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员故事丨用瓦刀垒砌起一生核工业情

发布时间:2021-05-12 信息来源:默认部门

  

  党员名片

  

  杨庆义,男,1931年1月出生,1953年6月入党。1986年退休,中核二二企业原施工队长。从东北到甘肃兰州参加大西北开发建设,经历了102企业(中核二二企业前身)创建以及核工业404厂建设的艰苦历程。荣获“全国青运会先进代表”、“退休职工先进代表”等多项荣誉称号。

  1958年,年仅27岁的杨庆义积极响应中央统一部署,前往甘肃兰州,开始了建设大西北的历程。

  杨庆义参加的第一个工程是兰州504厂,随后被调到404厂。作为一名年轻的技术工人,杨庆义始终怀着对核工业事业的美好憧憬和满腔热情。

  1958年10月,杨庆义和建设队伍一起开进了戈壁滩,到了火车站,当他们下车四顾时,只见二三十里地以外都是茫茫戈壁荒无人烟的一块盆地,地势低洼,后来知道它有一个形象的名字,叫做低窝铺。

  没有一户人家,没有一株树,只有稀稀拉拉的骆驼草,风呼呼地刮,刮得人睁不开眼,看不清四周。

  

  杨庆义回忆说:“刚到404厂的时候,风沙大,生活也苦,刮大风的时候,就戴上一个风镜,向前走路要弯着腰,脸朝着地面,否则风吹得走不动。”当时他们住的是帐篷和地窝子。经常刮风,人们形容“风一年刮一次,一次刮一年”。有时候刮十级风的时候,2米的距离都看不清。气候干燥,人们初到很不习惯,口唇开裂,流鼻血。杨庆义说:虽说当时很艰苦,但大家热情很高,因为是服从国家的安排,心里充满了自豪感和使命感。

  吃饭时饭里、菜里都是沙子,蔬菜供应很少,一年有半年靠吃咸菜。有时候刮起狂风,连饭都不能做,只好用饼干充饥。晚上帐篷里很冷,有的同志戴上皮帽,戴上口罩,穿上大衣,再盖上被子,叫做“全副武装睡觉”。最缺的还是水,最初施工生活用水都要靠火车、汽车,从几十里地外的地方运过来,当时一吨水的成本相当于一吨汽油的钱,真是“滴水贵如油”。生活用水少,只好定量分配,早晨用过的水留到晚上再用。

  杨庆义是一名瓦工,为抢工期,除了加班加点以外,他还组织职工进行一些施工技术小革新,提高工效。作为突击队长,杨庆义常常累得直不起腰,小腿浮肿,那种滋味很难受,只能用膏药和热毛巾敷以缓解疼痛。一天的辛劳之后,吃完饭,衣服也来不及脱,倒在床上就睡着了。历经4年的艰苦奋斗,终于完成了施工任务。

  1964年,在“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的时代号召下,成千上万的工人、干部、常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上千万人次民工的建设者,打起背包,奔走风尘,来到祖国大西南、大西北的深山峡谷、大漠荒野,风餐露宿,肩扛人挑,用十几年的艰辛、血汗和生命,建起了1100多个大中型工矿企业、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

  1967年,杨庆义随着建设西南的大军,从大西北转战西南,参加到建设三线的热潮中,来到了重庆西南深山里,开始了他的三线建设之旅。

  刚到这里的时候,杨庆义感觉到处都是山,山很高,交通极为不便,上山经常脚下打滑。当地老百姓生活很苦,有一次赶集,杨庆义看到老百姓穿的裤子破了,他把他的裤子给他,自己穿个衬裤回来了。杨庆义回忆说:“万事开头难,工程建设之初,条件很苦,连路都没有,山上修路,要费很大的劲。”

  当时杨庆义带领的瓦工班作为攻坚克难的突击队,承担起取水口的施工,工程施工难度大,技术要求高,取水口工程关系着当地生活、生产用水,当时的工期要求4年建设完成。为了抢工期,不管是下雨还是刮大风,大家都要施工。进取水口,进泥巴,大家要穿连体的雨衣雨裤,冬天特别是到下半夜,刮的风很凉,他和队友们常常感觉到透骨的冰冷。夏天天气闷热,厚重的雨衣雨裤让大家浑身长痱子,更是难受。

  当时交通不便,运送钢筋、设备、仪器等都是靠摆渡,工程最艰难的是爆破施工,为后序挖基础、抽水、埋钢筋、灌浆施工的关键环节。在大家的艰苦努力下,原计划4年的取水口工程,只用3年半的时间便完成了。

  

  经历过这些岁月的洗涤,杨庆义心中常怀的是悠悠创业核建情,而如今已是耄耋老人的他,很庆幸曾与核工业结缘,一生从事核工业的伟大事业。他穷全身之力追随“核工业人的事业”,尽毕生所能诠释“咱们核工业人有力量”的深刻内涵,用他的瓦刀一砖一瓦地垒砌了一辈子的深情!(中核二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