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集团文学 2019-06-08 07:0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洲杯冠军竞猜 > 集团文学 > 正文

小灵通漫游未来: 人造器官

  “你老爷爷年纪那么大了,身体可真好!”我好奇地说。  

作者简介:叶永烈 上海作家协会一级作家,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笔名萧勇、久远、叶扬、叶艇。浙江温州人。11岁起发表诗作,19岁写出第一本书,20岁时成为《十万个为什么》主要作者,21岁写出《小灵通漫游未来》。196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毕业后到上海科教电影厂任编导。1980年调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担任常委,兼上海科普创作协会副理事长,并从事专业创作。1987年调上海作家协会,任专业作家。一级作家。50年代起发表诗作自1960年出版第一本著作起至今已出版300多部著作。更详细的作者介绍:http://www.tonghua5.com/tonghuamingjia/guonei/668.html

  “老爷爷的身体是不错。不过,他在67岁、96岁、108岁的时候,生过三次大病。一次是肺烂了半边,动手术换了一叶人造肺。又有一次是肝脏坏了,换了个人造肝脏。还有一次是心脏无法跳动了,换了个人造心脏。他的三次大手术,都是在‘未来医院’里做的。在这个医院里,有许许多多人造的器官,你什么器官坏了,就可以换一个新的,就像自行车哪个零件坏了,可以调换一个新零件似的。因此,未来市的居民,寿命都很长。”小燕这时也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说起来,“在我们家,老爷爷的年纪不算最大,老爷爷的爸爸、妈妈都健在呢,他们喊我老爷爷叫‘小三子’哩!”  

小灵通漫游未来开头的话 我的年纪不算大你的年纪再加上你弟弟的年纪,就跟我差不多啦。 我每天都收到好多信。在每封信的开头,总是这样写着: 亲爱的编辑大朋友:您好! 可不是吗?跟你们相比,我算是个大朋友了。 我的小朋友可真多。我可以一点也不夸口地说,在每个角落,都有我的小朋友。 每天,邮递员给我送来一大扎信。这些信,有的来自上海;有的来自北京、江苏、浙江、湖南、吉林、四川、甘肃;也有的来自边疆黑龙江、新疆、海南岛与西藏。 这些来自祖国天南地北的信,十封信中,就有六七封信是问未来怎么样? 你瞧,这是我昨天收到的一封信北京一位小朋友寄来的: 亲爱的编辑大朋友:您好! 我叫爱科学,又叫小幻想。今年11岁,念小学4年级。 我非常想知道:当我100岁的时候,我们的祖国将是什么样子。那时候,能有一种小飞机,飞来飞去,把我从北京送到珠穆朗玛峰;一会儿,我又从世界最高峰飞回家。这样的小飞机,将来能有吗? 我非常非常想知道未来的一切!! 亲爱的编辑大朋友,请马上回答我!!! 致以 少先队员的敬礼 爱科学 寄自首都北京 像爱科学这样的信,我几乎每天都收到好多封。虽然我想马上拿起笔来,给小朋友写回信。可是,写了半天,一个字也没写出来天哪,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未来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叫我怎么回答小朋友们的问题呢? 我跟许多小朋友一样,也非常想知道未来的一切。 怎么办呢?许多小朋友在信里都说:我焦急地盼望着您的回信,收到信后,快给个回音有的小朋友在这几个字下面,还画上红道道或者红圈圈呢!有的小朋友已经不止一次写信来催了。 直到上个月,我才算找到了解决的办法:我把这件事儿,跟我们编辑部的小记者小灵通谈了。 你不认识小灵通吗?噢,在我们编辑部里,是没有一个人不认识他的,没有谁不与他挺热火的。 小灵通的年纪,跟你差不多。他年纪虽小,消息可灵通哩。他不仅知道世界上刚刚发生的事情,也知道世界上即将发生的事情,而且还知道几十年、几百年以后,世界上将发生什么事情。 小灵通机灵活泼,有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两只大耳朵,长着逗人喜爱的小圆脸。他走起路来爱连走带跑,步子轻快,像阵风似的。我常常刚听到推门的声音,一抬头,他已经站在我跟前了。小灵通的消息所以灵通,那是因为他眼明耳灵,腿快手勤,工作认真。 他不论在什么时候,总是全副武装:口袋里塞着一本厚厚的采访笔记本。肩上挎着个小包,包里鼓鼓囊囊的,躺着他的宝贝照相机。而胸前呢?总是别着一支胡萝卜那么粗的自来水笔,这支笔的胃口可真大哪,一次就要喝光整整一瓶墨水,为的是在采访的时候,不会发生什么故障墨水用完啦。 小灵通是我最要好的小朋友,也是我最得力的助手。当他知道了小朋友们急切地想了解未来世界的情况,他就马上动身去采访。 没多久,小灵通的稿件寄来了。我赶紧拆开,稿纸的第一行上,这么写着: 《小灵通漫游未来》 这小家伙写得可真有趣,我一口气把稿子读完,决定出版。这书印好之后,准备给每一个写信问未来怎么样的小朋友,都寄一本去,作为我们编辑部的一封回信。 下面,就是小灵通写的游记《小灵通漫游未来》。

  “我怎么没看见他们?”  

丢了宝贝 哎!要讲的事情,比牛毛还多。 从哪儿讲起好呢?就从我那宝贝照相机是怎么丢的说起吧!说实在的,我总以为,我的这次奇遇,都是从丢了这架照相机引起的。 我记得,那天傍晚,我在江边闲逛。 血红的夕阳,把江面染得一片通红。风一吹来,水波涟漪,江水像一条红绸似的轻轻飘动,真是美极了。 我心里不由得一动:赶快把这江边晚景拍下来! 唷,坏了!我找遍那鼓鼓囊囊的挎包,把水壶、小刀、橡皮、铅笔统统掏了出来,甚至把挎包来了个里朝外大翻身,还是没找到我的宝贝照相机。 我记得下午出发的时候,好像顺手往挎包里塞了个硬邦邦的东西照相机,怎么会不见了呢? 照相机是我的好朋友、好宝贝。它是一位天才的画家。不,一位天才的速写家。作为一个新闻记者,怎能丢了武器照相机呢? 我到处去找,一会儿钻到那丫丫杈杈的灌木丛里,一会儿撅着屁股在草地上乱摸。我越找,心里越急,眼看太阳马上要落山了。 天,黑得那么快,夜幕降临了。 后来,我脚酸了,衣服钩破了,人也累了。看看天已经像锅底那么黑了,我打算赶紧回招待所去。心想,兴许我下午压根儿没有把照相机塞进挎包,现在它正平安无事地躺在桌子上呢。

  “老人家跟老奶奶、奶奶在上周坐‘未来号’宇宙火箭,到月球上避暑去了。月球是广寒宫,非常凉快。”  

奇遇 可是,我又遇上了第二件倒霉的事儿:天一片漆黑,月亮不知躲到哪儿去了,我到处乱找瞎摸,弄得晕头转向,记不清回招待所的路了,迷路啦! 四周静悄悄的,连绣花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江边看不见一个人,耳边只响着风吹树叶的沙沙声。我在江边徘徊、踌躇,我低着头走着、走着,忽然在朦胧的夜色中,看见前面有一排雪白的栏杆,栏杆后面隐隐约约有一张长长的白色靠椅。 我高兴极了,像在运动场上跨栏似的,一跳便蹿过栏杆,一屁股坐在那靠椅上。 那时,真有一股说不出的舒服劲儿。为了更加舒服点,我干脆躺了下来,把挎包当枕头,放在头底下。 本来,我只打算稍微躺一会儿。可是,不知怎么搞的,我的眼皮有千斤重似的,抬也抬不起来,不久,我就呼呼睡熟了,而且做起梦来啦! 在梦里,我还是在那江边的草地上,找我心爱的照相机。找呀,找呀,在黑黝黝的灌木丛中,忽然看见两只绿闪闪的灯笼老虎的眼睛!顿时,我吓得直打哆嗦。那老虎张牙舞爪,大吼一声:呜 救命哪!救命哪!我大声喊,一骨碌坐了起来。 金色的阳光,射在我的眼皮上。天已亮了,东方的一片朝霞,染红了整个天空,太阳正在冉冉升起。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才知道原来是在做梦哩。 我朝四周一看,咦,怎么我眼前的树,都在飞快地朝后跑呢? 难道我头晕吗? 我站了起来。天哪!原来我是在一艘巨大的轮船上。这时,轮船又发出呜的一声巨响,使我明白过来:刚才梦中的老虎吼声,就是轮船的汽笛在叫呢! 我再仔细观察一下,又明白了一件事儿:我昨天黑夜里跳过的那道白栏杆,原来就是轮船船舷上的扶手栏杆。而我躺着睡大觉的长椅,正搁在轮船的走廊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

  “在平时,一大清早,他们和老爷爷、爷爷一起,在前面草坪上打太极拳。小虎子也常参加,和他们一起锻炼身体。”  

奇怪的船 出了什么事?出了什么事?突然,走廊门开了,一位穿着整洁的米黄色服装、戴着大盖帽、胸前挂着望远镜的爷爷,急匆匆地跑了出来。 在他的后边,有两个孩子咯噔咯噔地也奔了过来:跑在前面的是个小男孩,和我的个儿差不多高;跟在后面的是个小女孩,比我还矮一个头呢。 是你喊救命吗?出了什么事?爷爷一边问我,一边挨着我坐了下来,用粗大的手抚摸着我的头顶。 这时,我才看清了爷爷:他有着一副久经风吹雨打的古铜色的脸庞,鼻子下面,留着一撮浓密的白胡子。他的帽子上,有着金光闪闪的帽花,我猜想他也许是船长或者大副。他的眉间皱着川字纹,表示他弄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唉,我简直有点害臊,脸上火辣辣的。但也只得原原本本,把我昨天晚上奇怪而可笑的遭遇,一个字儿也不差地告诉了他们。 哈哈,哈哈爷爷听了,眯着眼睛,爽朗地大笑起来。 嘿嘿,嘿嘿那个男孩子前俯后仰,笑得嘴巴合不拢,如果把一个苹果塞进他的嘴里,他也不会觉得。 咯咯,咯咯那个小姑娘用手捂着嘴巴笑个不住,像是一架扫个不停的机关枪,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我们很快就熟悉起来,成了好朋友。 那爷爷果真是船长。那两个小家伙,是他的孙子和孙女:哥哥叫小虎子,妹妹叫小燕。 爷爷听说我是个新闻记者,高兴地拍了拍我的头顶:那太好了,小灵通。我们这船是开往未来市的。你没到过未来市吧?我欢迎你到我们家来做客,玩几天,顺便把我们这座崭新的城市报道报道,讲给你的小朋友们听听。 你一定要到我们家来!小虎子说,我爸爸是你的同行《未来日报》的编辑。他一定会非常喜欢你。 我们并排坐在白色的长椅上,愉快地交谈着。江风阵阵吹来,非常凉快。 这时,我才提出我弄不明白的问题:照道理,船是停泊在江面上的。可是,我昨天一直在灌木丛和草地上摸来摸去。我记得,当时是在草地上摸到白栏杆,然后跳了过去,躺到长椅上,怎么会一下子变成在船上了呢? 爷爷让我扶着船舷的栏杆,朝船底一瞧,我这才发现,这艘船是一艘怪船:它的船底是完全腾空的,脱离了水面,像腾云驾雾似的在江面上航行! 爷爷告诉我:这艘船是一种新式的船,叫做原子能气垫船。在船上,有一个巨大的风扇,不停地往船底鼓风,使整个船都腾空,脱离水面。这样,船在航行的时候,不受水的阻力,所以像飞一样快。正因为这样,船还能在陆地上行驶它在陆地上也是腾空的,脱离地面。昨天夜里,他们从江里开到陆地上休息,把机器关掉,船躺在草地上。我就在那时,跃过了栏杆,躺到长椅上睡熟了。清早,气垫船启航了,又从陆地上开往江里,这时我仍在酣睡。直到灿烂的阳光射到我的脸上,我仿佛梦见老虎的眼睛,像灯笼般直盯着我,才惊醒过来 气垫船闪电般在江上行驶。起初,江水是黄色的,满是泥沙。渐渐的,江面变得越来越宽,水也渐渐变蓝了。爷爷告诉我,船已经从江面开到海面了。这时,只有远处岸边的水,才是黄色的,犹如一块巨大的深蓝色的地毯,镶着金黄色的滚边。 后来,这滚边也消失了,四周全是碧蓝碧蓝的海水天连着海,海连着天。晶莹的海水映着蓝蓝的天空,这样美丽的海景,我从来也没见过。 小灵通,你没到过大海吧?我今年快80岁啦,在海上已经生活60年了。你瞧瞧,祖国的海洋多么壮丽,多么宽广!爷爷指着浩瀚的大海对我说。 我完全被这迷人的大海深深吸引住了,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我爱这蓝色的海洋》这支歌: 我爱这蓝色的海洋, 祖国的海疆壮丽宽广 爷爷说自己还有些事情,就到驾驶室去了,留下小虎子和小燕陪着我。 小虎子健壮结实,穿着蓝白横条的海魂衫。他的脸蛋晒得黑里透红,在又浓又黑的扫帚般眉毛下,闪动着一对黑溜溜的大眼珠。前额,老是有一绺倔强的头发,令人发笑地翘着。小虎子力气可真大,当我与他初次见面,互相握手时,他就把我的手捏得发酸。我真不知道,他是无意呢,还是故意要给我来个下马威,使我一见面就知道他的厉害。 有小虎子作伴,真是永远也不会感到寂寞。他的嘴巴,像收音机喇叭似的,老是讲个不停。 小虎子对我说:小灵通,我想你一定也是个喜欢讲话的人。我就是这么个人,爱说这个,喜谈那个。即使晚上睡觉了,嘴不动了,手也停了,脑子还在动在做梦。做着,做着,嘴也动了,说起梦话来了;手和脚也动了,踢起被子来了。 小燕扎着两根羊角辫,辫梢结着大红的蝴蝶结。圆圆的小脸蛋一点也不黑。只有那一对天真的大眼睛,跟她哥哥一模一样。两颊绯红,像个苹果。她静静地听着我与小虎子谈话,从不打岔。我很奇怪,小燕怎么老是一声不吭呢? 小虎子似乎觉察到了这一点,对我说:我妹妹哪,她见了陌生人,就像个闷葫芦似的,不声不响,嘴巴贴上了大封条。 接着,他向我靠近了一点,把双手一合,做成一个传声筒,贴在我的耳朵旁,低声地告诉我:小灵通,你可千万别小看她呀!我得预先告诉你,她最爱告我的状 小虎子叽里咕噜讲个不停。我没到过海洋,也没坐过海轮,很想走走看看。小虎子立即从长椅上站起来,拉着我的手说:我带你去参观参观。 小燕跟着也站了起来。 你别去。小虎子说。 我偏要去。小燕撅起嘴说。这时,我才第一次听见小燕讲话。 让她一起去吧!我说着,左手拉着小虎子,右手拉着小燕,我们三个人沿着走廊,来到了甲板上。甲板银光闪亮,我以为是用铝做的,跟飞机一样。小虎子像个小船长似的,把他从爷爷那里听来的话告诉我气垫船不是用铝做的,是用一种叫做钛的新金属做的。这种金属的样子很像铝,也是那样轻,可是,它比铝更加耐腐蚀,不怕海水侵袭。我一听,赶紧打开采访笔记本,用那根胡萝卜般粗的自来水笔写下了钛字。 甲板上风真大,吹得手中的笔记本哗哗直响。我抬头一看,嘿,甲板上装着一大排螺旋桨,像一排巨大的电风扇似的在那里旋转。小虎子指着螺旋桨说,这跟飞机上的螺旋桨的道理一样,它一转动起来,朝后鼓风,船就飞快地前进了。噢,我明白了:原来气垫船上有两股风。一股风是朝下吹,使整个船腾空;另一股风是往后吹,使船飞快地向前进。这么一来,怪不得气垫船既能在水上飞,又能在陆上行了。 这艘气垫船非常大,有许多房间,好多好多旅客。小虎子领着我一个个房间去参观。小虎子跑得满不在乎,小燕却喘着气,呱哒呱哒地随在哥哥后边。船上,除了旅客住的房间,还有阅览室、乒乓室、电影放映室 小虎子领着我跑到船顶上去玩,那儿,有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在迎风飘扬。小虎子还豪迈地告诉我:这艘气垫船是用原子能开动的,一块香皂那么大的原子能燃料,就可以使这艘气垫船开几万公里哩! 正说着,在远远的海面上,出现了一个黑点。一眨眼,那黑点越来越大。 我上去看看,究竟是什么船?小虎子说着,就爬上旗杆。他真行,一下子就爬得老高。他正想招呼我也爬上去,一看小燕在我旁边,就唰地一下滑下来了。他低低地贴着我的耳朵说:算了,小燕在这儿,还是别上去好! 那船越来越近,嘿,它有一个又圆又尖的船头,跟飞机差不多,小虎子告诉我,这叫水翼船。有趣的是,这船船底长着两个翅膀,飞速地在海上航行,整个船就像蜻蜓点水似的擦着水面高速前进!没一会儿,就无影无踪,海面上只留下一道雪白的浪迹。

  “你呢?”  

奔向未来市 小虎子,你们该下来吃早饭啦。这时,忽然响起了爷爷的声音。 我前后左右找了一通,却没看见爷爷。 找爷爷吗?他在我的口袋里喊呢!小虎子一边笑着说,一边从裤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似的东西。 快点下来!从小盒子里,又传出来爷爷的喊声。 这是一个塑料做的盒子,盒子上有一块火柴盒那么大小的荧光屏。我从荧光屏上看到爷爷一边在看报,一边在讲话呢。 原来,这是一个微型的半导体电视电话机,使人既能听到对方的讲话,还能看到讲话人的动态、表情。 我这里也有一个。小燕指了指自己的衣袋说。 快下去!要不,爷爷等急了。小虎子说着,就往下跑。 小虎子咯噔咯噔跑在最前面,我嚓嚓嚓嚓地走在中间,小燕呱哒呱哒跟在后面,我们旋风般地奔到了爷爷的船长室里。 还不到中午,气垫船开始慢下来了。在短短的几小时内,它便航行了一万多公里。 小虎子朝手腕上看了看,对我说:现在是11点23分25秒,到11点半就可以到达未来市了。 小虎子手腕上的手表,只有普通邮票那么大小,长方形,怪别致的。 小燕见我对这手表很感兴趣,就给了我一只,说她有两只手表,一只是妈妈给的,一只是她生日时,爷爷作为礼品送给她的。 我接过手表,仔细看看,真有意思。那手表既没有时针、分针、秒针,也没有齿轮和发条,只不过是一块小小的电视荧光屏,上面写着几个数字:11:23:40,也就是11时23分40秒,那表示秒的数字在不断变化。当40秒变成60秒时,那23分也一下子变成了24分。 我想,居然会有这样奇妙的手表? 小虎子看到我对这小小的新型手表感到奇怪,就说道:这是电视手表呀!未来市的电视台不断播送着标准时间,电视手表上就出现了几时几分几秒。这种手表永远不用上发条,而且一直非常准确。它构造简单,价钱非常便宜,所以在我们未来市,每个小朋友都有电视手表,有的还有好几只呢! 我正想打开采访笔记本,把这件事记录下来,电视手表上已出现11:28:30,我一抬头,一个巨大的码头已经展现在眼前了。码头上高悬着三个红色大字: 未来市

  “我喜欢唱歌、跳舞、跳橡皮筋。”小燕说。  

水滴一样的汽车 在码头旁边,停靠着大大小小的各种新式轮船,大的像座山,小的像洗澡盆。 有好几条是两个船身的双身船。 气垫船跟别的船不同,它竟然从海里一直冲到码头上,才把气放掉,卧在地上。 爷爷是船长,等旅客们都下船了,他才领我们穿过走廊,走下气垫船。 爷爷,你瞧,爸爸、妈妈来接我们啦!小燕眼睛尖,一眼就看到人群中的爸爸和妈妈。她呱哒呱哒飞也似地跑过去,紧紧地搂住妈妈的脖子。 小虎子拉着我的手,来到他爸爸跟前。小虎子的爸爸长得很魁梧,穿着雪白的衬衫,深灰色的裤子。他的脸形、表情、神态跟小虎子一模一样。他一听小虎子说我是一个新闻记者,跟他是同行,高兴极了,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一下子我的手被捏得发酸了。 小虎子的爸爸和妈妈,各开一辆小汽车来接我们。 这小汽车真漂亮,我见也没见过!它的整个外壳,是由一整块无色透明的塑料做成的。车头上的一块红色的塑料牌上,写着这样几个金光闪闪的字:未来牌汽车,中国第88汽车厂制造。这小汽车的车头又尖又小,屁股大,车顶圆溜溜的,远远看去,挺像一颗透明晶莹的大水滴哩! 奇怪的是,这小汽车没有一个轮子! 这汽车怎么没有轮子?我不由得问小虎子的爸爸。 它是无轮汽车。他回答道。 没有轮子,汽车怎么跑路呢? 这种汽车的原理,其实跟气垫船差不多。小虎子的爸爸说道,它有一个喷气发动机,能够喷出两股气流一股气流向下喷,使汽车腾空起来,离开地面;另一股气流朝后喷,推动汽车向前跑。这种汽车跑起来非常快,就像在地面上飘似的,所以大家都叫它‘飘行车。也有人因为它的样子像水滴,叫它‘滴形车、‘水滴车。 小虎子提出建议:爷爷、爸爸和妈妈坐一辆车,我、小燕和他坐一辆车,大家一致赞成。 我思量着:我、小虎子、小燕坐一辆车,由谁来开车呢? 真没想到,小虎子非常熟练地打开车门,大模大样地坐到司机的座位上,让我跟小燕坐在后面的椅子上。当我进汽车的时候,车顶马上自动抬高,我站在汽车里,根本不用弯腰。当我坐下去以后,那透明的车顶也就自动地降了下来。 小虎子正要开车,小燕却不让他开,哥哥,让我来开。她一边嚷,一边把小虎子推开,自己挤到司机座位上。 小燕也会开汽车?我可真的不敢相信了。 这汽车,谁都会开。小灵通,你只要跟我学一分钟,保证会。小虎子说道,在我们这儿,飘行车简直像鞋子一样普遍,几乎每家每户都有飘行车,每个人都会开这玩意儿。 小灵通,你还是先跟我学吧!小燕让我看她面前的操纵板,说道,你看看这操纵板,就明白一大半了。 我凑近一看,只见浅绿色的塑料操纵板上,写着:开关、速度、高度 小燕告诉我:开车的时候,你把第一个开关朝左一推,车子就开动起来了。你再调节好速度和高度。以后,就只要管管方向盘了,向左拐弯时,把方向盘朝左转,往右转弯时,将方向盘往右转。 往常,我爱坐在司机旁边,想学学开汽车。可是,司机的座位旁边,总是写着:开车时请勿与司机谈话。所以,一开车,我就静静地坐在司机旁边,不敢问一句话。可小燕开车时,只顾跟我讲话,我真担心,车子可别出事故。 正想着,迎面来了一辆飘行车,与我们的飘行车头对头,几乎要撞上了。我大吃一惊,还没来得及喊出口,那辆飘行车从我们的头顶上飞过去了。 小燕笑着告诉我:你只管放心,一百个放心!坐飘行车,非常安全。即使司机闭上眼睛开车,也不会闯祸。因为飘行车装有自动避撞装置,一遇上对面有车子开来,它就会自动向左拐,而对方的车子也会自动向左拐,不会撞上。有时,突然对面出现一辆高速行驶的飘行车,来不及躲开,其中的一辆飘行车就会自动加大气流,从另一辆飘行车上面飞过去。 如果飘行车掉到河里或者撞到山上,怎么办呢?我还是有点担心。 没关系,飘行车在水上也能飘行,还能爬山。小燕一边说着,一边故意让飘行车离开了公路,开进一条小河,然后再沿着河岸爬上去,重新回到公路上。 我跟小燕很快就熟悉起来。我发现,她现在也像小虎子似的,很喜欢讲话。只不过她在陌生人面前,才一言不发罢了。 这时,我想起了小虎子,他怎么一声不响呢?回头一看,原来他在用那小盒子电视机收看文艺节目,正看得津津有味呢。 飘行车的整个车壳,像水晶一样透明。坐在车里,外边的景色像放电影似的,从身边溜过去。太阳光虽然透过透明的车壳,直射到我的脸上,却并不觉得热,大约那车壳是用会吸热的透明塑料做的。车里还装有小型冷气机,非常凉爽。 小虎子的爷爷、爸爸和妈妈坐的那辆飘行车,紧紧地跟在我们后面,由小虎子的妈妈驾驶。 一路上, 小燕跟我说这谈那, 告诉我许多新闻。在未来市,交通规则规定:不满八岁的孩子,不准独自驾驶飘行车。据说,这是怕人小,容易迷路。小燕是刚过八周岁生日,才学会开飘行车的。 小燕说:自己会开车,这多开心!过去,小燕上学,要请哥哥开车,如今她可以独个儿开车出去了。 这儿的公路真有趣,它差不多全是笔直笔直的,很少有拐弯的。飘行车在公路上以每小时三至四百公里的速度飞速前进,方向盘几乎不用转动。路面是用白色塑料铺成的,非常光滑。在转弯的地方,路面是用红色塑料铺成的,十分醒目。 公路两边,都是整整齐齐的绿色大树,看不见一根电线杆,因为电线全埋到地下去了。 沿途,除了许多飘行车来来往往,还有一种奇怪的汽车它居然长着四条腿,在公路上像马一样飞奔。小燕说这种长腿的汽车,叫做步行机。它能爬上很陡的山,也能在泥泞的沼泽地或浅水湖泊中行驶。 飘行车的车顶也是透明的,我坐在车里,常常看到火箭和巨型飞机掠过上空。 有趣的是,有许多直升飞机非常小,只能坐两三个人。小燕说,因为市区的飘行车如果太多,互相拥挤,影响高速前进。小型直升飞机却可以在空中飞来飞去,方便多了。另外,市区大都是几十层的高楼大厦,飘行车只能停在楼底,人们下车后还得坐电梯上楼,而小型直升飞机却可以直接停在小阳台上,你住在几楼就停在几楼。 正说着,空中突然出现一个万吨轮似的庞然大物,把我吓了一跳。小燕告诉我,那是飞艇。飞艇其实并不是新东西,早在1900年,它就已经出现在天空中。那时的飞艇里,装着氢气。氢气见火就燃烧,整个飞艇就从半空中栽下来。这样,再也没人敢坐飞艇了。如今,人们改用一种不会燃烧的轻盈的气体叫做氦气,装在飞艇里, 于是, 飞艇又重新出现在天空中。飞艇能装很多货物,成了空中的万吨轮。特别是在山区,用它运载货物,又快又安全。 我在小燕旁边坐了好一会儿,看来驾驶飘行车并不难,就想试试看,小燕就跟我换了个位置。 我第一次自己开汽车,心里乐滋滋的,别说有多高兴了。 小燕在旁边指点着,告诉我应该向左转弯,然后再向右拐弯 很快的,我们就进入市区了,我把飘行车的速度减慢了点。在市区,那些高高的房子是用塑料做的,又轻又富有弹性,尽管高达一二百层,也不怕地震。这些房子的颜色非常漂亮,有奶黄色的、湖绿色的、天蓝的,也有粉红色、白色或无色透明的。房子的式样有圆屋顶的、有平屋顶的、也有尖屋顶的,像春天盛开的百花园,瑰丽多彩。 没一会儿,小燕大声地对我说:小灵通,看到了吗?前面那座米黄色的房子,就是我们的家。 我连忙把控制车速的闸刀向上一扳,想把速度降下来,谁知道我弄错了,向上扳是加快速度,飘行车像箭一样向房子冲去。我慌了手脚,大叫:不得了!不得了! 正当飘行车要撞到墙壁上的时候,突然来了个急刹车,停住了。我不留神,人向前一冲,头撞在车壳上。还好,那透明的塑料车壳像橡胶一样富有弹性,我的头一点也不疼。 我以为是小燕或者小虎子帮我急刹车,一看,他俩根本没动过刹车开关。我这才明白过来,飘行车会自动地紧急刹车呢!

  “你老爷爷的耳朵一点不聋,下棋也不戴眼镜,这真难得哪!”  

铁蛋 飘行车轻轻地着地了。车门自动打开,车顶跟着也自动抬高了。这时,小虎子才放下了手中的小电视机。一下车,小虎子一把拉着我的手,一个劲儿往里跑。一边跑,一边大声地喊:老爷爷,快出来呀,我们家来了客人啦! 可是,我们一直跑到楼上,还是静悄悄的,没人答应。 在楼前的阳台上,有一个白胡子垂到腰间的老爷爷,一声不响地坐在那里,双手托着下巴,在那里沉思着。他似乎一点儿也没听见我们的脚步声和小虎子铜锣般的喊声。 也许是年纪大了,耳朵不灵啦。我这么猜想。 小虎子这时不叫也不喊了,蹑手蹑脚地走到老爷爷背后,双手蒙住了他的眼睛。 是哪个小调皮在捣乱呀?啊,啊老爷爷喊了起来,哎哟哟,一定又是小虎子这调皮鬼。快松手,快松手,我的步法全给你打乱啦! 呀,老爷爷,你又被象棋迷住了!小虎子一边说,一边松开了手。 老爷爷在跟谁下象棋呢? 我朝老爷爷的对面一瞧,吓了一跳:老爷爷的对手是一个长着银光闪闪的长方脑袋的怪物。他有两只圆圆的眼睛,三角形的鼻子,一张又宽又大的嘴巴。他浑身都亮闪闪的。在肩膀、手腕、膝盖、脚踝、头颈这些关节上,可以看到一颗颗突出来的六角形螺丝帽。我来介绍介绍。小虎子说道,这是我和小燕的新朋友、好朋友小灵通,他是个新闻记者。这是我爷爷的爸爸我的曾祖父老爷爷。 小虎子指了指那位浑身发亮的人说,他是机器人,绰号也算是他的名字吧,叫做‘铁蛋。他浑身是用不锈钢做成的。 欢迎,欢迎,我们的小记者。老爷爷一边用左手持着雪白的胡子,一边用右手抚摸着我的脑袋。 欢迎,欢迎,我们的小记者。铁蛋也学着老爷爷的话,瓮声瓮气地讲起来,而且还砰!砰!砰!地拍掌表示欢迎。 这时,小虎子的爷爷、爸爸和妈妈也都上楼了,一起坐在阳台上。老爷爷让我坐在他的身边,亲热地问我几岁啦?家住哪儿?家里有几个人? 铁蛋,你快去给客人倒杯茶。小虎子的妈妈说。 那机器人随即来了个立正、向后转,很快地跑开了。一转眼,他用盘子托了七杯茶送上来了,给我、小虎子、小燕以及小虎子的老爷爷、爷爷、爸爸、妈妈每人一杯茶。 小灵通,以后你要喝水、吃饭,只管找铁蛋就行了。小虎子的爸爸说,铁蛋是我们家的‘厨房主任,专门管这些事儿。 他下棋也下得挺高明的。老爷爷说,小灵通,你有空可以跟铁蛋赛一盘。 我对小虎子说:这铁蛋真能干呀! 他呀,他的本领,全靠那个方脑袋里装的电子脑微型电子计算机。小虎子说道,你在铁蛋的电子脑中放进什么信号,他就干什么事。比如你叫他每天烧三顿饭,他就每天烧三顿饭。你把象棋棋谱变成电子信号,送进他的电子脑里,他就会下棋。 他还会下陆军棋哩。 小燕插嘴说,我跟哥哥下陆军棋,就叫铁蛋来当‘公证人。 在我们未来市的工厂里,机器人就更多了。在那里,机器人会开车床,会搬运货物,会看管仪表,会包装产品。在图书馆里,机器人是很好的图书管理员。你要借什么书,把书名写出来,他很快就会把你要的书从书架上找出来。小虎子又对我说,最有趣的是,在我们未来市,有五个交通警察局‘陆上交通警察局、‘水上交通警察局、‘海底交通警察局、‘天上交通警察局和‘宇宙交通警察局。除了‘宇宙交通警察局是人当交通警察外,其余四个交通警察局的警察,全是机器人。嘿,他们可厉害呢,如果你的飘行车违反了交通规则,他们立即用照相机把你的飘行车拍下来。这照片在拍摄以后一秒钟,就马上洗出来。照片上有你的飘行车号码,而且你的飘行车是怎样违反交通规则的也拍得清清楚楚。 唷,机器人可真聪明! 聪明?这不见得! 怎么不见得呢? 机器人虽然能做许多事儿,可是,毕竟是我们人创造的呀!小虎子连珠炮似地说,例如‘厨房主任铁蛋烧饭还可以,他知道多少克大米该加多少毫升水,加热到多少度、该烧多少时间。但他烧的菜就不是那么好吃了。他只会按照多少克菜,应加多少克盐、多少克油、加热到多少度和多少时间,像进行化学实验似的。所以我们家常常是妈妈、我或者小燕烧菜。 小燕也会烧? 起码比铁蛋烧得好!小燕笑着说。

  “老爷爷的耳朵灵,那是因为他的耳朵里,装了一只很小很小的放大机,能把声音放大,所以他能听得很清楚。他的眼睛不花,那是因为他眼睛里,装了老花眼镜。镜片是嵌在眼睛里的,所以你看不出来他戴眼镜。我爸爸的眼睛里也嵌着镜片,不过,他嵌的是近视镜片。”

在小虎子的房间里 在小虎子家里,我生活得很快乐,就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 小虎子领我到他的房间里去玩,而小燕呢,她也呱哒呱哒地跟了进来。 小虎子的房间是朝南的,紧靠在阳台旁边。南边的墙壁,从顶到脚,全是用无色透明的新型有机玻璃做的,所以房间里格外明亮。 靠窗那儿,放着一张玲珑的小方桌,也是用塑料做的,桌面很薄,桌腿很细。这小方桌,看样子是小虎子做功课用的。桌子旁边,是一个小书架,放满花花绿绿的儿童读物。靠里面,是一张塑料小床。 你喜欢一个人住,还是跟我一起住?小虎子问我,又紧接着说道,我呀,是最喜欢有个人跟我作伴,好谈谈话,聊聊天。 那我就跟你住在一起,好吗?我兴奋地说。其实,讲心里话,我确实挺愿意同小虎子这个话匣子住在一块儿。 好哇,我们俩住在一起。小虎子非常高兴,一转身又说,我马上到妈妈那儿搬床去。 不过,我每天晚上都睡得很晚,要写好多好多文章,会妨碍你吗?我有点担心。 没关系,没关系。小虎子很爽快地说,我每天晚上也要看看书、做功课、写日记。现在,虽然学校放暑假,但是也还有许多暑假作业要做。 我帮你搬床去。我说。 得了,得了,我这大力士还要别人帮忙?小虎子一扭身就跑了。 这时,我不由自主地打量起整个房间来,看到墙上挂着一张画,画的是一头雄赳赳的老虎,下面写:小虎子画。 小燕,想不到你哥哥还有这么一手画得真不错呀!我说。 这张还不算好哩。小燕说,哥哥画过一张‘武松打虎,画得像极了。爷爷说好,老爷爷也捋着胡子夸奖。可是,他只挂了一天,就收起来啦。接着,才画了这张。 干吗收起来呢? 他说,‘我叫小虎子。武松打虎,可不就是打我吗? 我不禁大笑了。 还有有趣的事儿哩。小燕接着说道,小灵通,你瞧瞧,他画的这老虎,一根胡子都没有。他说,我连半根胡子也没有,当然,这老虎也该没有胡子。 真是妙极了。 不过,这头老虎旁边的松树,可不是哥哥画的,那是老爷爷画的。哥哥这套画画的本领,是从老爷爷那里学来的。前几天,哥哥从老爷爷那里学会了画小鸟,就给我画了两只小燕子,拖着长长的剪刀尾巴,让我绣到枕头上去了。

本文由美洲杯冠军竞猜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小灵通漫游未来: 人造器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