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集团文学 2019-06-22 11:3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洲杯冠军竞猜 > 集团文学 > 正文

(连载)送我一城(第五十七章 夏荷生子)

■ 陈 军

美洲杯冠军竞猜 1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4年第6期  通俗文学-市井小说

(连载)送我一城(第五十六章  湘西老家)

  整整等了两个小时,剖宫产的老婆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

第五十七 章 夏荷生子

  母子平安,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只见主刀医师手里拎着一包血淋淋的东西,叫唤着我的名字。

转眼间,就到了国庆节。

  “快去拿胞衣!”丈母娘一声令下。

国庆长假,历来是许多上班族年年期盼的好时节。陈池以为吴秋月会邀约国庆节去哪儿玩,没想到国庆这天早上,她却发个短信来:陈总,你祝贺嘟嘟吧。生了。

  我接过那包东西,心里既紧张又兴奋,母亲不由分说,抢过我手中的胎盘,放进包里。

陈池看了不禁心烦,这女子怎么不把消息说全,非得卖个关子。他打了电话给嘟嘟问:嘟哥,孩子生了?带蘑菇头的么?

  镇痛、输液、插管、喂奶,手忙脚乱了好一会,老婆和孩子终于沉沉睡去。

嘟嘟说:带蘑菇头的。

  一家人围坐在病床边,商量着如何处理孩子的胎盘。丈母娘首先发言,“我听说胎盘含有胎儿发育时所需的各种营养成分,可增强人体的抵抗能力,强身驱病,让孩子他妈吃了最好。” 母亲表示反对,“按我们老家的风俗,最好埋在祖上的坟边,这样可以让先人保佑母子平安!”这时外婆一脸凝重地说,“胎衣最好是挂在屋旁的树上,让麻雀叼去吃,古人说这叫天衣,对大人和宝宝都有利!”我在旁边听得一愣一愣的,可又不好插话,只好任由他们作主。

陈池说:那隆重祝贺毕府新添贵子。今晚聚一聚?

  经过一番争执,最后还是尊重老人的意见,把胎盘挂在树上。我立即拿起胎盘,骑着摩托车赶到家里,在屋旁选择了一棵相对比较高大的杉树,费了九牛二虎之地才把胎盘挂上去。回到医院刚刚坐下来,突然孩子醒了,哭个不停,喂奶也不吃,哄也不睡,母亲慌了,“看看看看,你们就是不听我的话,孩子闹肯定是那东西没放好,赶快取下来送到老家埋了!”军令如山,我不敢怠慢,赶紧又骑回家,像猴子一样腾腾腾爬上树,将胎盘取了下来,所幸麻雀们还没发现目标,胎盘完好无损。再次跨上摩托车骑了三十里路,在祖父的坟边小心翼翼地挖了一个坑,将胎盘放进去。按照母亲的嘱托,在祖父的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这才算大功告成。忙完这些,我真是哭笑不得,我都干了些什么,算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安慰自己。

嘟嘟说:今晚不方便,吴秋月昨晚都陪着我们忙了一个通宵了。

  回到医院,天已经黑了。孩子并没睡着,两只眼睛滴溜溜地盯着天花板,看见我过来,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刚刚平静的一家人又开始了慌乱。这时,邻居张老太特地过来看孩子,听完我们的叙述,不禁抱怨,“多少年了,我们孩子的胎盘都是煮给大人吃了,又下奶又吉祥,不知你们是怎么搞的。”丈母娘如同找到了组织,催我赶紧去办。没办法,撑着疲惫的身躯,我又上路了。等我捧着那碗胎盘汤回到医院,已是深夜了,孩子还在哭闹,我把老婆扶起来,刚想开始喂汤,值班医生进来查房,见我手中端着一碗粘糊糊的东西和一家人很虔诚期盼的样子,很快明白了,她立即抢下我手中的碗,严肃地说,“胡闹!你们知道吗?盲目食用人的胎盘是极不安全的行为,像艾滋病、梅毒等凶险的传染病,就有可能通过胎盘向滥用者偷袭。这碗汤我没收了。”说完把汤倒进保洁袋,带出了病房。

陈池问:秋月也去?

  说也奇怪,医生刚走,孩子就止住哭声,闭上眼睡着了。

嘟嘟说:多亏她来帮忙,不然非得急死我。现在母子平安。改天我们再聚哈。

陈池说:好的,母子平安就好,拜拜。

夏荷的预产期原本是十月八日,离预产期越近,嘟嘟和夏荷就越是小心翼翼,心都悬了起来。夏荷是初次孕育孩子,没有经验,可以问的无非是母亲、医生和吴秋月。在桂林,她认识的其他已生过孩子的女人,因为她跟嘟嘟结婚后,都对她疏远了,她们都认为她是第三者,是破坏王英敏婚姻的小三,所以从刚开始嘟嘟闹离婚,夏荷和嘟嘟的婚姻就不被羽飘飘等几个少妇们看好和祝福。在生孩子这事上更是指望不上她们指点和关心,更多的只能靠自己。

吴秋月安慰夏荷说:没事的,别把生孩子想像得那么可怕,我听生过几个孩子的女人说,生个孩子就像拉泡屎一样容易,感觉就是胀到想解大手,生下孩子了,就像一泡屎拉下来了。这比喻虽然恶心,但对产妇而言,体验确实如此。夏荷说:没有这么容易吧?你安抚我而已。吴秋月说:比喻贴切不贴切,你过几天就会体会到的。

吴秋月为了帮夏荷,她还在网上百度了一些助产的方子,又问过好几个老妇人,然后她才敢推荐给夏荷,要夏荷住进医院准备上产床前,喝一碗红枣、桂圆和脚猪花生一起煲的红糖汤。喝一碗这种汤,上产床后就有足够的后续的力量来生孩子。因为整个生产过程需要耗费产妇太多体力和气血,没有这些热补的东西,就太伤产妇元气。

夏荷见吴秋月这样关心挂念自己,也就不客气了,叫她国庆干脆别去哪玩了,就在桂林得了,说不定哪天就急急忙忙去医院生产了呢。吴秋月说,国庆节是旅游旺季,我还想多销些工艺品呢,怎么可能外出去玩,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做呀?你放心吧,我随叫随到。

嘟嘟做卖鱼的生意平均下来每天都有五六百元纯利润,眼看着老婆要生产了,可他又不想停下生意不做,夏荷就建议他找个人帮帮手,每天给那人一百五十元工钱。这样即使哪天自己突然生孩子了,他也可以马上赶回家陪她去医院。嘟嘟找了个熟人打下手,熟人说要做就做一个月,帮几天大家都不好算数。

嘟嘟同意了,他心想,如果生意好做,他说不准以后还会请人家一年半年的呢。家里多个孩子,就会多一倍的工,他夫妇有得忙的,只要鱼摊能正常经营,每月能有稳定收入,他情愿自己少赚点,分点利给别人。这世上的钱,是赚不完的,不能为了赚个圆满,把革命的本钱都搭进去,得学会借力发展。种柿子的果农都知道留几颗柿子在果树上不摘完,留给鸟儿做冬粮呢。如果鸟儿没冬粮越冬被饿死了,来年柿树上的虫子,果农自己去吃呀。企业家能做大企业,积累巨额财富,靠的就是有一个团队,会用人,会互惠双赢。

吴秋月是九月三十日晚饭后被夏荷叫过去的。夏荷说自己肚子痛了,估计临产了。吴秋月就和米四交接了一下晚上摆摊的事后,就赶到夏荷家,嘟嘟当时也收工回家了。两人急忙将夏荷送到医院妇产科,医生问了些临床症状,然后检查了一下,最后定调说,还没有那么快,少说也要等几个小时。吴秋月就回夏荷家帮她煲好红糖汤然后送到医院。到了国庆这天凌晨四点,夏荷才上产床。

嘟嘟被医生允许陪着夏荷进产房,他一直抓着夏荷的手,鼓劲支持她,并协助医生把夏荷抱上产床、抱下产床。孩子是顺产,整个过程,嘟嘟全程看了下来。真的是应了老人说的,不生过孩子,不知道痛。很多在只见过死,没机会见过生。嘟嘟也一样,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女人生孩子,这次经历,他看到了血流如注,看到了泪汗交加,看到了什么叫做用完了吃奶的力气,那震撼人心的场面,让他终生难忘,他深刻地体会到做母亲的伟大,做母亲的不易。

医生允许夏荷可以出产房后,嘟嘟把她抱回了病房。此时护士已给孩子洗了澡,穿上衣服,将他抱来睡在夏荷的身边。嘟嘟看到母子睡在一起后,终于露出轻松欣慰的笑容,他对吴秋月一连说了好几次谢谢。经历过老婆生孩子的全程后,他仿佛长大了许多,对吴秋月说:“我现在才体会到,当一个妈妈真的不容易。做一个女人,真不容易。看了生孩子的过程,我想男人谁要是抛弃了为他生孩子的老婆,就是没良心。”

吴秋月笑道:“那,你呢?”

嘟嘟说:“我浑蛋过。可是经过这一回,我知道珍惜我老婆了。不容易,秋月,真的不容易啊。”

“你们男人,知道就好。好好待我妹妹,不然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夏荷这会儿稍微缓过精神了,微笑道:“他一直对我不错。秋月姐,这次多亏了你来帮忙了。”

“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你别客气了,好好休息一会吧。”

美洲杯冠军竞猜,此刻,初生儿在小被窝里舒服地睡着了,眼睛也没睁一下。他不知道,为了他来到这个世上,母亲刚刚经历过一场劫难。

嘟嘟对吴秋月说:“秋月,你也累了,现在一切都安好,我们也放心了,你累了一夜,你现在回去休息吧。”

吴秋月说:“好吧,我回去休息一下,迟点过来。”

“没事,有医生和护士在,能照顾得过来了。你不用过来了。你忙你的吧。我一个人能忙得过来。”

本文由美洲杯冠军竞猜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连载)送我一城(第五十七章 夏荷生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