男》作家严歌苓的新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