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集团文学 2019-05-25 08:3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洲杯冠军竞猜 > 集团文学 > 正文

男生贾里: 十六、抄袭案

   

   

写作文对女生王小明来说,是件可怕的事,但对像我这样善于寻找新手法的人来说,那不过是小事一桩。

——摘自贾里日记

鲁智胜有句语录,叫做"封建社会害死人",口气有点像历史教师。因为他从一本旧小说里看到,那年代不允许儿子跟父亲评理,即使真理在儿子一方也不行。可鲁智胜哪里晓得,在九十年代的今天,他的朋友家里还有着外人无法想象的不民主。

——摘自贾里日记

   那开架书店的老头,曾说到做到,往学校寄过告状信。他把学生证的班级、校名都记得分文不差,唯独把陈应达的名字错记为陈军达,这听起来就像是陈应达的兄弟干的事。据说,祁老师曾询问过陈应达,陈应达沉默良久,小声地答道:"您找错人了!"

   贾里一向希望跟自己同胎而来的是一个有两道浓眉的兄弟,这样,一对双胞胎就能被人统称为"贾家二兄弟",不仅仅是因为可以在校园里大大的威风一番,顶顶要紧的是,这样就能治一治爸爸的那个重女轻男的毛病。

   陈应达对代理班主任总是有些不冷不热的,看祁老师时,总像打量一个外人。本来,这事就算是个无头案。但鲁智胜这害人精,生来就是块惹是生非的材料,他居然在一篇周记里记了这件事。

   贾里的爸爸可不像鲁智胜的爸爸,人家老鲁总是为自己的儿子大声叫好,人前人后,有一句让人听了心里发烫的话:"我儿子像我!"他说这话时,头一扬,嗓门大大的,像全世界的人都被他的骄傲压倒了!

   祁老师看了周记就给扣下来,他先找贾里证实此事,但贾里凭有机智,几次都逃掉了。鲁智胜见自己的周记本被扣下来,急了,追着祁老师问:"周记本什么时候还我?"

   可是那个姓贾的儿童文学作家呢?顽固得像法西斯的堡垒。不知怎么,他好像永远看不见贾里的优点。比如,贾里考了个不怎么样的分数,心里烦透了,可看爸爸陪着他锁紧眉头,就挥挥手说:"已经过去了,看下回的。"但爸爸非但不欣赏他的良苦用心,还动不动搬出一句巴甫洛夫的名言:原谅自己,就是堕落的开始。--天,仿佛贾里于了什么大坏事,或是已经杀了几个人了!也不知那巴甫洛夫是哪国的老头,口气干吗用得这么重?

   "现在还你也可以!"祁老师说:"你的周记真是跌宕起伏,要事件有事件,要人物有人物,像二国演义!"

   爸爸对妹妹贾梅,就完完全全是另外一种调子了。记得爸爸发心脏病住院时,贾梅吓得直抹眼泪,这完全是软弱的表现,但爸爸却称赞她心好,家里人生病晓得心疼。无意中把贾里贬下去一层。贾梅参加学校艺术团后,很讲究个外表美,有时就试着把衣服拆开装几道花边什么的,这明明是华而不实的时髦病,哪知爸爸话锋一转,说她心灵手巧。其实,贾梅连宇宙飞船上天的基本速度也没听说过,知识面窄得吓人。

   当然,祁老师是带点嘲讽口吻的,但底下人都疯了,等着看好戏。鲁智胜那周记本发下来时,大家都抢着传阅,读号外似的。等到传回鲁智胜手里,那一页页的纸都有些像卷心菜的叶子,皱巴巴软塌塌的。

   当然,贾里永远不会在乎贾梅在家里受宠,因为这个女孩是他的妹妹,他愿意她快乐,愿意世上所有的人夸她可爱。可爸爸的偏心也未免太明显了,特别是这一次,居然让他去钢笔字学习班,还说他写的字不如妹妹贾梅。事实上,贾梅的字虽然写得一笔一画,干干净净,但十分死板,活像四年级小学生的手笔;而贾里的字,不少是带草体的,老练得能让人琢磨半天。

   鲁智胜忿忿不平地骂了句粗话,其实,被出卖的贾里更应该火冒三丈,在那周记里,他就像坏人的头目,满肚子鬼点子,而且很善于指挥狗腿子,总之,坏透了。实际上,这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义行为,应该开一个表彰会。

   贾里满心牢骚,放学后就留在校舍里写作业,懒得跟父亲多打照面。

   "谁让你写这个的。"贾里质问道。

   星期六傍晚,校园里冷冷清清,没什么人,那气氛中,好像谁赖着不走,总有些问题。贾里只好闷头闷脑地回家。一进门,就见爸爸扔下报纸,连声问道:"你怎么了?有心事?"

   "每周记一事。"鲁智胜翻翻眼,"不写这个我就没东西可写!你难道愿意我周记又得三分吗?"

   爸爸就是前后矛盾的怪人,前一阵贾里整日不在家,他就叫他到房客;而现在早回家了,他又要追问这问题。

   "那也不能把这事给捅出来!"贾里说,"太不谨慎了!"

   "没什么。"贾里不想多谈。

   "你这家伙!"鲁智胜指手画脚,他就是如此,自己有了过失总压在别人身上找原因,"你为什么不早点提醒我?"

   爸爸看看他,说:"明天你要去钢笔字学习班了,是否可以作些准备?比方把墨水灌好,把练习本找出来。进中学了,行事应该有主张,应该井井有条!"

   确实,木已成舟。祁老师让贾里写份检查,他说:"贾里,把如何设计这个计策的经过写一写,写深些,当然也要有足够的认识。"

   又是一大矛盾!假如贾里行事能有自己的主张,他才不会踊跃去那钢笔字学习班呢。幸亏没有出版社把爸爸的活收集成一本全集,否则,在书里,这些话准得打架打得天昏地暗。

   祁老师说这活时,脸部表情不怎么严肃,多少带点随时会喷出笑来的意思。在贾里的领会中,祁老师也许为这个计叫绝,或许还夹带讨教、研究的成分。但没等他起草这份检查,班主任查老师就回来了。那是个铁面无私的人物,他听说此事后,表示要严肃处理,并且亲自赶到那开架书店同老头打招呼。

   贾里不想去那不怎么叫得响的钢笔字学习班。班里不少人在外面读业余学校,像高材生陈应达就在外面上英语班;据传林晓梅每晚也在上一个速成班,专学满地乱蹦的霹雳舞。反正,那些学习项目听起来很新潮,有派头,可以显示与众不同。而那钢笔字学习班听起来就像是专为那些没什么才气,连写钢笔字的诀窍。也找不到的家伙开办的,因此没什么可夸耀的。素质好的人原本是不需要去那种班的,贾里想,他为自己鸣不平。

   平素,贾里的作文成绩总是上等的,不论写什么,总能把前后情况写得滴水不漏。鲁智胜说这是遗传,其实未必,因为贾里的妈妈绝对懒于抄抄写写,连写封信都会唉声叹气,这样,两种遗传一定会去掉一个最高分,再去掉一个最低分,相互一抵消,也就剩不了什么,贾里想。

   但在家里,父亲有绝对的权威。因此贾里也只好恨恨地答道:"儿遵父命!"

   查老师的出现,使贾里的写检查变成一种复杂的事。写作实用大全内,关于写说明文,写记叙文,甚至写电影剧本,写三两句的广告语都有详细的介绍,惟独缺少写检查的要点。

   "你喜欢古文?"父亲欣喜地问。

   "你该斟酌一下,怎么写才好。"陈应达提出个忠告,"这类东西,写深了会丑化自己,写浅了又显得不诚恳!"

   贾里连忙矢口否认,他怕父亲哪一天再让他进一个古文学习班,那样的话,岂不更让人哭笑不得?

   这种大道理人人都晓得,贾里想挽留这位大才子一同研究对策,但对方耸耸肩头,做出洋人式的爱莫能助的样子,同他的英语配套使用:"No!"

   贾里只能老老实实去钢笔字学习班。那个班有五十来个人,其中居然有个四十多岁的学生,有这样年龄的人做同学,贾里觉得自己的地位有所上升。更巧的是,他在这儿居然有知名度,头一堂课下课,贾里就听见有人称呼他:"喂,你好,贾里。"

   心直计快的鲁智胜忍不住叫道:"陈应达,你真不够朋友,贾里是为了你才落到这一步的!"

   贾里看那人长相平平,身材也一般,属于很大众化的样子,光觉得有些眼熟,却想不起那人究竟是谁。

   陈应达有礼貌地听罢,沉着地说:"我必须纠正一个错误的概念:贾里想帮同学排忧解难是无可非议的,应该再接再厉;需要检查的是方式上不对头,后果不好。而这两点,与本人毫无关系。拜拜了,贾里,祝你很快过关。"

   "我一眼就认出你了!"那人叫道。

   "我们被他一脚踹开了!"鲁智胜恼火地说,"这条四眼狗!"鲁智胜讲义气,放学后陪着贾里出了许多绝妙的点子,比如写检查就跟求人一样,口气要尽可能软一点;另外,结尾签名时尽可能潦草,最好潦草到别人无法辨认的地步,这样,即使检讨进了档案将来还可能翻过案来。

   贾里喜欢听这种说法,仿佛他变成个知名人士,至少也是个充满个性的人。

   "什么?进档案?"贾里叫道。

   "别人可不会这么五分钟热度的!"那人接着又多嘴多舌地补了一句,"看你刚才边听课边翻闲书!"

   "作最坏的打算。"鲁智胜冒充哲人。

   确实,贾里对那种基本笔法练习没什么兴趣,但这关他什么事,是爸爸硬让他来,要是学习了这一趟没有什么收获,也只能算是爸爸的失误。

   查老师这人,对作文的要求是既有数量,又有质量,想必对检查书的要求也不会例外。记得他常谈王小明超短作文的失败之处,说"脸很黑"这三个字可以化出许多文字来,比如"他的肤色并不白皙,相反,经日晒雨淋,显得粗糙、油黑,发着光,显得健康、朴实"。总之,随口就能把三个字拉长成几十个字。因而,即使王小明那种几十字的超短作文,经他的这么一填空,也能成为一篇千言书。

   "我叫王小明!"那人说出自己的大名。

   贾里瘪头瘪脑地回到家,想着如何把三言两语的检查弄得洋洋洒洒。他甚至想采取回答式,一段是质问,另一段是检查,可又怕老师对这种新颖的检讨书不欣赏。

   果然,王小明咳着自报姓名后,贾里完完全全想起这个脖子细细,牙齿有些长歪的王小明确实不是一个生人。

   正在烦恼时,贾里的爸爸走来,向贾里推荐一本书。这个贾里,爸爸的光很少沾上,但看书,倒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王小明似乎比贾里高个一级,不知是初二还是初三,反正这并不重要,滑稽的是,这个人与贾里家的大多数人有缘分。王小明原本是个文学爱好者,喜欢抄抄写写,吟句诗什么的,他读的书不少,可读出了点书呆子气,十分崇拜贾里的爸爸,一封封地给贾作家寄信。

   爸爸说:"这本书写一个中学男生的经历,很不错!"

   贾里对爸爸别的不敢打包票,但爸爸对那些外头人真正是热心。贾里发现他与许多学生通信,人家一寄来信,他就急巴巴的回信,也不晓得稍稍拿一点点架子。他买邮票、信封买得挺凶,贾里真怀疑他把稿费全部换成了邮资。

   "是小说?"贾里问,脑子里却在想那该死的检讨书,他对小说一向兴趣不大,因为它们全是编出来的故事,跟吹牛区别不大。

   "你有个优秀父亲。"王小明文绉绉地说,"他提起过要送你上钢笔字学习班。"

   "这一篇是纪实性小说,很真实,值得一读。"爸爸评价很高。

   什么?爸爸居然跟外人说这个,不用说,一定会又提他的字不如贾梅,让他的名声一落千丈!

   贾里扫了一眼,那本书名叫《中学春秋》,是一个名叫草人的人写的。什么人,起个这么差劲的化名,草人就有点像那种毫无本事的人的绰号,何必如此谦虚?

   "贾梅近来好吗?"王小明又问,"我想去送她那本泰戈尔诗选。"

   翻了几页后,他简直被那草人吸引住了,那本书是自传体性质的,写的就是一个男生在中学里的碰壁史。最绝的是,那文中有一段主人公被迫写检查的描写:

   王小明同贾梅的认识有些像一出戏:王小明虽然掌握了不少成语,可那一手钢笔字写得像画图,全是连笔的,一口气能串连起十多个字,有一回投稿,他地址写得含含糊糊,人家编辑部就把退稿错寄到贾梅她们班。贾梅是个好心人,自告奋勇去寻到这个王小明,把稿子还给他。可他倒好,反而一有空就来问贾梅一摞一摞借书,把她当成图书管理员。现在,突然又很多事地送诗集了,他怎么不想想,贾梅怎么会对诗集有兴趣呢?

   我亲爱的老师,您让我写检查,我是多么受宠若惊呵,因为别的同学,包括那些您认为不错的同学,他们都把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因此他们就没有这种写抒情性检查的特权了……

   后一堂课,又介绍了什么楷、魏、隶、篆、仿宋、行书等结构特点,总之,一大堆,听得贾里晕头转向。他悄悄地看那王小明,只见那家伙正在卖力地记着。天知道,那记的东西他自己是否能认出来,贾里领教过他的连体字,那是一首他写给贾梅的诗,结果贾梅只认得出其中的三个字,后来,还是贾里凭着小聪明,像译密码似的硬碰硬地破了难题。

   贾里大声叫好,摸出自己的活页小本,把这一页描写记了下来。说实话,那活页小本上都是名人名言,拿破仑、爱因斯坦、聂耳……像草人这样的跻身活页本的作家,真是数一数二的。

   像王小明这种人,上一下钢笔字学习班是绝对必要的。

   当然,第二天查老师向他要检查时,他两手空空。

   贾里这些天在家里总是不声不响,爸爸居然也不闻不问,仿佛贾里心情不舒畅是件十分正常的事。一天,妈妈提议给爸爸过生日,爸爸对自己的生日总是稀里糊涂,每年都是过去了好些天才想起没过生日,今年也是,就由妈妈随便选个日子。

   "明天一定要交。"查老师说得斩钉截铁。

   妈妈炒了许多好菜,还不罢休,在厨房里做点心,她就忙着一趟一趟来来回回穿梭在厨房和饭桌之间,而且,她的注意力只在那些菜的色、香、味上面,根本发现不了贾里的沮丧。

   当晚,贾里认认真真摊开稿纸写检查,他坐在背光的小角落里,只为了能挡住妹妹的目光。哥哥的事,妹妹不必知道得太多,特别是这种不能气气派派摆出来的事。

   "爸爸生日快乐!"贾梅甜甜地说。

   可是,不知怎的,那草人写的妙语一遍遍在他脑海中闪现,他不由又一次摸出那活页小本,边读边拍大脑,真是绝了,把他的那种无奈、牢骚都体现得一清二楚。贾里越来越觉得唯有它才能真正表达自己的意思。

   贾里只顾大嚼大咬,他心里不快活时,食量大得惊人。爸爸看看他,说:"阁下,嘴巴的功能不仅仅是吃东西!"

   时间多了,贾里合上活页小本子,开始沙沙地写起来:

   "我知道。"贾里随口答道,"还可以吵架!"

   我亲爱的老师,您让我写检查,我是多么受宠若惊呵,因为别的同学;包括……

   父亲侧过脸,认真地看看贾里,说:"钢笔字学习班怎么样?听说你们现在在学钢笔字快写法。"

   贾里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神童,他写得如此流畅,正像爸爸常说的"文思如泉涌",写起来毫不费力,一气呵成,那情景,就像是梦中办事似的畅通无阻。

   看,他对这一切了如指掌,肯定是王小明来通风报信过了。那家伙跟正规的间谍只有一点差别:人家是有津贴的,而他分文不取!

   第二天一早,贾里就把检讨书呈给查老师。这是一份既有质量又有数量,另外,也不伤自尊的检讨书,贾里觉得它简直可以进校史档案的。

   贾里火冒冒地说:"那个快写法算什么?五年级时,老师就说我抄写生字速度过快!"

   上完课间操,查老师招手让贾里去办公室。

   "你还提这个?"爸爸生气地说,"那时你抄写生字时写笔划用流水作业,是属于胡闹!"

   "你这份检查写得无可挑剔。"查老师笑笑说,"至少我是不具备批评它的水平,这是大实话。"

   爸爸的脑子不用于记自己的生日,却一清二楚地记着儿子的小毛小病!后来,饭桌上的话题又换了几个,爸爸开始讲笑话,又是什么傻女婿的事,但即使再好笑的事贾里也能屏住不笑。他看见爸爸虎着脸望着他,随后又用手指搭在脉搏上查心跳。真奇怪,他揭了别人的短,别人没跳起来,他倒抢着生气!

   贾里觉得很有同感,那份检查确实优秀,可以选到写作实用大全里做范文,他真想复一份寄到编辑部去试试。

   自那以后,父子之间的对话越来越少,即使有事要说,贾里也尽量说得简短。虽然这么一来,少挨了不少训斥,但贾里心里仍不怎么快乐,仿佛也变成了怪人一个!

   "可是,它好像有些眼熟。"查老师探究地说,"好像不是第一次读到似的,你说怪不怪,我有这种感觉。"

   在钢笔字学习班里,贾里每次都会遇上王小明的。平心而论,他不怎么喜欢这告密的家伙,但王小明这人的特点是待人过于热情,让人简直难以推却。

   贾里连呼吸也没了,因为他突然想起,是从草人的书中得到启发。不过,绝不是抄袭,他没照着它抄,他这人一向丢三落四,即使照着抄也会漏掉若干。况且,世上有那么多书籍,查老师不可能一本不漏的。

   "贾里!我的朋友,你终于来了,知道不,我了解到这个学习班是书法协会举办的,听清了吗,是书法协会!"王小明滔滔不绝,"我的表妹说我们是有志少年,晓得吗,我表妹特别佩服字写得好的男孩。字好就像一个人的外表好似的,很占便宜!"

   但是,世上却永远存在着一种巧合。因为查老师信口提示道:"有一本《中学春秋》你是否看过?"

   贾里看看王小明:"我记得谁也这么比喻过的!"

本文由美洲杯冠军竞猜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男生贾里: 十六、抄袭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