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回馈社会 2019-05-06 01:1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洲杯冠军竞猜 > 回馈社会 > 正文

个人信息买卖黑产业链曝光 保险领域成重灾区

80后女子小燕看买卖个人信息能赚大钱,便组建团队公司化运作,还把在外地工作的老公小东召回一起干,一年卖出1600多万条个人信息,获利100多万元。因泄密信息数量巨大,波及面广,该案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挂牌督办。7月4日,经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宣判主犯小燕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老公小东被判刑3年缓刑4年,其余被告也各自获刑。 通讯员 葛明亮 任留存 扬子晚报记者 于英杰

图片 1个人信息泄露

个人信息里发现“金矿”

  打过一次“大智慧”的电话,无数的炒股推销电话就接踵而至;咨询过保险业务,各种现场推介会都邀您参加……很多人有过类似的遭遇,却不解自己的个人信息是如何流到了这些推销商的手上。

“喂,先生您好,我们这里有产权商铺,有没有兴趣投资,实地考察一下?”这样的电话骚扰很多人都遇到过,一天到晚像牛皮糖一般粘人。很显然,公众被大肆骚扰,与社会倒卖个人信息的黑色市场有关,80后女子小燕就是其中的活跃者。

  近日,上海市静安区检察院对3起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案中的7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揭开了这条信息买卖的“黑产业链”。

小燕老家在浙江建德,高中毕业就闯社会。2015年8月,她跑到一家互联网公司上班,专门卖用于搜索个人信息的付费软件。这些软件能从网上搜集、分类整合大量的公民个人信息,如姓名、电话、地址等。一来二去,小燕摸熟了套路,心眼也动了起来:卖这个软件能赚钱,我干吗给别人打工,出来单干不是赚钱更快?

  保险客户信息外泄

想到这,小燕递上辞呈准备创业。她先借了一个公司的“空壳”,在老家租了一间写字楼,又找了两家有过业务来往的软件公司做代理,并向多家金融公司出售用于搜索个人信息的软件。她做了一个星期发现,很多公司对软件没兴趣,反而直接要买信息。小燕打定主意调转方向,对外招兵买马组建团队。很快,邵某、周某、叶某等10多人加入进来。2016年3月,她又把在外地上班的老公小东召回,夫妻齐上阵赚钱。

  被告人董磊(化名)是一家知名保险公司的员工,担任品质管理员,掌握着大量客户信息。而崔海则是保险代理人、团队经理,苦于没有客户资源,推销无从下手。按照公司规定,客户信息是机密,不得外泄。

此间,员工邵某看卖信息来钱,想分点“汤水”,提出和小燕合作,利润对半分。短短筹备一个月,新公司开张,地点设在邵某家,约定由邵某负责日常管理、员工招募及财务管理、工资发放,小燕负责邮件发送公民个人信息,盈利平分。随着业务发展,小燕公司也不断壮大。

  崔海为提高业绩,主动找到董磊,提出愿意出价购买董磊掌握的客户资源。

1年卖出1600多万条信息

  2012年4月至2013年7月期间,董磊在利益的诱惑下,利用职务便利,将获取的5万余条公司客户信息,包含客户姓名、客户出生日期、联系电话、住址、投保险种、保费、起保日期等,出售给崔海用于业务推销,从中获利人民币7万余元。据崔海交代,他把购得的信息无偿提供给下属进行产品推销,自己每月能拿到10万余元提成。

为获取最大利润,小燕将整个团队进行公司化运作,制定了一套完整流程和规章。出售公民个人信息过程中,小燕通过付费软件搜集整理客户资料,将资料通过组长分发给手下组员,再由组员拨打客户电话销售。客户通过微信、支付宝、银行卡转账的方式付款后,组员会将客户电话、邮箱、所需公民信息、数量及对方支付的金额、方式发布在公司团队的QQ群内。小燕看到后会按客户要求,将“货”发至客户邮箱,并在QQ群里告知组员。为了让客户满意,小燕还利用网络对下载的电话号码进行检测,剔除空号、停机等情况,以提高信息的“含金量”。

  然而,崔海的这种推销行为,并没有得到所有客户的欢迎。有些保险客户认为这是骚扰电话,便向保险公司投诉,认为自己的信息遭到泄露。于是,保险公司开展内部自查,终于发现了董磊、崔海有可疑之处,进而报警。

正当买卖顺风顺水时,南通崇川警方盯上了他们。原来,警方在办理朱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案发现,朱某的个人信息大量来源于小燕和小东等人。2016年9月,小燕、小东等人落网。

  静安区检察院审查认为,被告人董磊作为保险行业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其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给他人,情节严重,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第一款,应当以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崔海向董磊购买上述信息,情节严重,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第二款,应当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最终,检察机关对2人提起公诉。

本文由美洲杯冠军竞猜发布于回馈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个人信息买卖黑产业链曝光 保险领域成重灾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