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回馈社会 2019-05-03 13:2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洲杯冠军竞猜 > 回馈社会 > 正文

年薪300万元挖来的王牌主播跳槽 平台索赔1500万

年薪300万元挖来的王牌主播跳槽

索赔上亿 主播跳槽频现天价违约金

斗鱼索赔1500万元 二审改判450万元 省高院将再审

直播内部人士称平台竞争激烈 高薪挖墙脚诱主播不惜违约 法律专家建议提高群体法律意识

斗鱼与合作公司以年薪300万高价,签约英雄联盟游戏中国内最强德莱文玩家鲍某,请其入驻其直播平台进行游戏解说,为期一年。半年后,鲍某跳槽到战旗TV直播平台担任游戏解说,斗鱼与合作公司将其告上法院。一审,法院判鲍某向原告支付违约金1500万元,二审改判鲍某支付违约金450万元。斗鱼与合作公司不服,上诉至湖北省最高人民法院。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将再审此案,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美洲杯冠军竞猜 1

300万元年薪挖来“王牌主播”

主播曹海直播截屏

美洲杯冠军竞猜,在英雄联盟游戏中,鲍某昵称为“文森特”。2014年,他成为该网游英雄角色德莱文的国内最强玩家。同年底,斗鱼及合作公司与鲍某签订《合作协议》,约定鲍某用“文森特”名义入驻斗鱼平台,进行网络游戏解说;斗鱼与合作公司支付鲍某费用300万元,合约签订15个工作日内支付150万元,剩下一半在合约生效后分10个月支付,每月支付15万元;其产品代言及其他斗鱼公司认定的游戏解说相关的收益双方平分。

近日,斗鱼直播平台所属公司与知名主播曹海(网名:蛇哥colin)的合同纠纷吸引诸多关注,斗鱼直播平台所属的公司除了要求法院判令曹海继续在斗鱼平台进行直播外,还需向斗鱼平台所属公司支付违约金约1.5亿元。

鲍某若违约,如违反独家解说员约定、单方面要求提前终止协议、与第三方签订合作协议、违反本合同约定的保证和承诺,需每次向斗鱼及其合作公司支付3000万元违约金。合同有效期一年,履行期自2015年1月1日起。

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多家直播平台均发生主播违约事件,随之引发的合同纠纷,往往以主播赔偿天价违约金告终。直播行业内部人士告诉北青报记者,主播在行业内流动性很高,有的直播平台会为挖来的“主播”支付违约金。也有主播称,跳槽后,发现新入职的直播平台没能兑现代自己支付违约金的承诺,“要交的违约金比在原平台挣的钱还要多”。

主播中途跳槽,斗鱼索赔1500万元

现象

2015年5月18日,鲍某以斗鱼在后续的新协议签订过程中存在欺诈为由,向其委托方斗鱼及其合作公司发出解除合同通知函,并开始在边锋公司旗下游戏直播平台进行游戏解说。斗鱼公司及其合作公司发现此事后,向洪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违约之诉。

名主播“跳槽”

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一审查明,2014年12月7日,斗鱼公司向鲍某支付报酬150万元;2015年3月19日斗鱼公司支付报酬285572元;2015年4月27日斗鱼的合作公司向鲍某支付报酬112800元,2015年5月12日斗鱼的合作公司向鲍某支付报酬49032元。

被平台索赔上亿元

鉴于涉案合同签订后,斗鱼与合作公司按约向鲍某支付了相应的税后报酬,履行了自己的合同义务,法院认定,鲍某以斗鱼及其合作公司存在明显欺诈行为和拖欠报酬的理由解除合同,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其单方解除合同的行为无效。且其在签订了排他协议的情况下,仍然在合同期限内无正当理由单方解除合同,到第三人边锋公司经营的战旗游戏平台以“文森特”的身份主持游戏直播活动,其行为构成违约,依法应承担违约责任,支付违约金。由于原告自行将约定的违约金下调50%,仅主张1500万元,是对自己权利的自由处分,未损害对方当事人的利益,故洪山区人民法院对原告要求鲍某支付违约金1500万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公布了斗鱼直播所属公司、武汉鱼行天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与知名90后游戏主播曹海(网名:蛇哥colin)合同纠纷一案的一审民事裁定书。

二审改判450万元,再审中止执行

裁定书中介绍,2017年9月1日,鱼行天下公司与曹海签订了合作协议,该协议约定,曹海在鱼行天下公司指定的在线解说平台进行直播解说,协议期限至2022年8月31日,每年合作基础费用为1029万余元。

鲍某不服该判决,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申诉。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查认定,一审法院对鲍某的违约事实认定无误。对于违约金额,鉴于斗鱼及其合作公司并非如传统企业通过生产、贸易、服务等方式直接获取利润,故鲍某的违约行为导致该公司的损失难有直接证据进行计算的情况下,应根据鲍某违约程度(包括合作费、报酬支付情况、双方违约情形、合同约定时长、履约时间长短)等综合因素,作为考量因违约而造成损失的参考依据。故酌情依法予以调整鲍某需向原告支付违约金金额为450万元。

同时,该协议约定,曹海未经鱼行天下公司书面同意,不得在新闻媒体在场的情况下发布任何言论或接受任何采访,且不得作出损害斗鱼直播平台及斗鱼直播平台产品形象的言论或行为。在任何情况下,未经鱼行天下公司书面同意,不得单方提前解除本协议。若曹海违反以上约定,原告有权要求被告曹海向原告支付违约金3000万元。

27日,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看到,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该案由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审;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然而鱼行天下公司在起诉书中称,2018年1月,被告曹海先后4次通过注册认证账号“蛇哥colin”的微博发布“遭平台欠薪”等内容,并宣称自己“不再是某鱼主播了”。

毁约跳槽应受到法律制裁

鱼行天下公司称,曹海的违约行为给鱼行天下公司造成了重大损失。据裁定书介绍,鱼行天下公司最初向法院提出的诉讼请求为,判令曹海继续履行与原告签订的合作协议,并向鱼行天下公司支付违约金3000万元等。但2018年9月,鱼行天下公司向法院提出申请,将违约金变更至约1.46亿元。

法官点评

对此,斗鱼直播的公关表示,目前不方便对外评论该事件。北青报记者试图联系曹海,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在洪山法院官微中,办案法官就网络直播行业跳槽频繁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

内幕

直播行业进入门槛低,对主播文化程度要求也不高。很多直播平台为赚取网络流量和更多的广告收入,往往以巨额酬劳为饵,诱惑其他平台的“网红”主播毁约跳槽,有的甚至承诺支付主播与前平台的巨额违约金,导致“挖角大战”频发。有时一个主播跳槽,还会出现十多个主播跟随跳槽的连锁反应。

竞争激烈互挖墙脚

人民法院在审理网络直播纠纷案件,要依法依约,加大对失信违约跳槽主播及相关平台的惩处力度。同时,对于多次失信违规主播和平台,建议有关主管部门将其列入“网络平台黑名单”及“网络主播黑名单”,多次违规主播应在一定期限内直至终身禁入网络传播、新闻传播等行业,以增强其诚信守法意识。

天价违约金并非个例

记者万勤 夏晶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随着游戏直播行业的发展,不少游戏主播成了“网红”,主播在直播平台间“跳槽”引发的违约纠纷,法院往往判决主播违约,其违约金常常让网友惊呼“天价”。

2018年11月,广州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确认江海涛需向虎牙公司支付违约金4900万元,并承担案件受理费等40余万元。一审法院广州市番禺区法院曾在判决书中表示,竞争平台为挖来的主播承担律师费、违约金等情况普遍,“本案可能有同样情况”。

北青报记者从多名游戏直播人士处了解到,番禺区法院所说的竞争平台为违约主播承担律师费、违约金等的情况确实存在。

本文由美洲杯冠军竞猜发布于回馈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年薪300万元挖来的王牌主播跳槽 平台索赔1500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