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教育 2019-05-04 23:2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洲杯冠军竞猜 > 教育 > 正文

家里有矿也不行!25亿元“不翼而飞”,A股上市

同样,濮耐股份由盈转亏也是因为此前收购的郑州华威耐火材料有限公司业绩无法兑现,需要全额计提对收购郑州华威而产生的商誉减值2.31亿元。且这并不是郑州华威首次“失约”。2013年,濮耐股份以4.40亿元的价格收购郑州华威100%股权,形成商誉2.31亿元。2015年即业绩承诺的第三年,郑州华威仅实现扣非净利润3207.90万元,较承诺净利润5108万元差了1900.10万元,交易对方郑化轸等167人为此进行了799.33万股的股份补偿。

这一轮业绩爆雷的原因有投资打水漂的,有资产减值的,还有商誉减值的……值得注意的是,修正业绩预告的原因五花八门,但计提商誉减值仍然没有缺席,风险以及高举不下。亏损翻倍的奥瑞德上次“忘”了计提商誉减值,这次需要补提;有盈利到巨亏20亿的西部矿业对联营企业青投集团全额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损失25.22亿元。有业内人士指出,商誉减值会大幅降低公司盈利,甚至导致亏损,给市场带来一定的风险。

监管层严惩财务造假

在今年一月末,多家上市公司不约而同的出现了业绩爆雷,A股雷点遍布,奥瑞德便是其中之一。奥瑞德在1月28日发布公告称,预计2018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出现亏损,亏损金额7.38亿元至8.7亿元。导致亏损的原因主要是客户经营资金短缺、对应的应收账款账龄较长以及目前存在待定诉讼事项等。

而湖北宜化在前三季度整体盈利1837万元,仅过了一个季度,就宣称亏损10.5亿元-12.5亿元。

两个多月后,奥瑞德业绩再次出现变脸,其在4月18日晚间发布公告称,预计2018年年度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6.97亿元左右。这一亏损数据是年初预亏金额8.7亿元的两倍。

2014年底以来的A股市场并购浪潮所带来的后遗症正在逐步凸显:高价收购的标的承诺业绩不达标,且连续多年成为上市公司业绩亏损点;高达数亿元的商誉减值令财务报表由盈转亏。

业绩变脸一直都是大A股的顽疾所在,今年年初,上市公司接二连三的爆雷让不少投资者们谈“雷”色变,但市场风险的集中释放也让投资者认为爆雷在短期内不再有。出乎意料的是,从4月中旬开始,上市公司在年报披露之前有开启了新一轮的业绩变脸连环爆雷,让投资者猝不及防。

且不论一家企业究竟以何种方式变脸,其本质都是说经历第四季度,公司业绩出现了大幅下跌。而这些企业究竟缘何变脸?记者以前三季度盈利的,但全年预亏的公司为例,扒其变脸原因。

奥瑞德上演连环爆,西部矿业一年亏光七年净利润

交易所也保持了高度关注,对上市公司通过资产重估增值、经济补偿等方式实现扭亏,保持高度关注,甚至要求部分公司停牌核查。

面对西部矿业25亿元“不翼而飞”,这家被称为“世界屋脊”上的有色巨头收到了上交所的火速问询。这个家里有七座矿的西部矿业,从2007年上市以来的十多年时间里,从未出现过亏损,在2007年时甚至实现净利润超过17亿元。这是自上市以来出现的首亏,而且一亏就是巨亏,亏掉了过去七年的净利润。

更闹心的是宝馨科技。2014年,宝馨科技出资6000万,与袁荣民、阿帕尼签订了交易协议,取得上海阿帕尼51%的股权,袁荣民持有上海阿帕尼49%的股权。袁荣民向宝馨科技作出业绩承诺:阿帕尼2014年保持盈利;2015年-2017年的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1000万元、2000万元、3000万元。

对于亏损额增加了一倍,奥瑞德表示,更正业绩预告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受部分客户经营资金短缺的影响,公司对相关应收账款补充计提坏账准备2.68亿元左右;根据初步测算,江西新航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度的业绩承诺未能完成,需要补偿公司5.28亿元左右未能实现。

于是,因为对上海阿帕尼相关资产计提减值,宝馨科技修正业绩预告,将2016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区间调整为为-13,000万元~-3000万元。修正前,该区间为3273.27万元至5611.32万元。

2018年上市公司年报披露接近尾声,除了奥瑞德和西部矿业两个难兄难弟外,还有不少A股上市公司也在年报最后的披露前,进行了2018年预告业绩的下修,多数都是出现业绩大幅变脸,净利润下修数亿元,甚至数十亿元,爆雷警报再次响起。

并购后遗症引关注 财务洗澡藏玄机

A股可谓是一雷未平一雷又起,对于投资者应该如何避免“踩雷”?冬拓投资王春秀表示,综合分析主要上市公司业绩变脸的因素,资产减值、商誉减值计提以及经济下行期业务下滑导致的年报变脸是主要原因。资产减值和商誉减值计提大多是由于不谨慎的大额并购造成的,属于主观原因。经济下行、竞争加剧导致业绩滑坡,这是客观原因。对于那些不谨慎大额并购导致资产减值和商誉减值的公司,要坚决回避;对于那些因经济下行、竞争加剧导致业绩变脸的公司,要理性分析是否真的具有竞争力,是否有清晰可见的未来。

记者统计上述企业变脸原因:湖北宜化、海润光伏、胜利股份、智慧农业、蓝科高新等9家企业主要归因于宏观、行业与市场因素,包括采购成本上升、市场竞争激烈、销量下降等;驰宏锌锗、山东钢铁、天马精化、超华科技、濮耐股份等16家企业主要源于巨额资产减值计提,包括针对公司及其收购项目的商誉、在建工程、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等相关事项计提减值损失;还有三家企业来源于突发或偶然因素的影响,如山东海化纯碱厂排渣场北渣池护坡发生溃泄,导致纯碱生产线停车,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为-27000万元~-26000万元。

图片 1

例如居于上述表格榜首的驰宏锌锗正是因为计划一次性计提18.68亿元的资产减值准备,导致2016年业绩巨亏。有私募分析师表示,驰宏锌锗在公布定增计划后计提巨额资产减值,有为定增铺路之嫌。

同样在4月18日的那天晚上,不眠的不仅有奥瑞德的股民,还有来自西部矿业的股民,对于西部矿业的19万股东来说,那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甚至是“不眠之夜”。西部矿业在当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大幅下修业绩预期,2018年度净亏损约20.63亿元,从盈利1亿到巨亏20亿。

年报显示,上海阿帕尼2014年度、2015年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74.67万元、-2,531.74万元。加上2016年的亏损,上海阿帕尼已连续3年亏损,触发袁荣民的业绩承诺补偿义务。而袁荣民却以上市公司多次干扰阿帕尼的经营,使经营者无所适从,认为阿帕尼业绩不达标的责任在于宝馨科技为由不补偿。至今,上海阿帕尼经营困难责任在谁仍未见定论,而补偿权责亦未见分晓。

对于A股上市公司再次掀起业绩变脸,羽翰资产基金经理李新江在接受私募排排网采访时表示,上市公司业绩变脸的具体原因有很多,比如存货、应收账款等资产减值计提或者商誉减值之类,也有公司或上市公司母公司流动性紧张,导致公司可供经营活动的现金紧张,进而影响公司正常经营,最后造成上市公司业绩变脸。最主要的是2018年经济环境比较差,上市公司经营比较困难,造成业绩变脸实属无奈。

又是一年财报季。日前,山东墨龙“业绩变脸 精准减持”的行为引起了市场的广泛关注。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在变脸的路上山东墨龙并不孤单。

4月A股业绩又现“爆雷潮”,商誉减值风险不下

图片 2

本文由美洲杯冠军竞猜发布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家里有矿也不行!25亿元“不翼而飞”,A股上市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