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回馈社会 2019-05-18 20:5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洲杯冠军竞猜 > 回馈社会 > 正文

吸螺,南方人天生的技能 一碟炒田螺,就是宵夜

台湾一名男子称去买酒送田螺
,转头集体大逃亡。爆科公社

图片 1

台湾炒螺肉相当惹味,不少台湾人在家都会做这道菜来下酒。而昨日「爆料公社」有网民发帖指「本来今晚打算要炒螺肉加菜,出去买瓶米酒回来后」,镬中的田螺集体「大逃亡」,爬满整个厨房,甚至连墙壁、抹布上、锅上也布满一堆。有网发现照片早已流传,近日再被炒热。网民纷纷留言,大呼可怕;有不少搞笑的网民贴出各类叉海鲜落镬逃亡的影片。不过有眼利的网民指这是上年的事,早有过报道,并贴出该则新闻。有网民指这不是田螺,而是非洲大蜗牛:「这是非洲大蜗牛吧,吃了会死人的」。

夏天了,每个南方的夜晚,瘫在床上,吹着风扇,口里不由自主念叨着,“没有宵夜的晚上,最难将息,炒田螺、干炒牛河、烤韭菜、烧生蚝”挑逗着午夜时分的口舌之欲。

金兰酱油家族第2代锺秋桂。网图

在这座城市里面,大排档明显要比夜店更有人气,花钱去喝酒跳舞听歌,还不如嘬上一碟田螺,两杯啤酒下肚。

一讲到宵夜吃什么,每个南方人都会马上想到的是炒田螺。昏暗的街头,伴随着抽风机的烧烤油烟味,小巷角落中的吵闹声、食客的交谈声、拼酒者的猜拳声,此起披伏。一碟炒田螺、一锅砂锅粥、加上半打啤酒。这,就是南方夜宵大排档的标配。

图片 2

螺,形似贝壳,是一种腹足纲软体动物。螺壳圆锥形,坚厚,壳高约3厘米,壳顶尖,螺层7层;壳面黄褐色或深褐色。

在南方,螺蛳是一道极佳的下酒菜。不管是午夜不停歇的大排档,还是中式餐厅,它总是让人鲜得停不下来。

还记得小时候,老爸带我上当年的食街去吃宵夜。当时,我用尽全力对付的,不是干炒牛河、不是砂锅粥,而是面前的一盘炒螺。当我用牙签笨拙地挑着里面残缺不全的螺肉,坐在旁边的父亲就笑我连吃个螺都这么不利索。顿时我感觉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南方人。

这种奇怪的价值观,好像普遍存在于南方的小朋友,总觉得吸螺吸不好,都不算一个合格的南方小朋友。虽然这种幼稚的想法,随着慢慢长大,早已消失不见了。可是,一到宵夜档,那碟螺就伴随着浓烈的味道,总会被我点了上来。

图片 3

在南方的四五月份,正是嘬螺蛳的最佳时节。这个时候螺肉积攒一身肥膏,特别肥美,足以抵得上鹅肉的鲜美,所以也有“赛过鹅”的说法。“螺蛳吮吮,老酒啜啜。”南方人,尤其是沿海地区的人,素来喜爱海鲜,虽螺蛳属河鲜,但一经紫苏爆炒,那味道也是无法抗拒。螺一上桌,嘬一口,满口鲜,再配上一杯啤酒,恨不得再来十盘。

虽然,近几年,麻辣小龙虾、烤鱼、啤酒鸭等等的网红级别的新宵夜菜,但一碟炒螺,仍然还是宵夜的灵魂。

图片 4

无论是街头的大排档还是路边小馆,夜深依然人流如织。冰镇啤酒配上小龙虾、串串,之后,不来上一碟螺,就感觉这宵夜不完整,意犹未尽。

无论是疲惫不堪的加班狗,或是失恋痛苦的单身汪,熬夜守球赛的球迷,又或者是梦想受挫的“丧” ,他们都有一个需要被关爱的胃。嘬一口炒螺,唆唆两下,丰满肥美的螺肉就进了嘴,在口腔里紧实弹牙的感觉,能给他们带来压力和情绪的释放。

本文由美洲杯冠军竞猜发布于回馈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吸螺,南方人天生的技能 一碟炒田螺,就是宵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